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砮道官途 第130章 存心要我好看

时间:2017-10-06作者:请不要叫我帅哥

    本次出行的最后一站,是中州市最南端的响水县,距离中州市大约有一百三十公路,而从葛天县到达响水县,至少有一百七十公里。

    出行车队只好走高速公路。

    从高速路口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钟,刘岩第一眼看到,在出口处不远的地方,停着十多辆黑色奥迪,另外还有一辆警务开道车。

    刘岩的心一下子就缩紧了,心里想:关山月这是要干什么?这次周he ping出行,明确规定不准搞高规格接待,更不准搞迎来送往那一套。

    关山月违犯规定搞迎接也就算了,还跑到高速路口来迎接,而且还那么高调。

    这次出行,市委市政府加起来一共派了七辆车,周he ping坐的是一辆桑塔纳3000,其余的六辆车,有桑塔纳3000,有桑塔纳2000,还有两辆普桑。

    响水县作为中州市最贫困的县,竟然来了十一辆奥迪来迎接,不论是数量上还是规格上都压了市委市政府的出行车辆一头,关山月这样做,岂不是屎壳郎趴在碾盘上——自己找疵吗?

    刘岩看到,在那些车辆的前面,响水县四大班子的成员,在县委书记关山月的带领下,站在高速路出口迎接中州市领导的到来。

    关山月站在浩浩荡荡大部队的最前面,空气中基本没有什么风,但关山月头上的那几根长发,已经有些凌乱了。

    关山月的脑袋,呈现出典型的中间一个溜冰场,四周一圈铁丝网的特征,但关山月很善于遮掩,他的头发总是留的很长,把中间光秃秃的部分遮盖的严严实实,乍一看,好像一头乌发一样。

    关山月的身后,站着响水县县长韩国栋,然后是县委副书记马清明,常务副县长郭子恒,等等等等。

    太阳毒辣的能把人晒出油来,关山月一边擦着脸上的汗,一边勉强挤着笑看着已经达到高速出口的车辆。

    前面的车停了下来,周he ping阴沉着脸对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刘岩说:“让车队继续往前开。”

    刘岩正准备下车,周he ping又说道:“告诉关山月,让他们赶紧走,什么样子嘛!”

    刘岩下了车,朝着关山月站的方向走了过去。

    关山月带头快速走了过来,做出一副跟刘岩握手的架势。

    刘岩突然间站住了。

    刘岩心里想:关山月已经远远地就把手伸出来了,这个手跟他握还是不握?如果跟关山月握了手,那紧跟在他后面的韩国栋也得握吧,后面还有呼呼啦啦一大帮人呢,这样一个一个握下去,自己岂不是成了市委书记的派头?

    尽管天气非常炎热,但刘岩自己心里清楚,他头上的汗,一大半是吓出来的。

    看着关山月和他身后的一帮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刘岩突然灵机一动,冲着关山月大声喊道:“关书记,你们别过来了,周书记说让你们在前面走,他就不下来了。”

    听刘岩这么一说,其他人都站住了,有的人已经转身开始往回走,只有关山月继续向刘岩走去。

    刘岩只好又向前走了几步。

    关山月黑着脸说:“周书记为什么不下来?是不是对我们有意见啊?”

    刘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说:你违犯规定搞这么声势浩大的迎接仪式,周书记当然对你有意见了。

    可这种话,刘岩实在说不出口,他看了看天上毒辣辣的太阳说:“天气这么热,还是赶快走吧。”

    关山月却不依不饶:“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他对我们有意见,这次出行,为什么把我们响水县放在最后一站,分明是看不起我们嘛!”

    刘岩只好解释道:“这次出来是按照就近的原则安排路程的,响水县距离中州市最远,所以只能安排在最后了。”

    关山月没好气地说:“这根本就不是理由,如果把我们响水县安排在第一站,回去的路程就近了,不管是第一站安排在中州县还是安排在我们响水县,里外里的路程完全一样,为什么不把第一站安排在我们这里,分明是瞧不上我们这个穷地方嘛!”

    刘岩不想再跟关山月多说了,周he ping书记还在车里等着呢,这样无休止地扯皮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

    刘岩只好对关山月说:“你们还是赶快走吧。”说完也不再理会关山月,自顾自朝桑塔纳3000走去。

    关山月嘟嘟囔囔地走了。

    响水县的车队在前面走,周he ping告诉司机,让司机慢慢开,至少与前面的车队保持一公里以上的距离。

    后面的车队走的慢,前面的车队自然也就慢了下来,两个车队之间像拉锯战一样,慢慢腾腾地谁也不愿意快速往前开。

    到达响水县县委招待所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正是吃中午饭的时候。

    县委副书记马清明凑近刘岩说:“让领导们都上二楼吧,已经安排了午宴,一共五桌,待会你看看座位怎么安排。”

    两个人正说着话,周he ping已经率先走进了一楼大厅,其他人紧紧地跟在周he ping的后面。

    一楼大厅里,招待所的员工们正在吃饭,手里端着托盘,里面有米饭有菜,有的还有面条。

    周he ping看了看餐桌上放着的托盘,拿了一个就朝打饭口走了过去。

    周he ping对里面的女fu wu员说:“同志,给我打一份饭。”

    那个女fu wu员看了看他,问:“你都要什么?”

    周he ping看了看里面的菜盘子,有十几种菜肴,他指着西红柿炒鸡蛋说道:“给我来个西红柿炒鸡蛋,然后再来个青菜吧,二两米饭。”

    跟在周he ping后面的人一看周he ping在打饭,纷纷拿起了托盘,在周he ping的身后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马清明从外面走进来,一看这个架势,急坏了,赶紧跑到打饭口。

    这时候周he ping刚好打完饭,正准备往回走,那个女fu wu员冲着他喊道:“喂!你还没给钱呢,一共六块。”

    马清明看了看周he ping,周he ping也不理他,独自朝餐桌旁边走去。

    马清明又看了看长长的队伍,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对fu wu员说道:“后面过来打饭的,统统记在县委办公室的账上。

    女fu wu员看到说话的是县委副书记,赶紧答应了一声。

    关山月在二楼等了一会,见迟迟没有人上来,就和韩国栋一起来到了楼下,看到周he ping和中州市来的一帮领导都坐着大厅的餐桌上吃饭,一脸的懊恼。

    他把马清明叫到跟前,问:“清明书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马清明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关山月说了一下。

    关山月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了,小声嘀咕道:“周he ping今天就是存心要我的好看呢。”

    [小说网,!]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