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755章 盗取玉玺

时间:2018-04-17作者:楚鲤

    ,!

    萧妃震惊,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您说什么?雪美人她没有死?”

    震惊的何止她,还有趴在屋顶上偷听的凤浅和轩辕辰二人。

    雪美人居然还活着?阿圣知道吗?

    屋内,南燕王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件事是宫中的隐秘,除了孤,但凡见过雪美人的人,几乎都消失了,就连三王子他也不知情,以为他的生母已经过世……”

    萧妃惊讶不已:“这是为什么?雪美人既然没有死,她为什么不在王宫呢?”

    南燕王忽然沉默了。凤浅透过屋顶瓦片之间的空隙,朝里面张望,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到南燕王的神色很凝重,又很痛苦纠结,但最后化作了愤怒,他一掌拍在了床柱上,冷冷说道:“不要再跟孤提起她!今日孤和你说的话,

    你要给孤烂在肚子里,千万不能传出去,一旦让孤知道你走漏了风声,就休怪孤翻脸不认人!”

    萧妃冷不丁地打了个哆嗦,她还从没见过南燕王对她说过这样的狠话,这是第一次,却是因为雪美人,心里对雪美人的事更加好奇了,但她也不敢再问了,生怕惹怒了他。

    正胡思乱想间,突然衣领被用力一扯扯开了,南燕王朝她扑了过来,将她压在了身下,像一头野兽在她身上啃咬,她分明看到了南燕王眼底冒着两团愤怒的火焰,充满了戾气。

    她不敢反抗,也无力反抗,只能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

    寝殿之内,一片靡乱之音。

    凤浅和轩辕辰二人,趁机偷溜进了寝殿,四处翻找玉玺。

    二人分成两路,一个寻找寝殿的左面,一个寻找寝殿的右面,很快将整个寝殿搜查了一遍,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二人对视一眼,相互打了个手势,齐齐指向了南燕王的,看来唯一的可能,玉玺就藏在南燕王的身上。

    方才见识过南燕王的实力,凤浅有些担心,若是被他发现了,他们二人恐怕就危险了。

    不过,眼下南燕王正沉迷美色之中,应该发现不了他们,而且看战况,应该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所以他们必须抓紧时间,迅速下手。

    大床边,衣物散落一地,龙袍就在其中,但凤浅迟疑了,没有走过去,实在是那边的画面太过辣眼睛了。

    她都有些佩服萧妃,她是怎么忍受让一个油腻的老男人骑在她身上,还能叫得这么销魂发浪的?

    她冲轩辕辰打了个手势,示意他过去拿玉玺,谁知轩辕辰摇摇头,反示意让她去。

    凤浅服了,就没见过他这么纯情的男人,和他相比,反倒衬得她无比的流氓了。

    好吧,既然他不肯去,那就只能牺牲她的眼睛,由她去偷了。

    凤浅无声地走了过去,伸手去够龙袍,居然很顺利,轻松就够到了,她拿起龙袍就要走,发现龙袍的一角被南燕王肥硕的身子压在了身下。

    没办法,她只好当场搜龙袍了,搜着搜着,终于搜到一块四四方方的玉器,她从龙袍的兜里掏了出来,在烛光下一照,果然就是玉玺!

    太好了,她终于偷盗了玉玺。

    正要将玉玺收入囊中,突然一张无限放大的男人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吓了一跳,幸好她戴了面罩,对方看不到她的脸,条件发射般,她突然出手,狠狠给了对方一拳,正中他的左眼!

    萧妃见状,在一旁尖声大叫。

    南燕王大概是没想到,居然有贼这么大胆,竟然溜到他的寝殿里来偷玉玺,更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抬手就给了自己一拳。

    这一拳打得不轻,他的左眼当场就黑了,眼前一阵晕眩,等他缓过神来的时候,那贼人已经拿了他的玉玺,和另一个贼人破窗而逃了。

    他勃然大怒,朝着门外喊:“来人啊!有人盗了孤的玉玺,快给孤追回来!”

    等了许久,门外居然一声回应都没有,他立刻察觉不妙,随手抓起龙袍,胡乱披在了身上,光着脚丫子,跑出寝殿外去,推门一看,发现守门的侍卫东倒西歪,躺在地上,早就被贼人给制服打昏了。

    他的怒火蹭蹭蹭往上冒,怒不可遏:“可恶,太可恶了!居然敢在孤的头上动土,简直不想活了!”

    他运起真气,提高了音调,再次高喊:“来人啊!来人啊!”

    这下,他的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正在巡逻的士兵听见了,连忙赶了过来:“拜见王上!”

    “听好了,有人盗取了孤的玉玺,从现在开始,封锁宫门,搜查宫里每个角落,一定要把玉玺找回来!至于那两个贼人……”他冷戾的眼神一锐,充满了杀气,从牙齿缝里挤出三个字,“杀、无、赦!”

    凤浅盗了玉玺,并没有立刻离开王宫,而是躲去了拂玉宫的秘道里,眼下整个王宫最安全的地方,恐怕也就是这里了。

    轩辕辰看着凤浅悠哉悠哉地摆弄着玉玺,丝毫没有要逃出王宫的意思,不由地好奇问道:“原来你要盗取的最值钱的东西就是南燕王的玉玺,不过,既然玉玺已经到手了,为什么还不走?”

    凤浅摇了摇头:“现在王宫守卫严密,想要逃出去不易。”

    轩辕辰挑眉:“你有大鹏鸟,有何可惧?”

    先前他跟踪她的时候,就看到她乘坐大鹏鸟飞上了天,若不是他也有自己的兽宠,可以带着他一日千里,恐怕他早就跟不上她了。凤浅再次摇了摇头:“大鹏鸟是天鸿学院的所属物,目标太大,很容易被人调查出来,到时候连累了天鸿学院可就不妙了,更重要的是,万一调查到我的身上,我怕会连累阿圣,毕竟阿圣是南燕王的儿子。

    不过,最最重要的是,我现在还不想走,我还有事情没办完……”

    事实上,大鹏鸟并不是她最大的逃跑的筹码,她最大的逃跑筹码是神行千里靴,有了神行千里靴,无论她身处何地,她都有自信可以顺利逃脱,但她现在还不打算走。“还有事情没办完?”轩辕辰隽秀的眉毛一挑,忽而想到了什么,露出兴奋的神色,“你该不会还想着要教训那对奸夫淫妇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