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383章 震慑全场

时间:2017-10-06作者:楚鲤

    第383章 震慑全场

    她拿着纸片,来到裁判面前:“裁判,请看我的诗!”

    她将纸片一一展开排列。

    裁判仔细看了一遍,点点头道:“诗是对了,但这诗不是你拼的,所以,过关的人是33号!”

    凤浅和司空圣杰诧异地对视一眼,这一关居然这么严格,诗必须自己拼,别人帮忙拼的不算?

    “阿圣,你先过关吧,我自己再拼一句!”

    既然这里的诗和现代的诗差别不大,那她就随便拿一句现代的诗拼一句就好。

    司空圣杰见状,只好点了点头。

    太平郡主见他也过关了,当下乐坏了,两眼冒着金光,冲他招手:“美人,过关的人站这边,来啊来啊!”

    她笑得那个灿烂,乍一看,活像个狼外婆。

    司空圣杰狭长的眸子一眯,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一下,定在原处止步不前,然后,他忽然对裁判说道:“刚刚那句诗,我觉得不是很满意,我要求重新拼一句。”

    说着,他回身,又重新回到了比试场地。

    太平郡主一脸灿烂的笑容顿时僵在了那里,他宁可重新比试,也不愿意和她站在一处,她气得头顶冒绿烟。

    凤浅闻言,笑得直捂肚子:“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阿圣,你也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

    很快,轩辕彻、唐辰羽、风清羽、落影以及端木楚、李毅等人都拿了纸片过来,大家凑在一起,挑选各自需要的字。

    轩辕彻看凤浅拿着纸片,犹豫不决的样子,忍不住关切问道:“还没有想到诗句吗?”

    凤浅摇了摇头:“是想到的诗句太多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选哪个好。”

    李毅闻言,立刻不屑地冷嗤道:“不知道就不知道,装什么装啊?”

    话音刚落,他突然惨叫一声,整个人被一股强劲的罡风席卷而起,向后掀飞,飞出了五米远!

    轩辕彻优雅地掸了掸衣袖,仿佛一切没发生过,专注地看着凤浅,柔声道:“既然选不好,那就选第一句出现在你脑海里的诗句。”

    凤浅微笑颔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从中挑选了十四张纸片,前往裁判面前评定。

    “我选好了!”

    她把十四张纸片一一铺开,拼出了一句诗。

    裁判凑上前,来来回回看了几遍,皱眉:“这是出自那首诗的诗句?为何我从未听闻?”

    凤浅一愣:“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么有名的诗句,你居然没有听过?”

    裁判迟疑,难道真的是他孤陋寡闻了?

    他扭头看向一旁的侯掌柜:“侯掌柜见多识广,又饱读诗书,可曾听过?”

    侯掌柜摇了摇头:“从未听闻!”

    这下,换凤浅纠结了,难道这首李白的《将进酒》,还没有在这个世界出现过?

    李毅刚刚被轩辕彻掀飞,憋了一肚子火,但他又畏惧轩辕彻的实力,不敢对他怎么样。现在听到凤浅的诗句受到了裁判的质疑,他顿时乐了,幸灾乐祸:“我就知道,像你这种小白脸,中看不中用,手无缚鸡之力,肚子里又没有半点墨水,现在露怯了吧?哈哈哈……”

    一旁的太平郡主也跟着落井下石:“凤浅,我劝你还是放弃吧!这一关你只能靠自己,谁也帮不了你,你是过不了关的!”

    凤浅没有理会二人的嘲讽,正思索应对之策。

    这时,侯掌柜突然又说道:“侯某虽然没有听过这句诗,不过从诗句来看,倒很有意境,不知这首诗出自哪位名家之手?”

    “这句诗是出自……”凤浅顿了顿,轻咳一声道,“不瞒您说,这句诗是我自己作的!”

    既然你们都说没有听过,那就不能怪我抄袭了。

    “你自己作的?”侯掌柜微微诧异,“能否将整首诗念来听听?比试规则并没有规定,一定是要名家之作,倘若你的诗入情入理,也可过关!”

    李毅又笑了:“让她作诗?我看还是算了吧!她的诗句很明显就是瞎诌的,瞎诌一两句就够为难她了,让她瞎诌出一整首来,实在是太为难她了!”

    太平郡主掩嘴轻笑:“让你吹牛,这下牛皮吹破了吧?”

    这时,前来请裁判评定诗句的人越来越多,排在她的身后,不耐烦地叫嚷。

    “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的话,就让位吧,大家还等着评定呢!”

    “就是,真墨迹!”

    “不行就滚!”

    “……”

    “闭嘴!”轩辕彻冷眉一皱,目光冷冷扫过全场,那犹如十月寒潭的黑眸,令人不由自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周身的灵气瞬间暴涨,袍袖一挥,一掌击了出去!

    “谁再多说一句,如同此石!”

    百步之外,一尊石狮喀啦喀啦,碎裂成了八瓣。

    隔空摧物,本就十分惊人了,他还是隔了百步的距离,将石狮震碎,足见他实力之恐怖!

    在场的所有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乖乖闭上了嘴,但及时闭上了嘴,也无法平息内心的震惊。

    方才还在讥讽叫嚣的李毅和太平郡主都紧闭了嘴巴,再不敢多说一句,在实力面前,他们不得不服气!

    侯掌柜双瞳骤然一缩,看向轩辕彻的眼神变得更加幽深了。

    凤浅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发飙,震慑全场,内心感动莫名,久久激荡,冲他轻暖一笑,然后转首对侯掌柜说道:“侯掌柜抱歉,我家主子脾气不好,石狮子的钱,稍候我会代为赔偿!”

    侯掌柜轻轻点了点头,不作计较。

    裁判咳嗽了声,试图打破尴尬气氛:“31号,如果你可以念出一整首诗,且诗句入情入理,便可顺利过关,否则的话,就请重新到后面去排队!”

    凤浅定了定神,开始念诵:“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背完前两句,裁判的眼神已经变了,侯掌柜的眼神也变了。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司空圣杰暗暗击掌。

    君卿鸿眼泛笑意。

    凤浅继续背诵:“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轩辕彻深深地望着凤浅,眼底浓墨翻滚。

    不远处,紫云公主注视着轩辕彻,暗暗攥紧了拳头,妒火中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