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709章 柔情蜜意

时间:2018-03-15作者:楚鲤

    ,!

    轩辕彻的一席话,深深击溃了凤心瑶的芳心。

    她是为了他,才来参加花魁大赛的,他却如此无情地对她,她心痛极了。

    心痛之余,她还不得不接受残酷的现实,向这个丑女下跪磕头,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下唇被咬出了一排深深的齿印,她很不甘心!

    “王上,抗旨不遵,该当何罪?”凤浅说道。

    轩辕彻唇角冷冷一勾:“抗旨不遵,该当死罪!”

    凤心瑶心头一个激灵,双膝扑通跪倒在地,朝着凤浅所站的方位,连磕了三个响头:“杨翠花,杨小姐,我错了,我不该嘲笑你,我彻底服了你了!”

    凤浅淡淡瞥了她一眼,还以为她多有骨气呢,还不是贪生怕死?有她这样的妹妹,她都觉得面上无光!

    既然已经教训过了,她也懒得再理会她,转身,越过她,朝着舞台上方走去。

    凤心瑶低着头,看着她的双脚从她跟前掠过,委屈的泪水便再也止不住地往下流,爬起身,她飞奔着冲出了人群。

    人群中,古俊峰追了出去:“表妹,等等我!”

    凤浅没有理会他们,继续迈步走上舞台,一抬头便对上了那双灼灼的眼眸!

    一刹那,凤浅立刻确认,他已经认出了她。

    轻咬了下唇瓣,凤浅迈步朝他走了过去,同一时间,轩辕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深邃的眸子带着笑意,静静地看她走来。

    二人四目相对!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

    天地间好像只剩下了他和她,自成一个世界。

    凤浅望着他,脑海中浮现他颀长的身影,负手立于千年槐树下,犹如远古的雕塑,那般的伟岸,或许就是从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对他动了心,只是她自己没有察觉罢了。

    轩辕彻也在望着她,依稀又见到了那个在湖边的凉亭里,面对兰心公主的陷害和使臣咄咄逼人的质问,出其不意、强势反击的女子,或许也是从那一刻起,他对她上了心。

    之后的之后,他们一起经历了太多的事,分分合合、生生死死,可终究他们还是没有放开彼此的手。

    在他的心里,她就是当之无愧的花魁,无冕之王!

    “王上,请您为今日的花魁戴上金步摇!”李嗣同拿着一只托盘,将一支修饰着牡丹花的金步摇送上。

    轩辕彻拿起金步摇,小心翼翼地戴在了凤浅的发间,深邃的眼睛望着她,低沉磁性的嗓音说:“很美!”

    凤浅脸上一热,嗔道:“你确定你眼睛没瞎?”

    轩辕彻接道:“孤看的是你的心!”

    凤浅嘴角一扬,故意怼他:“可他们都说,我的心是黑的!”

    轩辕彻挑眉,朝台下示意道:“你确定,你要在台上一直和孤抬杠下去?”

    凤浅回头,这才发现一双双火辣辣的眼睛正盯视着她,尤其那些参赛的选手们,眼神充满了嫉妒和疑惑。

    她们一定很不甘,自己明明比她美貌,可为什么花魁却是她的?

    但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她们不想接受也得接受!

    胡思乱想间,忽然有人凑近她的耳边,轻声低语:“比赛结束后,孤在明月桥上等你!”

    温热的呼吸喷洒进她的耳窝,痒痒的、暖暖的,像是一阵清风拂过她的心尖,令她心神荡漾。

    刷的,她的耳朵红了,一直红到耳朵根上。

    轩辕彻欣赏着她的羞涩,抿嘴轻笑。

    看到二人在台上的亲密互动,台下沸腾了。

    “王上亲手为她戴上了金步摇,好羡慕啊!”

    “王上看起来好帅好温柔啊!”

    “天哪,王上靠她那么近,他在跟她说什么啊?”

    “啊,王上对她笑了!”

    “王上笑起来好美啊,我快受不了了。”

    “为什么夺得花魁的人不是我?”

    “……”

    台下的人听不见二人的对话,李嗣同却听得清清楚楚,王上和这个丑女,分明就是在打情骂俏!面对这样的丑女,王上竟然还有打情骂俏的兴致,他实在同情王上,心里认定,一定是王上在宫里天天面对那个强悍善妒的王后,憋坏了,急需寻求发泄的渠道,这不敲让杨翠花碰上了,否则他真想不

    通该如何解释了。

    本以为花魁比赛就此结束了,他刚要开口说结词,王上却在此时开口了,对着台下说道:“今晚观抹魁比赛的评选,孤不甚荣幸,不过,这将是孤最后一次来到花魁比赛的现场……”

    台下一片哗然,人人心中充满了疑问。

    李嗣同也是吃了一惊,脱口而出:“为何?”

    却见轩辕彻悠悠转身,望着“杨翠花”的方向,缓缓说道:“因为,从此以后,孤的双手只会为孤的王后挽发戴簪!”

    凤浅听着他状似承诺的口吻,心中一片甜蜜。

    李嗣同听得一头雾水,王上这话明明是对王后说的,可为何要对着杨翠花说?

    真是令人费解!

    不过有一点,他更加确认了,宫里的那个王后果然是个善妒的悍妇,一定是她不让王上再来参加花魁比赛了。

    台下,小太子看着父王和母后深情对视的恩爱模样,他开心极了。

    只有父王和母后相亲相爱,母后才不会再离开他和父王,这下他就放心了。

    花魁比赛结束,众人陆续散去,轩辕彻在宣布比赛结束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先行离开了,凤浅还留在原地善后。

    这时,以韩太傅为首的棋社众人围了过来,韩太傅脱口而出:“王后……”

    凤浅连忙冲他嘘声:“韩太傅,我现在是杨翠花,请喊我杨小姐!”

    韩太傅看着她满脸的麻子,强忍住想吐的冲动,说道:“杨小姐,你这玩的又是哪一出?老夫差点没认出来,啧啧,真是丑到没朋友了!”

    凤浅满头黑线直掉:“您老还真是直率!”

    韩太傅得意地拍拍胸脯:“那是,老夫没别的长处,就是性情直率!”

    棋社众人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对,您老就是性情太耿直了,耿直到没朋友!

    作为孙女,韩琳月也是一派无语,只能摇头苦笑。

    凤浅忍俊不禁,冲棋社众人拱手作揖:“今日多谢诸位鼎力相助,来日必定报答!”

    韩琳月说道:“王……杨小姐何必客气?我们早已将您视作棋社的一员,您有什么需要,尽管招呼一声便是,我们一定全力以赴,在所不辞!”

    韩太傅接话道:“甭假客套来假客套去了,以后棋社有困难,你记得随时来支援便是!”凤浅会心而笑,再次拱手:“在所不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