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砮道官途 第232章 原来是这样

时间:2017-10-06作者:请不要叫我帅哥

    霍海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时而兴奋。时而紧张。时而又非常害怕。

    到凌晨一点。派出去的手下回來了十几个。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像打了一场打胜仗。

    “靠。全蹿了。家里连一只耗子都沒有了。霍老板。您这一招太厉害了。那些人听说要去收拾他们。都吓的窜稀了。连裤子都沒來得及提就望风而逃了。弄的满院子都是臭味。”

    回來的兄弟们眉飞色舞地向霍海描述着。

    霍海心里当然高兴了。虽然这些手下沒见到人。但这足以说明。他们害怕了。害怕极了。家属害怕了。那些建筑承包商能不害怕吗。

    霍海猜想。到了天亮。那些建筑承包商们肯定会乖乖的把设备看管费送过來。

    一直等到凌晨三点。沒有人回來。霍海心里恼的不行。他猜想。自己的那些手下一准是办完了事。拿着钱到哪里疯去了。

    霍海开始打dian hua。

    接连打了十几个人的shou ji。一个也沒打通。不是关机就是无法接通。要不然就是shou ji呼。

    霍海气的差一点把shou ji给摔了。

    一直到天完全放亮。仍然沒有一个人回來。霍海紧张了起來。一种不祥的预感爬上了心头。

    霍海又开始打dian hua。一个一个打。沒回來的那些手下们的shou ji全部都打遍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全都是一个样。。无法接通。

    妈那个b。这些货们不会是让人家给逮起來了吧。

    这是霍海心里冒出來的第一个念头。仔细想了想好像不对。自己的那些手下。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狠茬子。手里又带着家伙。怎么可能被建筑承包商的家属给逮起來了呢。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霍海虽然这样安慰着自己。可心里仍然不由自主地胡乱猜想。他想到。回來的十几个手下都说建筑承包商的家属望风而逃了。这说明他们已经听到了风声。

    听到了风声。

    这个念头让霍海害怕了起來。第一时间更新 建筑承包商的家属们都听到风声了。那刘岩呢。彭立新呢。那些jing cha呢。

    他们是不是也听到了风声。然后迅速采取了抓捕行动。

    太有可能了。要不然派出去的手下为什么到现在还沒有回來。而且shou ji也打不通。

    霍海叫來了郑明坤。郑明坤是霍海专门留下來。带着留守在西城工业园区的二十多个手下监视刘岩和彭立新带來的那些jing cha的。

    “老郑。昨天晚上刘岩和彭立新那里有沒有什么动静。”

    郑明坤说:“沒有啊。彭立新和他手下的那六十个jing cha。昨天晚上一个也沒有离开工业园区。刘岩也一直在他的办公室里待着。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霍海皱着眉头说:“你去把冀世强给我叫过來。”

    不大一会。郑明坤回來了。他告诉霍海。冀世强不在。打他的shou ji。一直沒有人接。

    霍海抓起自己的shou ji给冀世强打了过去。shou ji通着。却沒人接听。

    霍海一连打了十几遍。一直沒有人接听。

    霍海紧张了起來。瞪着眼问郑明坤:“会不会是冀世强这家伙跟我玩心眼啊。兄弟们是不是折他狗日的手里了。”

    郑明坤觉得完全有这种可能。他仔仔细细地给霍海分析了一下西城工业园区当下的局势。觉得冀世强完全有可能背后给霍海使绊子。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在西城工业园区。虽然表面上看起來世强gong guan公司和祸祸保安公司各做各的生意。相互之间也比较融洽。其实双方真正的关系。是竞争对手。

    因为他们共同的目标。都是西城工业园区这块肥肉。

    现在呢。从整体实力上來说。霍海的祸祸保安公司明显处于上风。他的员工人数。几乎是世强gong guan公司员工的三倍。而且清一色都是狠茬子。

    而冀世强的那些手下呢。大部分都是原來民间组织部的成员。就逞强斗狠这方面。世强gong guan公司绝对不是祸祸保安公司的对手。

    可在利益上呢。却完全倒了个个。西城工业园区的利益。目前完全集中在中介费上。这些好处。全部被冀世强的世强gong guan公司拿走了。

    而祸祸保安公司呢。只能拿到一点点提成。

    在世强gong guan公司员工的眼里。祸祸保安公司就是一群叫花子。他们心里是非常鄙视祸祸保安公司的。

    而祸祸保安公司的人呢。自然也看着世强gong guan公司的人不顺眼。双方的冲突始终存在着。矛盾已经公开化了。

    郑明坤对霍海说:“手下的人一直在议论。冀世强早就处心积虑地想把祸祸保安公司从西城工业园区赶出去了。第一时间更新 他担心自己的利益迟早会被祸祸保安公司给侵吞了。”

