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214章 超级毒舌

时间:2017-10-06作者:楚鲤

    . ,最快更新神厨狂后最新章节!

    第214章 超级毒舌

    这时,司空君烨起身说道:“两幅画作,想必大家都看到了!本殿下认为,无论是从画的色彩和内容、画的技巧和意境,都是兰妃娘娘的更胜一筹,所以,这一场比试,应该是兰妃娘娘获胜!”

    他的话音方落,凤苍立刻不服地站起来,反驳道:“太子殿下此言差矣!王后的画作,不拘一格,敢于创新,以刺绣飞针的方式,描绘了一幅恢宏壮阔的王宫地图,神乎其技,简直令人赞叹!试问谁能在短短一个时辰内,绣出内容如此丰富、线条如此复杂的一幅刺绣呢?所以,微臣认为,这一场比试,应该是王后获胜!”

    他又转向其他平日里的追随者,说道:“不知诸位是否赞同本相的说法?”

    这些追随者们立刻争先恐后地逢迎。

    “凤相说的太对了!王后的飞针绝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比起普通的作画方式,难度提升了何止十倍百倍?”

    “还有画作的内容,远比兰妃娘娘的要恢宏大气多了,一看就是胸怀广阔有容乃大的后宫之主!”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王后娘娘赢了!”

    “我挺王后娘娘!”

    “我也挺王后娘娘!”

    “……”

    听着这些人的话,凤浅暗自好笑,这些人为了讨好她的父亲,还真是什么节操都不要了,夸得她的脸都红了!

    不过,管它呢!

    有爹可拼,为什么不拼?

    她又不是那矫情的人!

    兰心公主闻言,气炸了!

    这些不要脸的家伙,还能跪舔得更明显一些吗?

    美眸微微一眯,余光扫过司空圣杰,她灵机一动,轻启朱唇道:“若论画技,我三哥颇有建树,就连云殊女王也亲口赞过三哥的画技,称他棋画双绝,不如让他来评论评论?”

    她故意搬出云殊女王来,一方面是为了笼络两位公使,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震慑群臣!

    一个经云殊女王认可的人站出来评论画技,他的话自然而然具有一定的公信力,再加上他是自己的三哥,必然是会站在她这边的,所以,她这步棋绝对是妙招!

    众人闻言,齐齐将目光投向了司空圣杰,对于这位声名赫赫的白发棋狂,众人还是心怀敬意的。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强者永远受人尊敬,弱者只有受人践踏和鄙视的份儿!

    司空圣杰白衣白发,斜坐在那里,懒懒散散的样子,却漂亮绝伦得像个误入人间的精灵,美得让人不敢逼视!

    听到妹妹的话,他慵懒地挑了下细长的白眉,淡雅清润的声音,懒懒散散地说道:“你们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众人一阵无语,他们自然是要听真话,假话有什么可听的?

    兰心公主满心期待地望着他,说道:“三哥,你就实话实说!相信在座的各位,都不敢质疑你的话!”

    凤浅皱了皱眉,总觉得这是个陷阱,司空圣杰是兰心公主的王兄,自家人自然是帮自家人的,局势明显对她不利。

    正想着,突然看到司空圣杰眯着狭长的凤目向她扫来,眉眼微微上翘,像是有意在看她的好戏,她没好气地瞪了回去,说道:“三王子殿下有话且说,至于听不听、信不信,那是其他人的事!”

    眸光轻闪,司空圣杰粉白的唇角微微一牵,轻声笑了起来,扬声道:“依我看,你们二位所作的画,无论从意境、色彩、布局还是技巧……”

    他有意顿了顿,然后一字一句道:“统、统、不、入、流!”

    整个大殿内,咣当一声,有什么东西落了地,一时间陷入了十分尴尬的气氛。

    兰心公主顿时面色铁青,身子僵在那里,嘴角抽抽。

    凤浅也是一愣,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额头直掉黑线。

    这个司空圣杰,真不愧是白发棋狂,一如既往的狂妄肆意,丝毫不给她们留面子!

    她是外人,也就算了,连自己的妹妹也不给面子,这样很司空圣杰!

    她顿时释然了。

    司空圣杰浑然不觉周围的气氛有多尴尬,继续我行我素地评论道:“先说王后的这幅绣画,虽然绣技出众,但依然无法掩饰她在画技方面的弱点,她所描绘的不过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客观存在的事物,她对线条的精确和细致,更说明了她只是一个真实景观的搬运工,却明显缺乏自己的想象力!要知道,作画的最高境界是意境以及画者的想象力,而这些她都没有!所以,我认为她的这幅绣画一点儿也不入流……”

    临了,他顿了顿,用一种十分古怪的眼神看着凤浅,又用十分古怪的语气加了句:“而且,我很怀疑,王后娘娘是否只精通于绘制地图?”

    听到他前面毒舌的评论,凤浅就已经有吐血的冲动了,再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她就彻底吐血了!

    这个妖孽,眼睛简直太毒了!居然连她只会绘制地图也看出来了!真是太妖孽了!

    兰心公主听到三哥如此贬损王后的画,心里美呆了,再看凤浅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她心里更加得意了,果然三哥还是偏向她的,她的这个计策用对了!

    下一秒,司空圣杰转过脸来,看着兰心公主的油彩画,开始点评:“至于兰妃娘娘的这幅画,虽然画技和色彩的运用都可圈可点,但她却疏漏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

    兰心公主一愣,她疏漏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

    到底是什么呢?

    她继续细心倾听。

    司空圣杰顿了顿,接着说道:“她疏漏的这样东西,叫做画的主题!”

    兰心公主眼神一震,惊诧地望住他。

    司空圣杰接着往下说:“大家仔细看,这张画描述的是宫宴的画面,看着很热闹,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将在场的每个人的神态和细节也描绘得生动细致,可谁能告诉我,这张画想要表达的主题是什么呢?画面里的人物又是因何事而表露出这些生动的神情?他们到底在庆贺什么?高兴什么?谈论着什么话题?”

    经他一点拨,所有人都认真去看这幅画,认真地陷入思索,包括兰心公主本人。

    是啊!宫宴的画面确实很热闹,众人欢声笑语,可他们到底在为什么事而谈笑风生呢?

    兰心公主立刻意识到了问题所在,那是因为,她有意在画中略去了一个人的存在,而恰恰是这个人的存在,让她的整幅画失去了主题,失去了它的意义!

    意识到了这一点,兰心公主涨红了脸,心里憋闷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