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165章 他吃醋了

时间:2017-10-06作者:楚鲤

    . ,最快更新神厨狂后最新章节!

    第165章 他吃醋了

    凤浅抿了抿嘴,试图争辩:“可是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治病救人,事急从权,我也不想的……”

    看他脸色依然冷冽,凤浅别扭地搅搅衣角,又加了句:“大不了下一次做饭之前,先知会你一声……”

    轩辕彻的脸色稍稍好转,但下一刻又沉了下去,比方才还要森冷可怕:“孤问你,你和司空圣杰究竟是怎么回事?”

    呃,凤浅的心扑扑狂跳了两下,不知怎么的,忽然有种被捉奸在床的心虚!

    “也没什么,就是一点小摩擦而已。”

    她心虚什么啊?

    她和司空圣杰只是个意外。

    更何况,她和轩辕彻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她干嘛要心虚啊?

    轩辕彻冷冷一笑,腔调怪异:“小摩擦?的确是小摩擦,都摩擦到嘴上去了!”

    凤浅嘴角狠狠一抽,他果然什么都知道了。

    “那纯粹是个意外!”

    “真的只是个意外吗?”轩辕彻忽然起身,从龙座上走了下来,一步步朝凤浅逼近。

    凤浅一步步倒退:“呵呵,轩辕彻,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她的话,犹如一根导火索,点燃了他眼底的暗芒。

    轩辕彻的眼睛里燃烧着火焰,灼灼夺目!

    下一秒——

    凤浅的下颚突然被人钳住,在她惊愕的目光中,高大的身影覆了下来,用力吻上了她的唇!

    他的人冰冷坚硬,他的唇柔腻温软。

    凤浅浑身似触电般哆嗦了下,白瓷的肌肤浸染上粉色的蜜泽。

    心如擂鼓,狂跳不已。

    轩辕彻黑眸一沉,睨着她脸上因羞涩而浸染的绯红,心中微微一动,一种无法抑制的暖流蔓延全身,亲吻她的力道越来越轻柔,越来越缠绵……

    凤浅只觉得天旋地转,浑身的力气被一股脑抽了去,她强忍着克制着,才不允自己倚向他的怀中。

    终于,他的唇慢慢地撤离了,带着一丝眷恋,离开了她的唇。

    带有薄茧的大拇指忽地压上了她丰润的唇,来回摩挲着,他的眼神火热深邃,仿佛能将人烧毁吞噬,他深深地望着那瓣刚刚留下他印记的红唇,略带低哑的声音道:“记住,从今以后,这里……除了孤,谁也不许碰!”

    凤浅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御书房的,只觉得浑身都在烧着,满脑子都是他霸道又暧昧的话语:“记住,从今以后,这里……除了孤,谁也不许碰!”

    他什么意思啊?是真的吃醋了吗?

    还是单纯在宣告他的主权?

    无论是哪一种,都让她心跳不已。

    “母后?母后?”

    一个甜软的唤声瞬间将她拉回了现实。

    凤浅抬头,看到小太子坐在她的对面,母子俩之间隔着一张棋盘,她手里还拿着一本父亲送来的棋谱,正在研究棋局,不知怎么的就走神了。

    她不好意思地干笑:“夜儿,有事吗?”

    小太子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望着她,语出惊人:“母后,你的脸好红呀,是在想父王吗?”

    噗!

    凤浅差点喷了,把头摇成拨浪鼓,故作深沉道:“母后是在想明天的棋赛呢,这关乎我北燕国的荣誉,所以难免紧张了些,紧张得脸都红了。”

    小太子压根不信,小手一指,立刻戳破:“可是你刚刚明明在笑啊,而且笑得很花痴!”

    呃,凤浅凌乱了。

    被儿子当面戳破,真是太尴尬了!

    她要怎么解释,才能挽回尊严呢?

    小太子却摊摊小手道:“母后,你就不要撒谎了!想父王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夜儿也经常想父王和母后啊。”

    “好吧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已经放弃解释了。

    可就在这时,轩辕彻来了,无声无息地走进了屋子,然后用古怪的口吻道:“孤竟不知,王后如此思念孤。”

    凤浅猛然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尴尬到了极点,她也太点背了吧,怎么总是撞在他的枪口上?

    回头,暗暗瞪了儿子一眼,真是坑死老娘了!

    小家伙却笑呵呵地捂住了嘴,眼睛弯成了一轮新月。

    轩辕彻嘴角噙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笑,走了过来,小太子主动起身,让出了座位,自动自觉地盘起小腿,坐在了棋盘中央的位置。

    “父王,母后明天要和人下棋比试,您快教她一些绝招吧!”

    轩辕彻优雅地入了座,随手捡起一颗棋子,摆弄着说道:“父王可没有什么绝招,下棋也不是靠临时抱佛脚就能一日千里的!”

    小太子担忧地皱起小脸蛋:“那怎么办?听说那个司空圣杰十分厉害,把咱们北燕国最厉害的六名九段高手都给打败了!母后会不会也输给他呢?”

    他扭头望向凤浅,目光中透着不安。

    凤浅摸摸他小脑袋,安抚道:“你母后是谁啊?我可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棋圣!我怎么可能输给他?”

    小太子眼巴巴地说道:“可是你输给父王了啊!”

    呃,凤浅惭愧,吹牛吹大了!

    抬头,瞪了轩辕彻一眼,都怪他,害她一再在儿子面前颜面扫地!

    轩辕彻冷眼瞥了回来:“你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赢不了孤吗?”

    “为什么?”凤浅的确好奇,在和他对弈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节奏总是在被他带着走,这种感觉非常不妙。

    轩辕彻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慢慢清空了棋盘上的棋子,这才悠悠说道:“先下一盘。”

    凤浅立刻坐了下来,悉心领教。

    棋局开始。

    轩辕彻执黑先行。

    凤浅立刻顶上。

    一手棋。

    三手棋。

    五手棋。

    双方的开局都很普通。

    挂位,星小目!

    二连星!

    吧嗒、吧嗒,不断落子的声音。

    直到凤浅打出了第一个尖,棋盘的局势开始有了变化,白子剑拔弩张!

    反观黑子,悠闲地落子,从容稳健。

    凤浅又打出了一个妙手,下星加无忧角!

    黑子依然从容地拆解,落子很普通,没新意,也没有招式!

    凤浅继续步步紧逼,每一步都是杀招!

    黑子不慌不忙,见招拆招!

    一开始,凤浅还奋勇激进、奇思妙想尽情地施展,可慢慢的,她发现无论自己运用多少妙手、多少奇招,对方都能从容地破解,虽然至始至终都没有对她造成多大的威胁,可黑子的优势从开局就一直保持着,她从来没有反超过。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团上,让人体会到了深深的无力感!

    为什么会这样?

    她百思不得其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