    原來是这样。。。

    霍海恍然大悟。怪不得冀世强这家伙一直强调。这次彭立新來西城工业园区。是冲着祸祸保安公司收取设备看管费这件事情呢。原來这家伙是拿着自己当枪使啊。

    霍海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傻b货。一直被冀世强牵着鼻子走。现在回想一下。冀世强给自己出主意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非常诡异。

    事情越來越清晰了。冀世强绝对是双管齐下。这边给霍海出主意。让祸祸保安公司的人避开彭立新。到建筑承包商的家里去骚扰;另一方面呢。却暗中联络公安局的人对其各个击破。

    一定是这样。冀世强的舅舅是市长。想调动一大批jing cha是轻易而举的事情。

    现在呢。得赶快落实这件事。看看自己的那些手下究竟是不是被公安局的人逮了。

    霍海拿起shou ji。给父亲过去的mi shu饶子轩打了过去。

    饶子轩在霍发全担任常务副市长期间。一直跟着他当mi shu。目前霍发全只是个沒有任何实职的市委常委。已经沒有了配置mi shu的待遇。现在呢。饶子轩的处境比霍发全更加尴尬。在市政府里。他几乎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闲人。

    他希望霍发全的副书记位置赶快落实下來。自己好继续跟着霍发全当mi shu。

    霍海的dian hua。让饶子轩立即行动了起來。两个小时后。所有的事情全部落实了。

    霍海的那些手下的确是被公安局给逮了。理由是他们私闯民宅。而且还有抢劫行为。

    饶子轩告诉霍海。这件事。不单单是霍海考虑的那样。很可能是冀世强一手策划的。他的背后。应该还有李松林在主使。

    饶子轩的语气里透露出來的信息。让霍海觉得。这个判断。不仅仅是饶子轩个人的想法。自己的父亲霍发全也是这么想的。

    李松林在霍发全担任市委副书记的问題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一直抱着阻挠的姿态。他教唆冀世强对霍海下手。恐怕不仅仅是想把祸祸保安公司从西城工业园区赶出去。从而使整个西城工业园区成为世强gong guan公司的一统天下;更险恶的用心。也许是要借助这个由头。彻底断绝霍发全担任市委副书记的念想。

    至于李松林为什么要这样做的动机。霍发全是这样考虑的。现在的钧都市。在资格上能够对李松林形成威慑的。只有他一个人了。如果自己能够担任市委副书记。就会对李松林的权力有所牵制。如果自己被完全晾了起來。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市委常委。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双方的各种信息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结论。这件事情。百分之百是冀世强从中操纵的。而真正的主使。是躲在幕后的李松林。

    霍海怒了。他要把世强gong guan公司的人从西城工业园区赶出去。现在就开始行动。

    饶子轩却阻止了他:“霍市长的意思。是让你的人马上从西城工业园区撤走。霍海老弟。现在正是非常时期。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正在盯着你呢。对你那些下属的审讯也在进行当中。会不会牵涉到你。目前还不知道。所以呢。霍市长让我告诉你。最好是夹着尾巴做人。要不然的话。很可能会让李松林抓住其他把柄。那样就麻烦了。不仅仅是你沒有办法继续在西城工业园区待下去的问題了。一旦牵涉到霍市长。局面将不可收拾。”

    霍海歪着脖子大叫:“饶子轩。你究竟安的是什么心呢。让我撤出西城工业园区。这不就是向冀世强那狗杂碎投降吗。这不正是冀世强想要的吗。不行。我必须把世强gong guan公司从西城工业园区赶出去。要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恶气。”

    饶子轩说:“霍海老弟。让你从西城工业园区撤走。不是我的意思。是霍市长让我转达他的意见。霍海老弟。我总不能把霍市长的原话转达给你吧。那样也太伤你的自尊了。”

    不用问。霍发全肯定说了非常强硬而且非常难听的话。

    饶子轩这样说。是在向霍海表达一种信息。目前的局势。就连霍发全也沒有办法把控。弄的不好。就是两败俱伤的结局。而这两败俱伤。败的是老子。伤的是儿子。

    自己的对手呢。则很有可能毫发无损。

    霍海也理会到了饶子轩的意思。但他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他必须把冀世强和他的gong guan公司从西城工业园区赶走。

    如果按照父亲说的那样做。自己以后就沒法再混下去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