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583章 突然想你了

时间:2017-12-21作者:楚鲤

    :

    “这是什么兽宠,威力如此巨大?”

    “太逆天了!”

    “我要是也有这样一只小兽,该多好?”

    凤浅也是一愣,被小金子潜藏的实力惊呆了!

    看来真应了那句话,一分钱一分货,这么多的金子喂下去,没白喂,关键时刻,还是很给力的!

    但时间容不得她多想,使臣再次下令:“一群废物!还不快给我起来,抓住小太子?”

    眼看着一群手下再次围攻而上,一柄利剑飞旋着,带着铮铮之音,从天而降!

    锵的一声,利剑插在了离使臣的脚尖不到一公分的位置!

    使臣当即吓得脸色煞白,呆立在原地,浑身哆嗦,战栗不止!

    若是剑锋稍微再偏离那么一公分,他的这双脚算是废了!

    手下们下意识地止了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不敢再向前一步。

    下一刻,轩辕彻的马停在了使臣跟前,轩辕彻翻身下马,弯身拔剑,将剑刃架在了使臣脖子上。

    “谁允许你动孤的太子?”他的声音冷得掉渣。

    使臣颤抖着说道:“是凤后允许下臣带走小太子的,现在她又出尔反尔,下臣不得不采取强硬措施!”

    “王后允许你带走小太子?”轩辕彻想也不想,冷笑道,“你不仅强抢孤的小太子,还蓄意挑拨孤与王后的夫妻感情,孤看你是活腻歪了!”

    剑锋锋刃一转,杀机毕现。

    “我……”使臣有口难辩。

    轩辕彻透着寒意的口吻道:“回去告诉南韩王,想要救回太子,拿万万两银子来赎!一个月时间为限,若是过了期限,还不见银子,孤就杀了太子,祭我北燕国军旗!”

    “什么,万万两银子?”使臣被巨大的数额吓到了,“您这分明是敲诈勒索!”

    轩辕彻理所当然的口吻道:“你以为孤费这么大力气,把你们太子捉来干什么?难道是为了浪费粮食养他吗?”

    使臣目瞪口呆,一时竟无以反驳。

    从未见过如此理直气壮敲诈勒索人的,围观众人算是长见识了。

    凤浅抿嘴偷笑,论腹黑、论敛财之道,阿彻和她还是很臭味相投的!

    轩辕彻慢慢收回了剑,斥声道:“还不快滚?”

    使臣浑身一哆嗦,哪里还敢久留,连忙爬上马车,离开了宫门。

    凤浅看着使者离开,轻笑道:“阿彻,还是你厉害,三言两语就将他打发了,换作是我,且还得跟他磨一阵……”

    不等她说完,突然有人拥住了她。

    干净清冽的体香,夹杂着浓烈的男性荷尔蒙,轩辕彻将她紧紧抱住了。

    凤浅一时呆愣,微微诧异:“怎么了?”

    他的拥抱,来的太过突兀,有些反常。

    轩辕彻埋首在她发间,轻嗅着她诱人的发香,心潮层层跌宕。

    他的浅浅为了帮他解毒,不惜以身饲蛊,这份情谊,比山高,比天厚。

    无论他做什么,都无以回报。从渡口回来的这一路,他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他想了很多很多,他想对浅浅说很多很多的话,做很多很多的事,但当他站在她面前,所有的话,所有的想法,都化作了一个简简单单却又不简简单单的拥

    抱中。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你了。”他轻轻说道,声若呢喃,暖入人心。

    凤浅莞尔,轻轻挣扎:“大家都看着呢。”

    轩辕彻不放反收,双臂紧紧拥住她,磁性的声音,低低侵入她的耳中:“再让孤抱一会儿!”

    凤浅无奈,只好任由他抱着。

    慕清潇看在一旁,眼神黯然。

    围观的人群中,端木楚大大咧咧地说道:“太过分了!又在人家面前卿卿我我,考虑一下没有男人的女人的心情好吗?”

    端木磊皱眉:“你说你一个姑娘家,开口闭口男人,你臊不臊啊?”

    端木楚翻个白眼:“王兄,你就别装了!你娶了一个太子妃、两个侧妃,还给我生了一个侄儿,这会儿跟我来说臊不臊的问题,是不是太假了?”

    “你这丫头……”端木磊无奈摇头,“走吧!既然你这么想嫁人,回去我就给你找门亲事。”

    端木楚被拖着离开。

    这时,司空圣杰在哥哥的搀扶下,缓步走出宫门,恰好也看到这一幕,清澈的眸子微微波动了下。

    虽然已经猜到小凤儿的计划,他还是不放心,跟出来瞧瞧,眼下看到师兄来了,他就无需再担心了。

    扭头对司空君烨说道:“哥,我们走吧!”

    马车启动的一刹那,司空圣杰还是忍不住掀开了车帘,深深望了一眼师兄怀中的女子的背影,粉白的嘴角轻轻一扯,似暗夜里开出了一朵优昙:“哥,我们连夜回国吧!”

    他害怕离别,更害怕自己会留恋。

    既然注定要离开,为何不走得更干脆些?

    司空君烨看穿了他的心事,倒是松了口气,帮他拉下了车帘,说道:“天涯何处无芳草,等回国后,哥就给你张罗一门婚事,一定给你找一个比她美貌十倍、温柔十倍的女子……”

    司空圣杰打断了他:“哥,我要见蛊王,你尽快帮我找到他的下落!”

    司空君烨一愣,旋即明白过来,气恼道:“你还要帮她解蛊?我真快被你气死了!”

    在司空君烨恼怒的声音中,马车越行越远。

    终于,轩辕彻松开了凤浅,看着她,温柔地说道:“上马吧!”

    在他的搀扶下,凤浅坐上了马背,接着,轩辕彻又将小太子抱上了马背,看着马背上的母子俩,轩辕彻的眼神柔软极了:“坐好了,孤带你们回家!”

    凤浅怀抱着小太子,居高临下地望着徒步牵马而行的轩辕彻,感觉幸福极了,同时也体会到了他的体贴和用心。

    他故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自为她牵马,就是在无声地向众人宣告,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他堂堂一国之君,可以纡尊降贵,为自己的王后牵马,可想而知她这个王后在他心目中的份量。

    若是有人日后再敢对她不敬,那他就得多在心里掂量掂量了。

    目送着一家三口走远,众人议论纷纷。

    “都说北燕国君是冷面煞神,冷酷无情,杀人不眨眼,没想到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能让一国之君亲手牵马,凤后真是太幸福了!”“是啊,真让人羡慕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