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砮道官途 第277章 争分夺秒

时间:2017-10-28作者:请不要叫我帅哥

    杨子江走了过来。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刘岩低声和杨子江交换着意见,他们两个都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赶快弄清楚响水县公安局逮的这些人的身份,不知道为什么,刘岩一直对这些人的身份有所怀疑,觉得他们不像是响水县黑恶势力的重点人物。

    刘岩和杨子江同时面向那些被逮的人。

    刘岩把双手抬起来往下压了压,说道:“我是州市市委的联络员刘岩,站在我身边的这位,是州市公安局局长杨子江,奉州市市委的命令,我们前来调查和处理今天午发生在商贸大世界的骚乱事件。这样吧,是商贸大世界商户的,站在我的左手边,不是的站在我的右手边。”

    两队人仍然站在原来的地方,没有任何变化。

    刘岩又转向年轻警察,问道:“你们魏亚峰局长呢?”

    年轻警察不认识刘岩,也不认识杨子江,但他认识杨子江肩膀扛的警衔,眼前这个人的警衔,明显要魏亚峰高的多。听刘岩刚才的介绍,他是州市市委派来的,应该杨子江的官职还要高,在这两个人面前,年轻警察不敢造次,可他实在是不知道魏亚峰去哪儿了,怎么办呢?

    年轻警察突然想起来,今天早魏亚峰来局里的时候,表情沉痛的跟丈母娘死了似的,后来一打听,原来是他家的小母狗死了。年轻警察觉得,魏亚峰家里的那只小母狗,在他心目当的地位应该跟魏亚峰的丈母娘差不多。

    想到这儿,年轻警察对刘岩说:“魏局长的丈母娘死了,他回家哭丈母娘去了。”

    “其他领导呢?”

    “这我不是很清楚了。”年轻警察的眼神有些躲闪。

    正在这时候,响水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宁东成急急火火从办公楼里跑了出来,慌慌张张地对刘岩杨子江说道:“刘科长,杨局长,实在不好意思啊,不知道你们要来,魏局长和其他领导都领着干警们出去逮人去了,你们先里边请吧。”

    刘岩回头看了看那个年轻警察,小伙子嘴唇抿的紧紧的,好像很紧张的样子。刘岩没有再问什么,回过头对宁东成说:“宁主任,你赶快腾出几个房间来,把这些人分别收押了。”

    宁东成说:“房间已经准备好了,我让小武带他们进去。”

    杨子江说:“你找一个人指一下房间行了,市局的人具体负责看守和询问。”

    宁东成说:“刘科长和杨局长以及市局来的领导和同志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吧?魏局长出去的时候特地嘱咐了,让我好好照顾领导们。我已经在鑫港大酒店订了二十六个包房,要不然咱们先去吃饭吧?”

    刘岩没有接宁东成的话茬,他一直在观察宁东成的表情,刘岩观察到,宁东成说话的时候,眼皮总是不自觉地眨动,而且,宁东成所说的话,明显是前后矛盾的。刚开始的时候,宁东成说魏亚峰不知道州市公安局的人要来,后来又说在鑫港大酒店预订了二十六个包间,冲这样的安排,响水县公安局可能早知道州市公安局要来人,而且还清楚具体的人数。

    由此,刘岩又联想到高速路口的那辆拖拉机,当时的状况刘岩还没来得及往更深的层次考虑,现在想起来,说不定也是响水县公安局的某些人特意安排的,最终的目的,是要迟滞州市公安局的行动。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抓来的这些人,很有可能只是一些替代品,响水县公安局似乎在玩弄障眼法。

    现在刘岩几乎可以认定,这次的行动已经被提前泄露了,会是从哪里泄露出去的呢?

    刘岩把行动的整个过程在大脑里梳理了一遍,觉得从州市公安局这边泄露消息的可能性不大。从安排行动开始一直到响水县高速路口,所有的参与者都交了通讯装备,每一组的领队也只是靠特殊频率的对讲机实施通话的,在这一段时间,消息被泄露的几率几乎为零。

    即便是从行动人员这里泄露了消息,也应该是在下高速之后,而响水县这边所采取的一系列动作,显然是早有准备,说明消息被泄露的时间,要远远早于行动组从高速路口下站的时间,说不定,在市委常委会召开之后,响水县这边已经得到了准确消息。

    这个念头把刘岩吓了一跳,但他又不得不往这方面想,现在的基本事实是,无论是从时间推测,还是从可能性去排除,市委常委当泄露消息的可能性最大。

    那么,这个消息是哪一位常委泄露的呢?是黄建树?是乔清举?还是李思琪?不管是他们当的哪一个,都会对这次行动带来非常不利的影响。

    见刘岩久久没有说话,杨子江对宁东成说:“晚饭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一会送过来,你不用操心了。如果我们有什么需要,会直接去找你的。”

    宁东成当然明白杨子江是要让他离开,尽管心里有诸多的不情愿,宁东成也没有办法再赖在这里了。

    宁东成走后,杨子江看着一脸深思的刘岩问:“刘秘书,你在想什么?”

