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405章 非礼勿视

时间:2017-10-06作者:楚鲤

    第405章非礼勿视

    “你这丫头!”庄主气极之下,反而笑了,摆摆手道,“罢了罢了,这次的确是老夫疏忽了,才会中了你的招!”

    他咳嗽两声,示意侯掌柜和手下:“今日之事,就当没有发生过,谁也不准说出去,知道吗?”

    侯掌柜会意,回道:“是,庄主!”

    手下也立即回:“是,庄主!”

    庄主的眼神又扫向了凤浅三人,凤浅马上接道:“庄主放心,我们一定守口如瓶!”

    庄主这才放心,再次摆摆手:“行了,你们走吧!”

    他也没有心情送客了,临了又补了句:“以后别来了!”

    凤浅哭笑不得,看来是真的将庄主给得罪了,幸好他老人家心胸宽广,不跟她一般计较,若是换作小肚鸡肠之人,非把她拘押起来,狠狠报复不可。

    她也怕庄主突然反悔,改变了主意,匆匆告别了声,连忙拉着轩辕彻离开。

    “庄主告辞!”

    等三人离开后,侯掌柜忽然对庄主说道:“庄主,您还没有告诉他们,今年的云之雀和往年不同,灵力提升会比往年增强数倍,但也会带来一定的副作用”

    庄主抬手,打断了他,又揉了揉后脑勺道:“你以为本庄主的脑袋是随便可以砸的吗?这丫头砸了老夫的脑袋,老夫自然也得给她一点小小的教训!”

    侯掌柜嘴角一抽,原来庄主打的是这个主意,还真是不厚道啊!

    凤浅三人在下人的引领下,来到云庄的渡口,乘上船,便离开了云雀酒庄。

    来的时候,他们是从雀庄乘船而来,回的时候,则是直接返回陆地,不再经过云庄。

    他们乘坐的是一条不大不小的船,前后各有三名船夫,凤浅三人坐在船中央,凤浅在帮轩辕彻处理手上的伤。

    “那玉璧的材质一看就非同一般,你赤手空拳就不怕把手打废了吗?”凤浅心疼地边给他抹药,边呵着气轻吹伤口,“还疼不疼?”

    轩辕彻望着她心疼的神色,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漆黑的明眸之中星光熠熠,深情无限。

    凤浅见他不说话,抬头瞄了他一眼,佯怒地冲他瞪眼:“你还笑?要是手真的废了,你可别指望我会替你批奏章,更别指望我喂你吃饭、帮你穿衣!”

    “你不会的!”轩辕彻漆黑如潭的眸子波光潋滟,漾着一池春水,温柔得让人溺死其中,“因为,你心疼孤,舍不得看孤受苦!”

    凤浅心神一荡,双颊飞霞,视线落回他的手,将丝帕扯成两半,替他包扎,软语咕哝:“明知道我会心疼,还不好好爱惜自己!下次你若是再受伤,我就不管你了!”

    嘴上说着气话,手上却小心翼翼,生怕触碰到他的伤口。

    轩辕彻低眸凝望着她,只觉得一股暖意流淌至心窝,又像是喝了一罐蜜,馨甜的香味令他迷醉。

    一旁,君卿鸿看着二人浓情蜜意,水蓝色的眸子不由地漾起一丝波纹,神色蓦地变得复杂起来。

    不知不觉间,他的目光便久久落在了凤浅的侧颜上,忘记了挪开。

    轩辕彻察觉到了,冷眉一凝,不悦的口吻提醒道:“君世子,非礼勿视!”

    君卿鸿回神,无奈地轻笑:“在下真是羡慕轩辕兄,能有这样一位情投意合的王后!”

    轩辕彻俊眉傲然地向上一挑:“你是该羡慕,孤的王后可是世间独一无二的!”

    凤浅无语,人家只是客套一下,他还当真不客气地接下了!

    不过,她喜欢!

    君卿鸿笑得几分轻快,没有再搭话,从袖中掏出一把银扇,拿在手里把玩起来。

    凤浅很快留意到了他手上的伤,似乎不比轩辕彻的好到哪里去,她连忙侧身,将他的手拉了过来,细细察看:“你也受伤了?怎么不吱声呢?要是不及时上药处理,会溃烂发脓的。”

    她二话不说,直接将金创药倒了些在他指关节上,细心地涂抹。

    君卿鸿没有料到她会有这样突然的举动,被她握着的手轻颤了下,看着她的眼神更加复杂了。

    一旁很快响起一个冷哼,轩辕彻带着浓浓的醋意说道:“不就是受了点小伤吗?你把金创药给他,让他自己抹就是了,他又不是双手残了!”

    凤浅知道他又吃醋了,抿嘴偷笑:“那我刚刚给你抹药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自己抹呢?你的双手也没有残啊!”

    “孤那是因为”轩辕彻顿时吃瘪,黑沉着脸,一把将她手里的金创药抢了过来,“还是孤来吧!”

    他粗鲁地一把拽过君卿鸿的手,用力地往上面撒药,瓶口不小心触碰到君卿鸿的伤口,引得他嘶地惊呼了一声。

    凤浅立刻瞪他:“你倒是轻点儿!”

    “真麻烦!”轩辕彻放轻了动作,但在包扎的时候,趁凤浅不注意,又暗暗使劲,打了个死结。

    君卿鸿闷哼一声,无语地看向轩辕彻,哭笑不得。

    见过爱吃醋的男人,没见过他这么爱吃醋的男人!

    真是败给他了!

    摇头苦笑间,一块玄色的令牌递到了他面前,君卿鸿诧异地抬头,却听轩辕彻冷峻傲然的口吻说道:“孤向来有恩必报,君世子此次帮孤救了浅浅,孤就欠你一个人情!这是孤的专属令牌,你可凭此令牌,让孤无偿为你做一件事,此令牌任何时候都有效!”

    君卿鸿又是一诧,不由地对他另眼相看。

    这人虽然爱吃醋,倒是恩怨分明,而且一出手就是如此重的厚礼,让他意外不已。

    他也不客气,伸手将令牌接了过来,他有一种预感,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他会用上这块令牌!

    “多谢了。”

    凤浅也惊讶于轩辕彻的举动,送出这块令牌,也就等于给出了一国之君的一个允诺,这其中的份量可想而知,但她心里清楚,他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他把她看得比什么都重,所以他愿意用如此厚礼来报答君卿鸿的恩情。

    想到此,她的心里暖暖的,看向轩辕彻的眼神也更添了几分柔情。

    这时,船已开至了海中央,船身忽然剧烈摇晃起来。

    凤浅看向船头,问船夫道:“怎么回事?”

    船夫没有回答,只是解开了头上的斗笠,用力一抛,斗笠落入了海水之中。

    其余五名船夫也跟着解下斗笠。

    凤浅眼皮一跳,顿觉不妙,然后就见船夫们齐齐扔下了船桨,从甲板底下抽出了早已藏好的宝剑,露出了杀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