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厨狂后 第539章 丈夫是天

时间:2017-12-03作者:楚鲤

    听到“炼药”二字,小兽更加惊吓了,满满的心理阴影,一下子又将小脑袋缩回衣服堆里。

    花梦影见状,轻笑了声:“他居然能听懂人话?看来是个极有灵性的小东西!”

    小太子见师伯夸赞小金子,他满满的自豪感:“嗯,小金子不但可以听懂人话,而且它很厉害,它可以把铁笼子咬断呢!”

    “咬断铁笼子?”花梦影伸手,一把掀开了衣服,让藏身在衣服堆里的小兽一下子暴露在了空气中。

    小兽受惊似的,一道闪电般,蹿入小太子的怀中,寻求保护。

    花梦影盯着它,眼神逐渐深邃了下去:“这小东西莫非是……”

    他忽然伸手,将小兽从小太子怀里提拎了出来,细细打量。

    小兽拼命地挣扎:“呜呜呜呜呜呜……”

    花梦影忽而又皱了皱眉,露出几分嫌弃:“居然如此胆小无能?莫非是我看走了眼?”

    听到他说“胆小无能”,小兽立刻怒瞪向他,鼻子冲他喷白气。

    “怎么?不服气?”花梦影将它拎在手里晃了晃,小兽的表情顿时精彩极了,又是恼怒又是惊恐,突然,花梦影毫无预兆地将它丢还给了小太子。

    “拿回去,好好调教调教!”

    小兽重新落入小太子怀中,顿时撒娇似地往他怀里钻,脑袋一个劲地蹭。

    小太子安抚地抚摸着它,好奇地问:“师伯,你知道小金子的来历吗?”

    花梦影忽然轻笑了起来,摸摸他的小脑袋道:“夜儿,你这次可是拣了大便宜了,好好地养着它,日后必有大用!”  “师伯不说,我也是要养它的!”小太子轻抚着小兽的毛发,认真的口吻说道,“我发现小金子的时候,它刚刚破壳而出,还被一只大鹰给啄伤了!它受了伤,它的父母也没有来找它,它孤苦伶仃的,实

    在太可怜了。”

    小兽蜷缩在他怀中,享受地眯缝着眼,任由他抚摸着。

    花梦影狭长的眸子微微上挑:“你要养它,最好先跟你父王母后商议一下,这小东西可不好养活!”

    小太子不解,歪着脑袋问道:“为什么不好养活?”

    花梦影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他的嘴角向上一勾,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客房,凤浅静静躺在轩辕彻的怀中,感受着他深重的呼吸和强而有力的心跳,知道他在隐忍着,担心她的内伤,所以没有继续闹她,浅尝即止。

    褪去了冷硬的战袍,换上便衣,他英武尊贵的面容显得柔和许多,但身上蓬勃的男性荷尔蒙却怎么也藏不住!

    战场归来后的轩辕彻,比之前更添了一股凌厉的英气,浑身的力量随时准备爆发!

    凤浅痴痴地望着他的侧脸,不知不觉间看入了迷。

    以前常听人说,男人是女人的天!

    她不屑一顾,觉得有这种想法的女人太懦弱,太依赖男人了,可是现在,她忽然觉得,有一片可以依靠的天也挺好的!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也是她的天!

    她不需要他的庇护,也不需要他为她遮风挡雨,她只需要他给她一片色彩绚烂的天,累了倦了的时候,就在这片天空下歇一歇,享受一下阳光的沐浴。

    这便足够了。

    轩辕彻闭目养神着,忽然开口说道:“好看吗?”

    凤浅一愣,见他睁开了眼,促狭地朝她望来:“你已经盯着孤看了半天了,怎么,对孤的美色垂涎欲滴了吗?”

    凤浅红了红脸,手指猛戳他胸口:“谁看你了?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

    轩辕彻俊眉微挑:“那你脸红什么?”

    凤浅飞他一眼:“我热不行吗?”

    轩辕彻一阵轻笑,忽然用极为魅惑的眼神望住她,诱哄的口吻道:“浅浅,要不要过来吻我?”

    怕触动她的内伤,他努力克制自己,但她身上的体香实在太诱人了,心尖被猫儿挠似的,他心痒难耐。

    凤浅回望着他,受他的蛊惑,慢慢吻了上去。

    香软的唇,轻轻贴上他的唇,她的柔软和清甜,似印到了他心里。

    轩辕彻伸手一揽,让她坐到自己身上。

    凤浅低呼一声,抬眸间,眼波潋滟,呼吸轻浅,诉不尽的妩媚风情。

    轩辕彻眸光炙热,静静落在她脸上,带着微笑:“浅浅,吻我!”

    心儿怦怦乱跳,凤浅双手捧起他英武尊贵的脸庞,再一次吻了下去……

    她粉润的脸颊泛着潮红,微撅的嘴唇又薄又嫩,凑在他的唇上,犹如一点火星点燃了热油,他一下子就爆炸了。

    轩辕彻的双手抚上了她的薄背,将她重重压向自己,唯有如此才能释放体内汹涌的火热。

    凤浅感受到了他身上传来的热度,吻得更深,更加专注。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了,耳边传来稚嫩的童音:“父王、母后……”

    凤浅受惊般从轩辕彻身上跳了下来,脚下一踩空,直接跌落到了床下。

    跌落的刹那,她就后悔了!

    他们是夫妻,干的也是“正经事”,怎么搞得跟在偷情一样?

    “浅浅,没事吧?”轩辕彻伸手来扶她,凤浅一抬头,对上他促狭的笑眸,她更加懊恼了,恨不得往地缝里钻。

    赌气的,没有去搭他的手,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郁闷地望向从门外走进来一脸茫然的儿子,问:“夜儿,进来怎么不敲门?”

    “哦,我忘记了。”小太子萌萌地挠挠头,好奇地问,“母后,你刚刚为什么坐在父王身上,你们在做什么?”

    凤浅两颊绯红,尴尬极了:“我们在运功疗伤啊。”

    旁边立刻传来一声嗤笑,凤浅没好气地瞪向轩辕彻,这家伙居然没事人一般,斜躺在床上,噙着一抹惬意又魅惑的笑望着她,分明是在看她的笑话。

    小太子好奇地眨眨眼:“运功疗伤?好奇怪的疗伤方式哦。”

    被儿子撞到他们亲热,凤浅已经够窘了,儿子再继续追问下去,她真不知道该怎么编了,连忙转移话题:“夜儿,你身上的伤都处理好了吗?”

    小太子甜甜一笑,点头道:“嗯,师伯已经帮我检查过,也抹过药了。”  凤浅摸摸他的头,柔声问道:“那你还有别的事吗?”神厨狂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