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179章 雪上加霜

时间:2017-10-06作者:楚鲤

    第179章雪上加霜

    “棋局尚未结束,现在谈胜负,未免太早了些!”李荣德嘴上反驳,然而内心里却也动摇了,暗暗懊悔,早知道就不跟凤苍斗气了,赌注可是难得一遇的百年佳酿啊!想想就让人馋涎欲滴。

    小太子看着棋盘,十指紧张地绞在一起,不安焦急。

    母后怎么还不下啊?要是母后输了,她就要离开王宫,可他不想让母后离开

    咬着粉色的唇瓣,他扭头望向轩辕彻:“父王,白子会输吗?”

    轩辕彻没有回答他,他的目光牢牢粘在了棋盘上面,心底掀起一阵波澜。

    别人或许不清楚,他却知道这棋盘上的定式究竟是什么,更加知道这定式的威力!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师弟为了赢棋,居然把他压箱底的自创的三大定式也给使出来了。

    师弟在弈棋一道天纵奇才,先后自创了三种最复杂最难解的定式,眼前的定式就是三大定式之一的“斜崖千变”定式!

    式如其名,这种定式的变化太多了,无穷无尽,普通人根本无法破解!

    师弟将如此复杂难解的定式抛出来,其目的再明显不过,他就是想要试探,试探凤浅和他的关系。

    因为,师弟已经看出凤浅的棋风得到了他的传授,所以他要继续深入试探。

    师弟啊师弟,你为何如此执着,非要见到孤不可呢?

    如墨的眉头微微蹙起,轩辕彻的目光更加幽暗深邃了。

    这时,听到小太子又喊了声:“父王,白子会输吗?”

    轩辕彻回神,转首,望了儿子一眼,目光在不经意间转柔,溢出淡淡的慈爱的光芒,他语重心长地说道:“下棋最重要的不是输赢,而是迎难而上的勇气!”

    “可是,如果白子输了”小太子小小的眉头拧紧,如果白子输了,母后就要离开王宫,那他该怎么办?

    轩辕彻看穿了他的心事,若有所指道:“放心,你担心的事,不会发生!”

    小太子微微一愣,浓密的睫毛扇了扇,眨了眨眼,不太明白父王指的到底是哪件事?

    是母后不会输棋,还是母后不会离开王宫?

    正欲开口追问,落影走进了大殿,迈步来到轩辕彻的身边,俯首低语了一阵,轩辕彻的脸色端凝不变,但他的眼神却泛起了波澜。

    “竟有此事?”

    刚刚落影告诉他,从棋社传来的消息,王后不知怎么的,被霉神附体了,去棋社的路上霉运不断不说,进了棋社包厢,居然还是状况百出,此刻正淋着水在下棋!

    这事也太匪夷所思了!

    小太子离得近,隐约听到落影提到了母后,他连忙竖起耳朵细听。

    轩辕彻沉眉思索片刻,对落影说道:“你亲自去棋社瞧瞧,看看究竟是什么状况。”

    临了,他又添了句:“带上孤的斗篷。”

    落影领命:“是,王上。”

    他转身刚要走,小太子赶忙喊住了他:“落影叔叔,你是要去棋社吗?能不能帮我把这壶果酱带给母带给风姐姐?告诉她,我一直在替她加油哦!”

    落影看他递来一壶果酱,立刻上前接过,躬身微笑道:“太子殿下放心,属下一定转达!”

    凤苍暗暗关注着王上和小太子的反应,心弦紧绷,这风姑娘到底是何许人也,不止王上对她如此重视,就连小太子也一心向着她,这太不正常了!

    危机感过后,他又想到了自己不争气的女儿,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她究竟跑哪里去了,怎么不来宏文殿一起观棋呢?

    好不容易侍寝一晚,如果不及时抓住胜利果实,王上的心随时都有可能跑到那个姓风的女子身上,到时候她哭都来不及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位风姑娘倒是与他的女儿十分有缘,两个人的姓氏虽然不同,但名字却一模一样,都是一个浅字!

    稀奇,真稀奇!

    他稀奇地摇着头,却压根没有把两个人往同一个人身上去想,无他,实在是女儿不学无术、胸大无脑的形象已经在他脑海中根深蒂固了,打死他也不会相信,那个在棋社里叱咤风云正在挑战天下第一棋坛高手的女子,其实就是他的女儿凤浅!

    落影受命前往棋社查看,而周嬷嬷赶在了他前面,也正在赶往棋社,调查风浅的身份。

    当周嬷嬷来到棋社时,棋社里面人山人海,议论纷纷。

    “完了!大半个时辰过去了,白子还是没动静,风姑娘怕是顶不住了!”

    “风姑娘输,那是必然的!这世上还没有人能够在棋艺上战胜我们三王子殿下!”

    “风姑娘那是霉运附体,影响了发挥,如果她正常发挥的话,肯定比现在的局面好!”

    “不行就是不行!找什么借口啊?说不定她根本不是什么霉神附体,都是她自导自演,装给大家看的,为的就是博取大家的同情!”

    “你胡说八道什么?风姑娘才不会做这么不入流的事!”

    “”

    北燕国和南燕国的棋迷们又争论起来。

    周嬷嬷举头望向二楼地字号包厢,只见包厢的窗户打开着,不时有水柱从窗内射出,落入楼下的大缸里,经过长时间的蓄水,缸里的水已经过半。

    她冷冷一笑,看来这间包厢的人多半就是风姑娘了,她得亲自去看看,里面的人究竟是何人?

    她于是穿过人群,趁大家热烈讨论棋局的间隙,悄然挪步到了楼梯旁,趁人不注意,又迈步走上楼去。

    她以为事情神不知鬼不觉,没人会发现,孰不知这一幕已然落入凤天睿的眼中,他起身跟了过去。

    地字号包厢,凤浅感觉头昏脑胀,摇摇欲坠,身上烧得厉害,棋盘在她眼前慢慢变成了重影,她有些看不真切了。

    一旁的棋童看着担忧:“风姑娘,你还坚持得住吗?”

    凤浅答非所问:“离午时还有多久?”

    棋童答道:“大约还有一炷香的时间。”

    “一炷香”凤浅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对棋童说道,“麻烦你把一炷香点上!”

    她要亲眼看着一炷香燃完,那个时候,她的霉神附体时效也就到了。

    她必须撑到那个时候!

    忽然,哐当一声,龙纹如意锅落了地,她的手臂已经没有力气了。

    没有了龙纹如意锅的遮盖,水柱不断往她身上浇灌,当头淋下,简直如雪上加霜,倒霉到了极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