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173章 身份可疑

时间:2017-10-06作者:楚鲤

    第173章身份可疑

    黑袍男子道:“此女今日正与三王子殿下对弈于天元棋社,太子殿下觉得她身份可疑,所以请公主殿下务必帮忙,调查清楚对方的身份。”

    兰心公主的呼吸急促起来,神色紧绷:“除了知道她的名字,还有其他线索吗?”

    黑袍男子想了想:“那女子长得颇有气质,容貌也属一流,身上还有一股子说不上来的邪乎劲儿!哦,对了,昨日她与三王子殿下发生了点摩擦,三王子殿下一气之下抢了她手里的灵猫,拿灵猫作赌,这才有了今日的棋局!”

    “灵猫?”兰心公主倒吸了一口凉气,美目眯成了一条缝,“难道真的是她?”

    黑袍男子:“太子殿下曾怀疑,她会不会就是北燕国的王后凤浅,可是又无法确认”

    兰心公主锁眉沉思片刻,眼底掠过一道精光,转头对周嬷嬷道:“你立刻出宫,到棋社去看看,那人究竟是不是王后?如果她真是王后,你一定要告诉王兄,绝对不能让她得到灵猫!”

    她的眼底忽而划过一抹嗜血的阴冷,勾唇道:“如果可能,让王兄直接在宫外干掉她,一了百了!”

    周嬷嬷会意,森冷一笑,俯首道:“是,老奴遵旨。”

    凤浅哪里知道,危机正在悄然临近,她更不知道,这场棋局的受关注度已经上升到了与国家大事比肩的高度,满朝文武都在看着这场棋赛!

    而此刻的她,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警惕着,生怕哪里突然冒出什么状况,霉运降临。

    这时,从窗外传来了裁判的声音:“三王子殿下、风姑娘,你们两位谁执先手?”

    凤浅率先开口说道:“殿下远来是客,就由他来选吧!”

    对面的天字号包厢,没有任何的回应,但很快,巨幅棋盘上落下了一粒黑子。

    司空圣杰选择了先手!

    离巨幅棋盘最近的一排座位,韩太傅着急地拍了拍大腿:“怎么能让司空圣杰先下?难道你们没有告诉她,司空圣杰执先手的可怕程度吗?”

    方侠摇头苦笑:“司空圣杰执后手同样可怕!”

    赵琪加了句:“应该说,无论司空圣杰执先手还是执后手,他都没有输过!”

    其余四名棋手纷纷苦笑。

    韩太傅还是不认同:“那也不能让他先出招啊!”

    方侠沉思道:“我想风姑娘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用意。”

    确实被他说中了,凤浅之所以选择后手,是因为她暂时还不清楚司空圣杰的打法,贸然出击,于她不利,倒不如先让他出招,她再见招拆招,后发制人!

    定了定神,她落下了一颗白子。

    啪嗒!

    啪嗒!

    却是连续两个声音!

    风浅扭头看去,发现是珠帘上莫名其妙地断了一颗珠子,掉落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她眉头一跳,要开始了吗?

    不过,在经历了先前各种倒霉事之后,这点小状况已经无法对凤浅产生丝毫的影响,她淡定地转回头来,继续观看棋盘。

    反倒是一旁的棋童奇怪的很,好好的珠帘怎么突然掉珠子了呢?

    他不知道的是,这仅仅只是开始,更奇怪的还在后面

    接下来,凤浅每落下一颗棋子,吧嗒、吧嗒珠帘上的珠子就掉几颗,数目呈线性逐倍增长!

    下到第六手的时候,一整串一整串的珠子往下掉!

    下到第八手的时候,一整面的珠帘哗啦啦全部坠落了!

    一地的珠子,像是下了一场珠子雨!

    棋童惊呆了,微张着嘴,站在那里,忘记了布棋。

    凤浅仿若未察,淡定地提醒他:“专心点!”

    棋童这才反应过来,合上嘴,用力咽了一口口水。

    噼里啪啦的声音,断断续续从地字号包厢传出,诡异极了,把观棋的气氛彻底搅了。

    “什么情况啊?闹这么大动静?”

    “风姑娘没事吧?”

    “我听说风姑娘今天运气特别背,走哪儿倒霉到哪儿。”

    “我亲眼所见,她好好走在大街上,运菜的牛车突然就惊了,横冲直撞,菜叶砸了她一身!”

    “从来只听说马惊了,牛也能惊?真的假的?”

    “该不是霉神附体了吧?”

    “太玄乎了!哪儿有什么霉神啊?凑巧了吧?”

    众人正议论着,忽然哐当一声,地字号包厢的窗户脱落了,砸了下来,险些砸伤下面的人!

    “我去!不是地字号贵宾包厢吗?窗户就这么掉了?太偷工减料了吧?”

    “会不会是因为风姑娘的缘故啊?今天她是真倒霉,走哪儿,哪儿鸡飞狗跳!”

    “应该不至于吧?就因为她呆在地字号包厢,包厢的窗户就莫名其妙地坏了?”

    “不可能!纯属巧合罢了!”

    “咦?大家有没有觉得哪里漏水了?我怎么觉得脸上湿乎乎的?”

    “我也是!哪里来的水啊?”

    众人纷纷抬头望去,只见一条水柱蓦地从地字号包厢的窗口冲了出来,由细到粗,一泄而下!

    底下的人轰然而散,四处逃窜。

    “我操!什么情况?”

    韩太傅等人也看呆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韩太傅起身,匆忙往楼上跑去。

    韩琳玥和方侠等人也跟了过去。

    等几人来到地字号包厢,看到眼前的一幕,众人都傻了眼,呆立当场!

    只见包厢内珠子落了满地,入口处双龙戏珠的雕像不知怎么的突然裂开了,安在两条龙之间的竹管在往外喷着水,目标正对坐在棋盘前的凤浅,在包厢内下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

    再看凤浅,她头顶着一口铁锅,安然坐在原处,左手执白子,右手拿铁锅,水柱从她头顶上方浇灌而下,有部分水经由锅底反弹出窗外。

    尽管如此,她的身上还是被水浇透了,而她安然若素,双目聚精会神地盯着棋盘,丝毫不为恶劣的环境所撼动!

    思索良久,她慢慢落下了一颗白子,察觉到有人的注视,这才转头朝众人望来。

    韩太傅看得目瞪口呆,狠狠吞咽了一口口水:“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凤浅无奈地耸耸肩:“我今日霉神附体,午时之前会霉运不断,房子没有塌,已经是万幸了!”

    韩琳玥惊愕:“霉神附体?这也太夸张了吧?”

    凤浅摊手:“你们也看见了!事实说明一切!”

    韩琳玥道:“那咱们换个包厢吧!”

    “不用!”凤浅连忙阻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