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143章 春月秋宫

时间:2017-10-06作者:楚鲤

    第143章春月秋宫图

    凤浅黑线万丈,她爹这心操的,也是够了!

    如果他知道他的女儿不但会下棋,而且棋艺十分精湛,一人横扫了六位九段棋手,不知道他会是什么表情?

    又往后翻了几本,都是棋谱,直到翻到最后一本,她顿了顿,目露好奇。

    “这本又是什么?春月秋宫图?”

    她好奇地翻了两页,被图册里蹦出来的火辣内容给吓了一跳,手一抖,书册落了地。

    一抬头,看到她爹也是一脸的憋红,有点兜不住表情的模样。

    凤浅轻咳了两声,一副欲笑不笑的神情:“爹,您是不是在收棋谱的时候,一不小心把您的私藏也收进去了?咳咳口味还挺重!”

    凤苍面部扭曲,憋红着脸,斥道:“胡说八道什么?这是我特意让人给你准备的!”

    凤浅嘴角一抽:“给我这个干嘛呀?”

    凤苍一本正经道:“我是让你有时间多学学!你是王后,如何取悦王上,就是你要终身奋斗的事业!你不想方设法去圈住他的心,天天和那些后宫的女人争风吃醋,管什么用?”

    他弯身,将图册捡了起来,硬塞到她手里:“拿着!好好学!”

    凤浅看着手里的图册,哭笑不得。

    不是说古人都很保守吗?

    怎么她这位老爹这么前卫?非要逼着他女儿学习这种羞羞的东西?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门外有人高喊:“王上驾到”

    凤浅闻言,手又是一抖,图册像烫手山芋般再次坠地。

    他怎么来了?

    还偏偏赶在这个时候?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看到图册,天知道他会怎么想她呢?

    她连忙弯身,捡起图册,左右张望着,寻找合适的藏书地点,在轩辕彻踏入寝殿的一刹那,她快速将图册塞入了凤椅的座垫下面,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垫子上,白皙的脸庞上还带着因紧张而泛起的红晕。

    轩辕彻迈步走进寝殿,目光随意地一扫,淡淡说道:“丞相也在这里?”

    凤苍迎上去道:“微臣拜见王上。”

    “免了!”轩辕彻掠过他,看向坐在凤椅上表情有些怪异的凤浅,“王后怎么了?脸这么红,生病了吗?”

    凤浅郁闷。

    你才有病呢!

    “你来干嘛?有事吗?”她闷闷地问道。

    凤苍闻言,暗暗冲她瞪眼,气不打一处来!

    王上难得来她宫里,她不想办法把人留住,却用这种口气和王上说话,真是急死他了!

    “浅儿,怎么跟王上说话呢?”呵斥完女儿,他又对王上解释道,“王上,王后确实有些身体不舒服,一时胡言乱语,您莫要见怪!”

    轩辕彻眼底清冷的光华一掠,视线落在了红色木匣里的棋谱上面,随手拿起一本翻阅道:“这些棋谱”

    凤苍连忙接话道:“王后得知王上喜欢下棋,所以特意让微臣找了些棋谱来学习,可见王后对王上的一片深情!”

    凤浅嘴角一抽,她爹也太会见缝插针了,怎么看着有点像拉皮条的呢?

    然后就见轩辕彻眼尾向她扫来:“喔?是吗?”

    凤浅绷着僵硬的脸,干笑不语。

    凤苍又添油加醋道:“王后刚才还与微臣说,她体谅王上为政务繁忙,日理万机,定然十分劳累,所以特意去跟太医学了推拿的手法,想为王上分忧解乏!”

    凤浅一时没绷住,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爹啊爹,坑女儿也不是这么个坑法啊?

    您怎么不直接把女儿打包,丢上龙床呢?

    哦,对了,在凤浅和轩辕彻成婚之日,他好像已经这么干过了

    囧囧有神!

    轩辕彻黝暗有神的目光盯着她,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王后,是这么回事吗?”

    凤浅紧抿着嘴,哭笑不得,还没等她回应,她爹又迫不及待地替她回答了:“王后害羞,不好意思亲口承认!不过,微臣是她的父亲,知女莫若父,她的心思,微臣最了解了。”

    说着,他又冲凤浅暗使了个眼色,说道:“王后,还不快将你学到的推拿手法,演示给王上看看?”

    凤浅在心底狂翻白眼,演示?演示你个头啊!

    别说她根本没学过什么推拿手法,就算学过,她凭什么给轩辕彻推拿啊?

    然而,凤苍又很识趣地说道:“大概是微臣在场,王后不好意思了,那微臣就不打扰王上和王后,先行告退了!”

    临走前,又给了凤浅一个眼色,那眼色分明在说,抓住这次好机会,千万不要让他失望啊!

    凤浅头痛扶额,但还是起身,将他送出门去!

    好不容易送走她爹,凤浅返回寝殿,却看到轩辕彻不知何时坐在了她的凤椅上,像是感觉到了不适,正要伸手去拿座垫下面的东西,凤浅一惊,连忙飞奔过去阻止。

    “不要”

    但还是晚了一步,春月秋宫图已然握在了轩辕彻的手上,正要打开画册翻阅。

    凤浅扑过去,牢牢拽住了画册,红着脸,瞪住他:“不准看!”

    轩辕彻冷眉轻挑:“为什么不能看?”

    “就是一本普通的册子,没什么好看的!”凤浅用力将画册往外拽。

    轩辕彻盯着她因晕染着红霞而生动无比的脸庞,心底生出一丝恶作剧,故意紧紧拽住画册另一侧,淡然的口吻道:“你先告诉孤,书里是什么内容,孤就松手。”

    凤浅灵动的眸子轻轻一转,胡乱瞎诌道:“春月秋宫图,顾名思义,就是描绘春时的月色和秋时的宫景,是写实主义的绘画手法,简而言之,就是一些描绘风景的图册,没什么好看的!”

    不料,轩辕彻轻轻点头道:“听你的描述,孤倒是挺感兴趣。”

    凤浅的脸顿时黑得能滴出墨来,咬牙切齿:“你刚刚明明说了,只要告诉你书里的内容,你就松手的!”

    见她两眼瞪得快要喷出火来,轩辕彻不动声色地扯了扯嘴角,决定不再逗她,忽然松了手:“好吧,书就不看了,让孤看看你刚学的推拿手法吧!”

    说着,他舒适地往后一靠,闭上了双目。

    凤浅好不容易把书抢回来,刚松了口气,立刻又神经紧绷起来,苦笑涟涟,没办法,她只好从善如流。

    把春月秋宫图锁进木匣,她磨磨蹭蹭地挪到轩辕彻的身后,伸出两只细爪子,在他肩头上方移动,不知从何下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