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砮道官途 第162章 不知道更好

时间:2017-10-06作者:请不要叫我帅哥

    刘岩心里有数了,又问道:“还是那个前提,你如果倾其所有购买商贸城的商铺,郭长鑫会怎么看,怎么想?”

    西门卿苦笑着说:“他怎么看怎么想我不知道,但凡是正常人,都会认为我疯了,响水县的一般商铺,每平米的价格应该在五千左右,就算西城区有着巨大的升值潜力,加一番够意思了吧,如果我掏四万一平米的价格去买商贸城的商铺,可不是疯了吗?”

    这是问题的关键部分,西门卿是个商人,唯利是图是他的本性,掏出那么大头的价格去购买商贸城,根本不是西门卿的做派,也不是一般商人的做派。

    如果这样做,郭长鑫肯定会怀疑西门卿的动机,即便郭长鑫不会怀疑,武二郎也会提防的。

    矛盾的焦点就在于,郭长鑫对商贸城的商铺价格,没有任何妥协和回旋的余地。

    西门卿在自己的叙述中曾经透露出这样的意思,他也曾经动过拿购买换安宁的念头。

    郭长鑫呢,摆出的是一副吃定他的架势,咬死了四万的价格就是不松口。

    为了能够让自己的计划顺利进行,刘岩把自己的想法对西门卿和盘托出,他希望西门卿能够从中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刘岩是这样考虑的,要想抓到关山月的把柄,唯一的办法,就是在郭长鑫的那笔十三亿的贷款上寻找突破口。

    只要西门卿向郭长鑫提出购买商贸城商铺的打算,势必会牵涉到房产证的问题,现在商贸城的房产证在银行里抵押着,郭长鑫唯一的办法,就是向西门卿交底。

    这样以来,便可以顺藤摸瓜,找出关山月在专项建设资金上私自挪用的破绽,甚至可以把他们侵吞月湾镇老百姓集资款的事情牵扯出来。

    有了这些证据,就可以对关山月下手了。

    西门卿到底是生意人,他有着生意人身上特有的那种精打细算,在刘岩的提示下,他很快就以生意人的角度找到了问题的切入点。

    “这件事情说好办也好办,说难办也难办,我已经向郭长鑫表达过购买商贸城商铺的愿望,从那一刻起,主动权就不在我手里了,现在我如果提出以四万元一平米的价格购买商贸城的商铺,郭长鑫心里肯定不踏实,如果能让他主动找到我,事情就好办了。”

    刘岩顺着西门卿的思路往下想,要让郭长鑫主动找西门卿,就必须让他着急起来,急的让他跳脚。

    这种情景,只有在省建设银行逼着他还账才会出现。

    那十三亿贷款,是马子杰通过省建设银行的行长苟子雄搞来的,没有苟子雄的发话,谁会逼着他还钱?

    刘岩不认识苟子雄,和省建设银行的人也没有任何关系,从这个角度解决问题,根本不可能。

    刘岩把自己熟悉的人统统在大脑里过滤了一遍,能够压制住苟子雄这种人物的一个也没有。

    回到宾馆之后,刘岩还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shou ji突然响了,铃声很特别,刘岩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种铃声。

    “老公,快接dian hua呀,我是你媳妇。”

    从字面上看这个铃声干巴巴的,但你要亲耳听到就知道其中的韵味了。

    老字后面有一个停顿,公字是爆破音,媳字后面拖着长长的尾巴,妇字是儿化音,听起来有那种让人浑身酥麻的嗲。

    不用猜,这一定是费雨搞的怪。

    脑海里浮现出费雨的模样,刘岩的精神不由得为之一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能够压制苟子雄的人找到了。

    “媳妇。”刘岩学着刚才的铃声喊了一嗓子,脑袋猛地一哆嗦,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不许你这样叫。”费雨好像很不高兴。

    “怎么啦?你不愿意再当我媳妇了?”

    不知道为什么,刘岩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居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得意。

    “你想的美,这辈子你别想着要抛弃我,我铁定是你媳妇了,你想赖也赖不掉。”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叫你媳妇?”

    “叫媳妇行,但前面必须加上两个字。”

    “哪两个字?漂亮媳妇?”

    “漂亮还用挂在嘴巴上说吗?大家都能看到吔!”

    “那是什么?霸道媳妇?”

