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150章 侍寝继续

时间:2017-10-06作者:楚鲤

    . ,最快更新神厨狂后最新章节!

    第150章 侍寝继续

    凤浅心头一震,她所有的计划,都被太后看穿了,但她并不慌张,她只是想让真相浮出水面,所以她没有错!

    但太后却不这么认为,看着凤浅的眼神阴冷极了:“王后啊王后,你为了引出真凶,洗脱自己的嫌疑,不惜拿给哀家治病的灵猫作为赌注!在哀家看来,你和兰心公主一样可恶,其心可诛!”

    凤浅连忙解释道:“太后,您误会了!我怎么可能拿真的灵猫去冒险呢?您现在看到的被毒害的这只灵猫是假的,真的灵猫并不在这里!”

    太后神色一松:“那真的灵猫在哪里?”

    “真的灵猫在……”凤浅眼神忽闪,“真的灵猫还在别处,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会把它拿回来的!”

    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决定暂时向太后隐瞒灵猫的来源,毕竟太后也是想要让她离开王宫之人。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尤其是在这王宫之中,她不得不防一手。

    太后露出不悦,冷哼一声道:“你连哀家也要防着?行,咱们的赌约还没结束,你还有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之内,你还是找不到真的三尾灵猫的话,你就要履行你的诺言,主动辞去后位,离开王宫!”

    凤浅眉头一紧:“可是太后,既然已经证明毒害三尾灵猫的也是兰心公主,那么我们的赌约自然就不成立了。”

    太后冷笑一声道:“谁说不成立了?公主有承认毒害三尾灵猫吗?她只承认毒害了二尾灵猫,可没有承认毒害三尾灵猫吧?”

    凤浅皱眉:“可毒害灵猫的毒药都是九头赤藤,这种毒药只有南燕国有!”

    太后却固执地摇头:“毒药是死物,兰心可以有,你和你的人也可以有!单凭这一点,根本不能证明什么!再说了,三尾灵猫被毒害的时候,兰心一直和哀家在一起,哀家可以作证,她并没有下毒害死灵猫。”

    凤浅目瞪口呆,终于见识到什么叫做睁眼说瞎话了。

    “总之,你还有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如果哀家见不到三尾灵猫,你就立刻走人!”说完,太后冷酷地转身,离开了寝殿。

    凤浅揉了揉太阳穴,一阵头疼,本以为抓住了真正的凶手,就可以解除赌约,没想到太后如此无赖,铁了心要将她赶出王宫。

    现在,她已经没有第二条路了,只有在三天之内找到真的灵猫!

    出神之际,忽然察觉有人靠近,凤浅猛然回头,撞上了一抹耀眼的明黄色!

    “轩辕彻?”

    轩辕彻迈步走向桌上的笼子,看一眼里面的死猫,面无表情地说道:“怎么,计划不顺利?”

    凤浅闷闷地答:“明知故问!”

    轩辕彻扭头看向她,目光细细地在她身上打转,声音低了八度:“你为什么不求孤呢?只要你求孤,孤一句话就能让你留下来!”

    他的眼神深沉如海,仿佛能将人吸进去。

    凤浅被他的眼神所慑,本能地挪开了视线:“不用,我会靠自己的力量留下来!”

    她并非不能开口求他,就像设局引兰心公主入套,她就求助了他!

    可她分得清楚,有些事是可以开口求的,有些事却不能!

    因为一旦她开口求轩辕彻让她留下,不但她的对手会看不起她,轩辕彻也会轻视她,她更加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轩辕彻的眼神更加深邃了,向她逼近一步:“依赖孤,就让你这么害怕吗?”

    她的心微微一颤,脚下不自觉地向后倒了退一步,眼神闪躲,顾左右而言他:“这么晚了,你……你怎么还过来?”

    轩辕彻直视着她,挑眉道:“你忘了,今晚我们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做。”

    凤浅的脑海中猛然闪过“侍寝”两个字,双脚下意识地连连往后倒退,她干笑道:“王上说笑了,那事只是计划的一环,当不得真的!”

    轩辕彻步步逼近:“你以为孤的牌子是随便给的吗?没听过一句话吗?令出如山!”

    凤浅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块红色的牌子,像烫手山芋一样递还给他:“还给你,我不要了!”

    轩辕彻理都不理,继续向前逼近:“送出去的东西,岂有收回的道理?你以为孤的东西是你想拿就拿,想还就还的吗?”

    凤浅郁闷坏了,这牌子拿了还还不回去了?

    她继续向后倒退:“我、我今天不太方便!”

    轩辕彻挑眉:“孤叫人查过,你今天没有什么不便!”

    凤浅脸红,在心底暗骂,你变态啊,连这个都查?

    轩辕彻心下暗笑,他根本无须查,只需看她表情就能猜到一二。

    凤浅绞尽脑汁想了想,又道:“我、我睡相不好,怕伤着王上您!”

    看着她一副受惊的娇羞模样,他的玩兴大起,又向前进了一步:“孤的睡相好,压得住你!”

    凤浅顿时满脸通红,这家伙到底想干嘛,为什么总说些让人想入非非的话呢?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她又向后退了一步,后背抵在了墙上,传来一片凉意,她浑身一僵!

    轩辕彻的右手抵在了她的左耳边,无限地贴近她,他淡淡说道:“根据祖制,被翻了牌的妃嫔倘若不能顺利侍寝,就要接受杖刑,以彰显王族的威严!你说,你是想受杖刑,还是……侍寝?”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颊上,她一抬眼就能数清楚他的睫毛,如此近的距离,她心跳如擂鼓,根本没法正常思考!

    “你……能不能先离我远点?”

    她伸手试图推开他,触摸到他坚实有力的胸膛,她又立刻收了回来,身子贴着墙,往右边横移。

    突然,轩辕彻的左手抵在了她的右耳边,阻挡了她的继续横移:“王后,你还没有回答孤,究竟是想受杖刑,还是侍寝?”

    凤浅干笑:“我可以两个都不选吗?”

    在轩辕彻的目光注视下,她的身子一截一截地矮了下去,试探从他腋下逃跑,轩辕彻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手臂,将她拉了回来!

    后背用力一撞,恰好撞进了他怀里,凤浅的身子僵住,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轩辕彻,你别乱来!就算你对我使美男计,我也是不会从的!”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