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93章 小太子的心结

时间:2017-10-06作者:楚鲤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厨狂后最新章节!

    第93章 小太子的心结

    兰心公主微微讶异:“嗑瓜子?这算哪门子惩罚?”

    宫女道:“嗑瓜子本身是没什么,可要三个人跪着嗑完一百斤瓜子,那就是大大的惩罚了。”

    “一百斤瓜子?亏王后想得出来!”兰心公主乍舌之后,红唇一扯,她冷笑了起来,“看来,今日被人看笑话的,不止本宫一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之间的确有的可聊。去,请琪美人进来。”

    就在兰心公主和琪美人互吐怨气之时,御书房的轩辕彻也收到了消息,他冷眉深锁着,周身寒气笼罩。

    “这个王后,怎么走哪儿,哪儿出事?”

    落影侧立一旁,说道:“王上,这次真不能怪王后,实在是那孙德利欺人太甚!若不是王后及时赶到,未央宫里的宫女们,怕是都要受辱遭殃了。”

    深邃黝暗的目光凝在某一处,轩辕彻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低低笑了起来,犹如一朵优昙绽在唇边,风华绝代。

    “罚人嗑一百斤瓜子,也只有她想得出来……”

    王上居然又笑了,而且笑得这么诡异,落影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下一秒,王上笑容一收,恢复了平日里的冷若冰霜,冷淡的声音道:“派几个人,盯住王后,她有任何举动,都一一向孤汇报。”

    “是。”落影垂首领命,心下却嘀咕,王上明明就是担心兰心公主和琪美人会报复王后,所以派人保护王后,可偏要说成是监视,真是让人搞不懂啊!

    “对了,夜儿最近怎么样?”轩辕彻忽然问道。

    落影垂首道:“听风影说,小太子今日上韩太傅的棋艺课,被韩太傅训斥了几句,回来后他就把自己关了起来,饭也不肯吃,人也不肯见。”

    轩辕彻冷峻的眉头一凝:“饭也不吃了?看来是骂狠了!”

    落影憋笑,宫里人都知道,小太子是出了名的小吃货,一个人能吃下一桌子的菜。王上为了他的身体健康着想,专门派人盯着他,控制他的食量,但小太子就是吃不饱,经常独自跑到御膳房去偷饭团吃,现如今连饭也不肯吃了,看来事情是真的大条了。

    “走,瞧瞧去!”轩辕彻起身,离开了御书房。

    未央宫里,凤浅简单泡了个澡,从清荷姑姑处也打听到了儿子的状况,她心里惦念着儿子,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就立刻前往儿子居住的东宫。

    刚迈步走进东宫,就听到轩辕彻严厉的训斥声:“知道什么是懦夫吗?做错了事,不敢面对,还一味地逃避,这就叫懦夫!你是孤的儿子,本应该顶天立地,现在却变成了一个懦夫!你实在太令孤失望了!”

    凤浅走近,看到轩辕彻站在寝宫门外,正在对着紧闭的寝宫训斥着,他的声音落下,从寝宫内立刻传出了孩子哇哇大哭的声音。

    轩辕彻闻声,更加恼怒了,冲着里面厉声吼道:“不许哭!你是太子,应该比任何人都要勇敢坚强!听到了吗?……孤现在数到三,你立刻从房间里自己走出来,否则的话……”

    “否则的话,你要怎么样?”凤浅走上前去,强行打断了他,“轩辕彻,有你这样教育孩子的吗?夜儿他就是个孩子,你为什么要对他如此苛刻?”

    轩辕彻厉目扫向她,眼神冰冷锐利:“你现在是在教孤怎么教育孩子吗?”

    “我只知道,孩子是需要鼓励的,而不是一味的批评!你这么做,只会让孩子越来越惧怕学习,越来越自卑胆怯!”凤浅无畏地直视着他,目光坚定闪亮,“他原本不是懦夫,也从来不想做个懦夫,可是从你将他定义为懦夫的那一刻起,这两个字就深深印刻在他心里了,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轩辕彻恼怒:“难道你没有听过一句话?慈母多败儿?”

    凤浅眉尾一扬:“怎么可能?夜儿是我儿子,身上流淌着我的血,我这么优秀,他怎么可能是个孬种?”

    轩辕彻冷哼一声:“你还真会往自己脸上增光!”

    凤浅撇撇嘴:“夜儿也是你儿子,身上也流淌着你的血,如果你觉得他是个懦夫、是个孬种,那也只能证明是你的那部分血统出现了问题!”

    “强词夺理,孤懒得和你废话!”轩辕彻重新对着寝宫喊道,“孤开始数数了,一、二……”

    凤浅突然扑过去,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对着寝宫里喊:“夜儿,别怕,母后保护你!”

    忽然,手腕被人用力一拧,她抬头,对上轩辕彻喷火的目光,凶狠地瞪着她。

    “你想找死吗?”他一字一字,从牙齿缝里吐字。

    还从来没有人敢捂他的嘴,更没有人敢一次次地顶撞他,这女人简直是吃了豹子胆!

    如泰山一般的威压骤然而降,凤浅不自觉地向后缩了缩脖子,她知道,自己触到了他的底线,又把他给惹怒了。

    但为了儿子,她还是迎难而上,不卑不亢道:“我不想找死!我只是想找你聊聊!”

    见他眸子里的火焰仍然跳跃着,没有要熄灭的迹象,她放软了声音,改变策略道:“你换个角度想,事情都还没弄清楚呢,你怎么知道就一定是夜儿的错?万一我们冤枉了夜儿,还让他幼小的心灵蒙上阴影,那岂不是很糟糕?”

    轩辕彻眸底的火焰略略退了下去,松开了她的手,冷冷说道:“继续说下去!”

    凤浅看有门,接着说道:“你看啊!这自古以来,天地万物的生存发展,都遵循着阴阳相合的原理,这孩子教育也是一样的,不能一味的严厉,也不能一味的慈爱,这就是为什么要有父亲和母亲两个不同的角色。父爱代表着进取和刺激,而母爱代表着温情和舒适。夜儿从小到大,只感受到了父爱,缺乏母爱,所以当他遇到挫折的时候,他就会采取极端的方式来发泄自我、保护自我,可很多时候,有些事只需要一个倾诉的出口就足够了,只要把心里的不愉快说出来,问题自然迎刃而解,而这就是母爱存在的意义!”

    “所以呢?”轩辕彻挑眉瞪着她。

    凤浅莞尔笑道:“所以,我认为夜儿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有一个可以让他倾诉的对象,把他的心里话全部倾诉出来,然后咱们再来商量该怎么去解决问题。而我,就是那个最适合的人选!”

    她拍拍胸脯,满怀自信。

    轩辕彻沉默着,久久地凝视着她,直到她快绷不住的时候,他沉声说道:“你打算怎么做?”

    凤浅弯了弯眼,嘴角扬起狡黠的笑。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