    “刘岩,我很委屈吔,在别人那里,我费雨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在你面前,我是跌落到尘埃里的泥土,我什么时候在你跟前霸道过?你欺负人。”

    刘岩的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捅了一下,直接捅进了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个地方。

    没错,在别人的眼里,费雨一直是一个骄傲的公主,尽管她在刘岩面前从来都是低姿态低身段,但在刘岩的心目中,一直把费雨归类到强悍女人的行列。

    刘岩对强悍的女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排斥心理,他跟费雨的若即若离,也许并不仅仅是因为从表面上看到的双方家庭条件的差异,更重要的原因,是刘岩内心深处对强悍女人的那种排斥。

    为什么排斥呢?刘岩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时候,被一个突然的念头吓了一跳。

    只有一种解释,他自己是个更加强悍的男人,这种强悍根本不在他的外表,也许正是因为他外表的谦逊,掩盖了他内心的强悍,连他自己都浑然不觉。

    费雨为了他,一直在努力地改变着自己,用她自己刚才的那句话来说,已经跌落到了尘埃里。

    刘岩呢,他为费雨做出过改变吗?想到过要改变吗?没有,从来没有。

    刘岩羞愧难当。

    “对不起啊,我说错话了,原来俺媳妇这么委屈啊。”

    “委屈肯定有,但我不矫情,我妈妈说了,我这辈子就是你的童养媳妇,所以以后咱们单独说话的时候,你在称呼前面加上童养两个字。”

    童养媳妇?这个称呼有点深奥吔!

    刘岩摸不清头脑。

    “刘岩,你说好笑不好笑,只要我做梦梦到你尿炕了,你一准碰到难事了,昨天晚上你又尿炕了,还尿了一大泡,告诉我,是不是又遇到困难了?”

    刘岩苦笑:“我都多大人了还尿炕?”

    “梦到你尿炕的时候,你是个三尺高的小人,很可爱很可爱的小人,这不奇怪,我是你童养媳妇嘛!”费雨说的既兴奋又一本正经。

    刘岩的眼前立刻浮现出这样的情景——小小男人三尺高,床上流了一大泡,媳妇抱起不好喊,悄悄拨拨小辣椒。

    刘岩满脸羞涩地看了看站在一旁的陈如雪,禁不住心脏一阵子狂跳,陈如雪此刻正不怀好意地笑着,好像看透了刘岩的内心世界一样,刘岩愈发窘迫了。

    刘岩同时又谢天谢地,幸亏陈如雪没有做这样的梦,如果她也做了这样的梦,一定会描述的更生动,更具体,更形象,更让人尴尬。

    这就是陈如雪和费雨之间的区别,费雨会把这么如此荒诞的梦境描述的一本正经,陈如雪绝对不会这样,她肯定会用那些调皮的语言十分夸张地来形容梦中的情景。

    刘岩好生奇怪,看来这梦境还真的有些说法呢,难道自己和费雨之间真的存在着一种特殊的关系?

    “告诉我,是不是碰到难题了?”费雨又催问了一句。

    刘岩把自己目前面临的问题说了出来。

    “我就说嘛,你怎么会无缘无故尿炕呢,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了,二十分钟之后我就能到建设银行。”

    “你回省城了?”

    “刘岩,说到这个事,我心里就堵得慌,自己老婆在哪儿工作你都不知道,还算是老公吗?告诉你,我已经调回省城三个月了。算了,不给你说这个了,我妈都开始笑话我了,说我多么潇洒一个丫头,现在都快变成怨妇了。”

    刘岩有点内疚,不管这媳妇是真是假,人家费雨可是一直十分关心自己,可他呢,碰到难题想起人家了,平时好像世界上根本不存在这个人一样。

    “你现在在省城哪个单位工作?”

    “省纪检委,本来打算调到中州市去的,结果阴差阳错调到省城来了,具体的单位是监察厅一处。”

    “好,我知道了,下次去省城一定去看你。”刘岩诚心诚意地说。

    挂断dian hua,刘岩看到陈如雪正在看着他,眼神有点奇怪。

    “是你大老婆吧?”

    刘岩一愣:“什么大老婆?”

    “费雨啊,费雨不是你大老婆吗?”

    刘岩仍然迷糊着,这些人都怎么回事啊,费雨说自己是刘岩的童养媳妇,陈如雪又说费雨是自己的大老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还大老婆,难道自己还有其他的老婆?

    “你真的不知道?”陈如雪又追问了一句。

    “我知道什么?”

    陈如雪神神秘秘地笑着:“你不知道就算了,不知道更好,我又不傻,干嘛告诉你这些,不是自己给自己添麻烦吗?”

    刘岩虽然好奇,但却不想过多地在这件事上纠缠,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郭长鑫的事情,根本没有闲心去了解其他的情况。

    刘岩把刚才和费雨通话的主要内容跟陈如雪说了一下,并且说出了自己下一步的计划,如果不出所料,郭长鑫很快就会和西门卿取得联系。

    果然,第二天下午,郭长鑫就主动给西门卿打了dian hua,约他晚上在香格里拉酒店见面。

    [小说网,!]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