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49章 天神下凡

时间:2017-10-06作者:楚鲤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厨狂后最新章节!

    第49章 天神下凡

    凤浅也看傻了,原来霉运符的功效是这样的……这也太大快人心了!

    刚刚抓住她手腕的时候,她把第二张霉运符又贴在了蓝月茹的身上,没想到当场就应验了。

    虽然身上的疼痛和冷意在加剧,但看到蓝月茹比她更惨,她顿时心情舒畅多了。

    “蓝小姐,你没事吧?”

    “快、快把蓝小姐扶出去!”

    “见鬼了,怎么泼到蓝小姐身上去了?”

    “我也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一群人吵吵嚷嚷的,把蓝月茹扶着带离了冰窖,终于,冰窖又重新恢复了安静。

    待姜茶的热度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更森冷的寒气,身上的水都结成了冰,头发一缕一缕的,挂着冰条,凤浅的脑袋越来越沉,她努力想要睁大眼睛,却渐渐地力不从心了。

    突然,眼前一黑,她再也坚持不住,向后倒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隐约的,她听到了冰窖门打开的声音,有人走近的脚步声,还有人唤她名字的声音……

    她像是陷入了一潭黑色的沼泽,身子不断地往下坠,直到整个人被吞没,她濒临窒息!

    几乎是瞬间,一双手伸出,牢牢拽住了她,将她从黑色的沼泽里拉了出来,让她重见光明,让她得以呼吸。

    她挣扎着撑开眼皮,透过狭长的细缝,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他周身像是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的金光,高大神骏,犹如天神下凡……

    身子一轻,有人抱起了她,淡淡的暖意隔着衣物幽幽传来,源自人类最本能的反应,凤浅循着暖源,将整个身子都紧紧地贴了上去。

    “好暖啊!”她小声嘀咕着,脸颊紧紧贴在了暖源上,嘴角掀起一抹满足的笑容。

    四周围响起一片倒吸气的声音!

    她不知道的是,她紧紧贴着的暖源不是别的,正是从千里之外赶来的轩辕彻。

    他挺拔伟岸的身躯僵在了那里,低头看着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缠绕在他身上的人儿,他额头的青筋突突暴跳着,五官线条紧绷,面色如铁!

    落影站在一旁,目瞪口呆。

    慕清萧赶来冰窖,看到这一幕,也是呆了一呆,红着脸道:“王上,让我来吧!”

    他伸手去接,不料轩辕彻理都没理,抱着人,擦着他的肩直接走了出去。

    门口,慕夫人忐忑地站立一旁,看着轩辕彻亲自将人抱了出来,很是震惊!

    传闻王上不近女色,纵使王宫佳丽无数,但除了王后,听说还从未宠幸过一人。

    那日见王上揽着风浅去了客房,一下午都没有出来,她就觉得十分诧异,按照宫里的规矩,侍寝这等大事是要记录在案的,侍寝过的宫女也会立刻受封晋升,可事后,风浅就去了天鸿学院,王上去了边城,两个人各忙各的,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当时她就想,或许王上根本没瞧上风浅,只是一时兴起玩玩罢了,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然而此刻,她却不这么认为了,能够让一国之君亲自抱着的人,又岂会只是简单的露水情缘?

    她将风浅关在了冰窖,接着又有婉儿和月茹先后找她的麻烦,王上会不会因此怪罪于慕家呢?

    她心里七上八下的,十分不安。

    听闻王上来了,慕清婉死活要从床上爬起来,在丫环的搀扶下前来见他,结果一进院子,就看到轩辕彻抱着风浅从冰窖里走出来,风浅几乎是整个人挂在了他身上,亲密的不能再亲密。看到这一幕,她的胸口、肩部又开始隐隐作痛……

    凭什么?凭什么彻哥哥要那么抱着她?

    她以前可是碰碰他的衣角,都会被他无情拂开的,风浅她凭什么?

    “彻哥哥……”

    她面色苍白如纸,楚楚可人地唤了他一声,试图引来他的垂怜。

    谁知,轩辕彻看也不看她一眼,抱着人,直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她呆立在那里,心碎了一地!

    迈步穿过慕府的园子和长廊,幽兰的气息时不时地拂过脖子,咕哝的声音模糊不清,轩辕彻低头看一眼怀中的人儿,想要听清楚她到底在说什么,入目的却是一张苍白如纸的脸,眉头轻皱着,没有一丝血色,他很诧异,她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

    临走前,他留了人盯守慕府,所以在慕夫人的人还没赶来之前,他就已经收到消息。他心系恩师的安危,抛下公务,第一时间便赶了回来,中途遇见前来报信的慕清萧,才知道王后被关进了冰窖,他想着慕夫人是有分寸之人,应该不会把她怎么样,让她在里面吃点苦头磨磨性子也没什么,可是当他走进冰窖,看到她面色惨白地躺在那里,毫无生机的样子,他还是震惊了一下。

    临走前,他还清晰记得她活蹦乱跳、嬉笑怒骂的样子,可一转眼,她死气沉沉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倒有些不习惯了。

    鬼使神差的,他弯身将她抱了起来,触手的温度像在抱一块冰块,冷得透心,她的衣服上挂着冰渣,无一处完好,她的身体也是冰凉刺骨,有那么一刻,他以为她已经死了。

    然而,当他将她整个儿抱起的时候,她突然轻嘤了声,整个人像八爪鱼似的往他身上缠来,她的手、她的脸,她的身体,紧紧地粘着他,汲取温度,他还从未见过这般顺杆上爬的人,就在他僵住打算扔开她的时候,她却咕哝地在他耳边说了句“好暖啊”,嘴角绽开一抹满足的仿佛得到了全世界的笑容,那么的动人,那么的让人心颤,鬼使神差的,他竟再次容忍了她大逆不道的行为。

    走着走着,来到了客房,他抱着她走了进去,她身上的寒气太重,带走了他大部分的体温,他必须立刻将她处理掉!

    是的,立刻处理掉!

    于他而言,她不过是一件毫无温度的政治工具,一个先王遗旨丢下的包袱,如果非要再加上一样,那便是他孩子的母亲,但这些都是别人强加给他的,就连孩子也是个意外,除此之外,她之于他没有任何的意义。所以,他可以毫不犹豫地甩掉她,对她撒手不管。

    他这么想,也这么做了,将她丢到床上,起身就要离开,忽然手上一凉,一只冰冷的手牢牢抓住了他的手,沙哑略带哀求的声音钻入他的耳中:“别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