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141章 父女初见

时间:2017-10-06作者:楚鲤

    第141章父女初见

    见六人被点穴了般,不动也不说话,司空圣杰抿了抿唇,现出不耐烦,绕过他们,就要往棋社里走。

    方侠及时开口了:“三王子殿下,风姑娘已经离开了!”

    司空圣杰一顿:“离开了?”

    “是的,她已经随韩老离开了。”

    司空圣杰嘴角微微下撇,有些失望,广袖一甩,转身要走。

    方侠等人傻眼,他们闭关三年就为了研究棋艺对付他,可对方压根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说走就走,连个招呼也不打。

    太嚣张太狂妄了!

    方侠再次喊住了他:“三王子殿下,明日的棋局”

    银色的面具下,司空圣杰轻轻扯了扯嘴角,云淡风轻道:“如果你们还能拿出新的阵法和定式,我乐意奉陪!”

    说完,他又踏着步步莲花,飘然而去。

    新的阵法和定式?

    方侠等人一脸苦笑,面面相觑。

    凤浅跟随着韩太傅来到韩宅,韩琳玥一路忧心忡忡,几次想要阻止,都被爷爷给怼了回去。

    直到韩太傅将凤浅领到一间屋子前,韩琳玥再也忍不住,上前阻拦:“爷爷,灵猫不能送啊!灵猫是用来”

    韩太傅打断了她:“你不必再说了!愿赌服输,说好了输了就给灵猫,老夫必须遵守约定!”

    转头对凤浅说道:“风姑娘,你随老夫来吧!”

    “爷爷”韩琳玥还想阻拦,房门却关闭了,将她阻隔在了外面。

    凤浅蹙了蹙眉,隐隐觉得不安:“韩太傅,韩小姐如此极力阻止,是否另有隐情?若是真的为难”

    若是真的为难,她也可以不要,毕竟她要灵猫只是为了保住后位,进而保护她要保护的人,可若是因此损害到他人,那她就太内疚了。

    韩太傅却将她的话理解成了另一番意思,吹胡子瞪眼:“你不必用话来激老夫!老夫说了要给就一定会给!”

    凤浅苦笑:“我不是这个意思,您真的误会了。”

    但韩太傅根本不听,迈步走到了桌边,指着一只用黑布遮盖的笼子说道:“这就是灵猫,你拿走吧!”

    不怪韩太傅不相信她,任谁连输了四盘棋,而且一次比一次被虐得凄惨,都得气炸!

    凤浅眼睛一亮,立刻走了上去,伸手,掀开了黑布的一角

    拿到了二尾灵猫,凤浅立刻返回王宫。

    走在长长的青石板铺成的宫道上,凤浅樱色的唇角不自觉地上扬,小太子已经在落影的护送下,先一步返回王宫,想必轩辕彻此刻已经知道她赢棋的消息,他应该是高兴呢,因为“他的女人”没有给他丢脸,还是应该遗憾呢,因为他还是没能顺利将她踢出王宫?

    她还真有些期待啊

    不过,她没有直接去见轩辕彻,而是先回了未央宫。

    临近未央宫时,远远的,就看到清荷姑姑站在宫门口,来回踱步,四下张望,很焦急的样子。

    “姑姑!”

    凤浅喊了她一声,清荷姑姑向她望来,立刻露出喜色,迎了上来:“娘娘,您可算回来了!”

    凤浅问:“怎么了?有事?”

    清荷姑姑旋即又露出担忧:“娘娘,凤相来了,在里面等您很久了!”

    “凤相?”凤浅有些诧异,自她穿越以来,发生了这么多事,也不见她的便宜老爹来看她,今日怎么突然来了?

    预感告诉她,来者不善!

    “拿着,我去会会他!”她将手里的笼子交给了清荷姑姑,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后,迈步走进了宫门。

    清荷姑姑怔愣,怎么看娘娘的架势,不是要去见自己的父亲,而是要去与人干架呢?

    寝殿内,凤苍坐在客席,已经喝了三杯茶,久等不见女儿露面,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随侍在侧的宫女战战兢兢的,不敢大声喘气。

    就在这时,凤浅出现在了寝殿门口,宫女顿时如释重负,连忙迎了上去:“娘娘,凤相已经等您很久了。”

    “你先退下吧!”凤浅挥挥手,视线越过宫女,落在那位一身官服气势逼人的中年男子身上。

    原来他就是凤浅的父亲,北燕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凤相?

    瞧他这一身看似内敛沉稳,却掩盖不住的锐气和威风,绝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不过,能爬上一国之相的位置,又岂会是平庸之辈?

    她一边打量着对方,一边迈步上前,淡淡地喊了句:“爹!”

    凤苍诧异地抬眸,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脑海中下意识地蹦出八个字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那一身白衣胜雪、气质清冷、清冷中又透着空灵、空灵中又透着清雅高华的女子,真的是自己那个胸大无脑、让他头疼无比的女儿吗?

    虽然女儿贵为王后,但还是怕他怕得要命,每次看到他都战战兢兢的,手脚还会发抖,何时变得如此从容淡定、气质凛然了?

    “爹,您找我有事?”

    在他出神间,凤浅已然高高坐在了凤椅上,个头比他还高了一截。

    凤苍猛然回神,打量着她的穿着,脸色逐渐阴沉,冷声道:“你上哪里去了?怎么穿成这样?”

    “我出宫了。”凤浅随口回了一句,然后端起手边一杯热茶,优雅地抿了一口,压根没有察觉自己的回答在凤苍看来是多么出格的一件事。

    “你出宫了?”凤苍面色一紧,“王上知道吗?”

    凤浅刚要点头,凤苍又紧接着问:“是王上给你的出宫令牌吗?”

    凤浅想了想,摇摇头:“我是问落影要的出宫令牌。”

    凤苍顿时满面的怒容,拍桌而起:“你知不知道,后宫的女人没有得到王上的允许,是不能随意出宫的?你真是越来越大胆了!你这样会害了凤家,你知道吗?”

    凤浅撇撇嘴,不以为然:“我怎么害凤家了?”

    “你还敢问?”凤苍勃然变色,呵斥道,“你说说,这些日子,你都在王宫里做了多少蠢事?争风吃醋也就算了,还当面顶撞王上和太后,还差点害死了小太子,你现在已经把整个王宫的人都得罪光了,你知道吗?”

    凤浅耸肩,无所谓地笑笑:“从我嫁入王宫的第一天起,我就已经把整个王宫的人都得罪光了,难道您到现在才知道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