    刘岩毫无隐瞒的将自己的顾虑向杨子江和盘托出。

    杨子江也是一脸的沉重。

    刘岩说:“杨局长,现在我们必须要加快步伐了,这些被逮的人员,要尽快甄别他们的身份以及在商贸大世界的骚乱当所扮演的角色;同时,要及时掌握城门口和汽车站方面的动向;另外,我这里有一段商贸大世界骚乱过程的视频录像,如果不违犯原则的话,能不能把州市公安局的档案密码告诉我,我马让我的朋友对视频的人员进行身份甄别。”

    严格来说,公安局的内部档案,只有相当级别的警务人员才有资格调阅,杨子江考虑到刘岩目前的身份较特殊,他是这次行动的联络员,从这个角度来说,有关于这次行动的所有信息,都应该向刘岩公开,所以杨子江没有什么顾忌,他把州市公安局的档案密码告诉了刘岩,至于刘岩会让谁调阅这些档案,杨子江觉得完全没有询问的必要。

    刘岩给陈如雪发了一条信息,把州市公安局的档案密码告诉了她,同时交待陈如雪,让她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身份甄别。

    杨子江布置完审讯工作,开始逐个给布控在城门口和汽车站的警员打电话,了解那里的情况,从杨子江的表情看,应该没有什么突破。

    刘岩也参与了审讯工作,现在在响水县公安局的警员,只有二十几个人,刘岩必须争分夺秒。

    刘岩审讯的是一个愣头青小伙子,这家伙眼珠子瞪的溜圆,一副不服气的三青子模样。在被逮的这些人当,这家伙蹦跶的最厉害。

    即便是到了审讯室里,这家伙仍然是一副三青子模样。

    “你这是审问我啊,我又没犯法,你凭什么审问我。”

    刘岩严肃地说:“你给我规矩点,现在我有一些问题要问你,希望你正面回答。姓名?”

    小伙子扭着脖子,很不情愿地回答道:“魏浩帅。”

    “性别?”

    魏浩帅蹦起来叫:“你这样明知故问有意思吗?是公是母你看不出来?”

    刘岩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瞪着魏浩帅说:“你老实点,正面回答问题。”

    “男的,纯爷们。”

    “年龄?”

    “十九岁差一点点。”

    “职业?”

    魏浩帅翻了翻眼珠子:“打富济贫除暴安良算不算职业?”

    “也是说,你没有正式职业了?”

    “没有。”

    “为什么打人?”

    魏浩帅又站了起来,咬牙切齿地说:“打人?我打他都是轻的,老子还想活剥了他狗日的呢!马勒戈壁!简直是奸商,老子在他店里买了一件西装,牌子是七匹狼的,结果却是冒牌货,你说我不打他狗日的打谁?”

    “回答问题的时候把嘴巴放干净点,西装是从哪家店里买的?”

    “谁知道叫什么鸟店,我认识那个狗日的店主。”

    看起来魏浩帅说话带脏字的毛病是改不了了。

    刘岩又问:“你是什么时候买的西装?”

    “谁还记得什么时候买的,都过去好几个月了。”

    “为什么当时不去纠正,过去了几个月才去找麻烦?”

    “我心里早窝着火呢,碰巧这几天心情不好,他个狗日的撞枪口了。”

    刘岩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对着魏浩帅吼道:“你给我放老实点,我告诉你,你也撞枪口了,我也窝着火呢,不把问题交待清楚,你休想过去这一关。”

    魏浩帅仍然是一副愣头青的样子:“你吓唬谁呢?有本事你咬我哦!靠!还你窝着火,你窝着火有个蛋用,你是人民的公务员,你敢打人,那是知法犯法。”

    说着,魏浩帅还非常响亮地吹了一声口哨。

    刘岩心里的怒火腾地一下起来了。

    “草鸡了吧?我告诉你,一切人民的勤务员都是纸老虎,看起来样子是很可怕的,实际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老子还真不怕你吹胡子瞪眼,今天是从这里走出去,你也不能把老子怎么样。”

    魏浩帅一边说着,一边做出往外走的架势。

    刘岩心里的怒火一下子蹿到了头顶,摁都摁不住。

    ://..///26/2698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