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234章 我会吃醋

时间:2017-10-06作者:楚鲤

    . ,最快更新神厨狂后最新章节!

    第234章 我会吃醋

    “李大人说的轻巧!”凤苍冷笑着反驳,“眼下只有上千的难民涌入我北燕国,单纯安置救济他们,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但李大人可曾想过,一旦我们开了这个口子,周围其他各国的难民也一齐涌入北燕国,到时候数万数十万的难民一齐涌入,我们又该如何处置?万一他们当中有他国的奸细混入其中,谁又能确保北燕国的安全?”

    “凤相此言,未免太过危言耸听!”李德荣不认同道,“王上,万万不可听信凤相的话,贸然驱逐难民,必将寒了人心,失了仁义啊!”

    “王上,不可妇人之仁!”凤苍立刻接道,“一旦北燕国发生动乱,受苦的只有北燕国百姓,那才是寒了人心,失了民心啊!”

    “凤相,你铁石心肠,无情无义!”

    “李大人,你目光短浅,顾首不顾尾!”

    “王上,不能驱逐难民!”

    “王上,必须驱逐难民!”

    “王上……”

    “王上……”

    二人争论不休,追随他们的臣子们也跟着相互对骂起来,整个宏文殿就跟菜市场一样,闹闹哄哄,嘈杂极了。

    上位,轩辕彻修长如玉的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一言不发,神情高深莫测。

    落影从殿外走进来,来到轩辕彻身边,凑近他耳边低语:“王上,娘娘已经准备好了晚膳,遣人来问,您何时过去?”

    轩辕彻手指一顿,眸光轻闪,忽而起身,对殿下的众大臣道:“各位爱卿辛苦,今晚就在宫里用膳,赈灾一事,等晚膳过后再议!”

    说完,他从大殿上走了下来,阔步离开。

    当轩辕彻来到未央宫,远远地看到凤浅独自站在院子里发呆,木棉树下,纤瘦的背影透着淡淡的孤寂和落寞,让人看着心疼。

    宫女正要禀报,轩辕彻制止了她,甩甩手,示意她们退下。

    他缓步走到凤浅的身后,她走神走得厉害,完全没有发现他,直至他从背后拥住了她,她才猛然醒神。

    贴着她的耳畔,他轻声问道:“在想什么?怎么一个人发呆?”

    他温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耳中,惹得她浑身轻颤,下意识地想要抗拒,他却手臂收拢,抱得更紧了。

    “昨晚孤失约了,你是不是在生孤的气?孤昨晚……”

    他试图解释,凤浅打断了他:“你不用解释,我都知道了。我没有生你的气,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有点走神。”

    她说着,试图再次挣脱他的手,轩辕彻却牢牢地抱住她:“别动!就这么呆着!孤想再抱会儿!”

    他把头埋入她的发间,深嗅着属于她的独特的香甜,几分安心、几分陶醉:“浅浅,孤是不是中毒了?每时每刻都在想你……你医术高明,能不能帮孤治治?”

    凤浅耳根一热,双颊绯红,她放弃了挣扎,身子微微向后靠着,感受这一刻的温馨和甜蜜。

    “好啊!不过,我只会以毒攻毒!我的配方是一百只毒蜈蚣、一百只毒蝎子,再加一百只毒蜘蛛,不能煮不能炖,必须生吞活咽!怎么样,你还要我治吗?”

    轩辕彻低头,看见她狡黠上翘的嘴角:“你若敢喂,孤就敢治!”

    说着,猛然偷袭,亲了她一口。

    凤浅猝不及防,呀地叫了一声,挣脱开他,羞瞪着他:“你到底还想不想吃饭了?”

    轩辕彻看着她妩媚含羞的模样,嘴角弯了弯:“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更好吃!”

    凤浅有些凌乱:“你们男人是不是天生会说情话?”

    轩辕彻侧头,认真地想了想,说道,“嗯,这个问题的根本,在于各取所需!因为女人爱听情话,所以男人才会说情话,这是相互的,就好比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凤浅满头黑线,她只是随口问问,并没有让他这么详细这么理性地回答,好吗?

    轩辕彻又补了句:“不过,孤刚才那句,不是情话,而是真话!情话难免带着夸大之词,真话却是心中所思所想!孤说你看起来更好吃,便是心中所思所想……”

    凤浅眨眨眼,不等她反应过来,忽然被人拦腰一抱,顺势一个旋转,抵在了木棉树的树干上。

    “你……”她什么都来不及说,就被封了口。

    虽然已经被他抱着亲过、搂着亲过、坐在腿上亲过,但是按在树上亲还是第一次,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树咚”?

    凤浅哭笑不得,明明已经决定要离开,今晚是要和他告别的,可他偏偏如此乐此不疲地撩拨她,真是教她又爱又愁!

    “啊!”

    忽然唇上被轻轻咬了一口,她吃痛地轻呼,耳边传来他一本正经的话语:“专心点!”

    凤浅苦笑,算了,反正是最后一个吻了,那就享受它吧!

    她闭上了双眼,不再抵抗,任由他为所欲为。

    木棉树下,他温柔地亲吻着她,偶有几片火红的树叶飘落,画面美得醉人。

    “阿彻,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以后,不许在树下吻其他女人。”

    “嗯?”

    “因为那样……我会吃醋。”

    “除了你,孤不会再吻其他女人。”

    凤浅紧紧地抱住了他,把脸贴在他的胸口,泪水自眼角悄然滑落。

    她知道,自己的要求很自私很霸道,但她情不自禁。

    用过晚膳,轩辕彻要返回宏文殿,继续商议赈灾一事。

    凤浅内心挣扎,在他出门的刹那,拉住了他的手:“等一下!我还有一样东西要给你!”

    在轩辕彻好奇的目光中,凤浅取出一个荷包,双手送到他面前:“先前的荷包绣得不好,这是我重新绣的!我的字不好看,所以让夜儿帮我写的字。”

    轩辕彻接过,看了一眼绣在荷包上的字,忽然呆住。

    凤浅紧张地瞄着他,见他没反应,心底小小的失落:“是不是我绣得不好?要不,我还是重新绣一下吧!”

    她伸手,就要拿回荷包,轩辕彻把手一挪,避开了,目不转睛地望着她:“浅浅,能把上面的字,念给孤听吗?”

    绣上那样的字,她已经很不好意思了,他居然还要她当面念出来……凤浅面上一热,心怦怦怦乱跳。

    “你不会自己念啊?”

    “孤想听你亲口念。”他的视线有些灼人,声儿带着鼻音,“浅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