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149章 当场逮住

时间:2017-10-06作者:楚鲤

    . ,最快更新神厨狂后最新章节!

    第149章 当场逮住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以及有人的高喊:“快把未央宫围起来,绝不能让贼人给跑了!”

    笑声戛然而止,兰心公主心下一惊,咻地拔了剑,准备强行突围!

    忽然,脚下一个踉跄,她像喝醉了般,脑中一阵晕眩,四肢也变得乏力。

    咣当一声,长剑脱手而出,落了地!

    她这是怎么了?

    难道她中毒了?

    可怎么会呢?

    对了,是刚刚院子里的那些花……一定是那些花有问题!

    该死!她怎么如此大意,中了王后的招呢?

    可惜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晚了,从殿外呼啦啦涌进来一群侍卫,瞬间将她包围了!

    兰心公主从未感觉到如此的无助,她想要逃,可是她连握剑的力气也没有,身子酥软得像一滩泥。

    这时,从殿外传来一个她最不希望听到的声音:“大晚上的,你拉哀家来你宫里做什么?”

    是太后!

    兰心公主手心发凉,慌乱极了。

    另一个声音说道:“母后,我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来一只即将渡劫的二尾灵猫,想请您过来瞧瞧!咦?你们一个个围在这里做什么?”

    是王后!

    兰心公主浑身轻颤,更慌乱了。

    侍卫的声音道:“回禀王后,有人身穿夜行衣,擅闯了未央宫,属下等已经将她包围了!”

    刚才那个声音惊叫一声:“糟了,我的灵猫!”

    脚步声越来越近,在兰心公主惊惶的目光中,凤浅走进了寝殿。

    凤浅盯着黑衣人,一步步靠近。

    她的嘴角微微上扬,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中!

    包围圈中,兰心公主眼神闪躲,她有种预感,凤浅已经认出了她,而且她很肯定,这一切都是她设下的圈套!

    还没等凤浅开口,太后急匆匆走了进来,看也不看黑衣人,直接往里屋走去:“灵猫呢?灵猫还在吗?”

    在太后眼里,没有什么比能治她病的灵猫更重要的了。

    很快,她看到了关在笼子里口吐白沫的灵猫,她身躯一震,险些昏厥过去。

    “太后,小心啊!”

    刘嬷嬷及时扶住了她。

    太后缓过一口气来,转身,怒视向黑衣人:“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毒死灵猫?”

    兰心公主低头,眼神闪躲。

    太后怒火中烧,也没工夫和她继续耗,直接下令:“来人,把这个刺客拖出去斩了!”

    因为一只猫,不审问也不追查,直接就砍头!

    凤浅在心底冷笑,王族的人果然都是冷血的。

    兰心公主一听,急了,不得不出声:“太后,不要!”

    扑通!

    她跪倒在地。

    太后听着声音熟悉,心头一震:“你、你是……”

    “太后,是……是我!”兰心公主很不情不愿地摘下了脸上的黑巾,怯怯地望着太后。

    太后震惊,向后倒退了一步,难以置信:“兰、兰心,怎么会是你?”

    她颤着手指,指了指笼子方向:“这么说,那只灵猫是你……是你给毒死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不知道灵猫是用来给哀家治病的吗?”

    弄死了灵猫,就等于要了太后半条命,哪怕兰心公主的母亲和她关系特殊,她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包庇纵容她了!

    任何人都是爱惜生命的,但凡危及自己生命的事,那都是头等大事!

    所以,凤浅才会把太后请来,让她亲眼目睹兰心公主的真面目。

    兰心公主羞愧地俯首下去,试图为自己辩解:“太后,您听我解释……”

    太后决然地挥手:“你不必说了!你太令哀家失望了!”

    兰心公主颓然坐在地上,陷入绝望。

    凤浅冷眼看着她,没有丝毫的同情,当初就是兰心公主设下圈套逼她离开王宫,现在她好不容易找到“灵猫”,对方又千方百计来毒害它,她这么做不过是以牙还牙!

    “母后,您还记得三尾灵猫是怎么死的吗?”凤浅走过去,拎起笼子,又走过来,指着笼子道,“它也是被毒死的,而且从灵猫的死状和死后散发出来的气味判断,它们是死于同一种毒,叫做九头赤藤!据《毒经》记载,这种毒藤通常生长于一年四季都温热潮湿的丛林地带,在南燕国的丛林尤为常见!”

    她点到即止,太后是聪明人,听到这里,她应该已经明白,害死灵猫的人是谁了。

    太后勃怒,捂着心口,不敢置信地望着兰心公主:“这是真的吗?三尾灵猫也是你害死的?兰心,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兰心公主浑身颤抖,试图否认:“太后,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您不要听信王后的话!”

    凤浅冷冷一笑:“有没有,搜一下身就知道了!我猜,那毒药一定还在她的身上!”

    太后下令:“来人,搜身!”

    兰心公主彻底绝望了,任由刘嬷嬷从她身上搜出一个红色的瓷瓶。

    刘嬷嬷将瓷瓶双手奉上:“太后,您瞧!”

    太后没有伸手去接,看着那瓷瓶的眼神厌恶到了极点:“兰心,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可辩解的?哀家万万没想到,你居然心肠如此歹毒!来人,将兰心公主押回漪澜宫,没有哀家的吩咐,不许她踏出漪澜宫半步!”

    “太后!太后!”兰心公主扑过去,抱住了太后的双腿,太后却冷冷地别开了头,任由侍卫架开了兰心公主,将她拖出未央宫去。

    凤浅目睹这一切,心中感慨,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一旦危及自身性命,说舍弃就舍弃了,这便是人性!

    但她万万没想到,她只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局。

    太后突然将怒火引到了她的身上:“王后,你可知罪?”

    凤浅明显一愣:“母后,我何罪之有?”

    太后冷笑道:“别拿哀家当傻子!今晚的事,都是你提前设计好的圈套吧?”

    凤浅眼神微闪,听她继续说道:“彻儿自登基以来,还从来没有召过任何后宫嫔妃侍寝,今晚为何突然翻了你的牌子?你可别告诉哀家,是因为彻儿对你动了心,所以才让你去侍寝!这种鬼话,哀家一点都不信!”

    凤浅心下讶然,看来是她小看了太后的洞察力。

    “哀家不知道你究竟和彻儿达成了什么协议,但今晚的侍寝,包括凤辇,都是为了激怒兰心公主,引她上钩来毒害灵猫,让她落入你提前设下的圈套,对吗?”

    太后顿了顿,接着说:“你也不是诚心邀请哀家来看灵猫的,你是想让哀家亲眼目睹毒害灵猫的凶手!”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