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砮道官途 第107章 别拿我开玩笑

时间:2017-10-06作者:请不要叫我帅哥

    温博章和颜伯清顺利当选,让马子杰大为光火,他在不同的场合发牢骚,说中州市市委完全就是某某某一个人的天下,完全就是一言堂。

    马子杰跟别人说自己在中州市再也待不下去了,他要离开这个让他窝心的地方。

    一个月后,马子杰受到了平原省省委组织部的调令,他被调到了省委,担任省委政策研究室内部刊物《求真》杂志社的社长。

    接到调令的那一刻,马子杰完全傻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省委组织部会把自己安排在那种地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马子杰更加窝心了,省委大院的不同角落里,对贺波涛的辱骂声不绝于耳。

    五个月之后,贺波涛也接到了省委组织部的调令,他被调到了另外一个地级市。

    马子杰和贺波涛的先后调离,在中州市guan chang引起了一场大地震,在这次强烈的大地震中,周he ping成了最大的赢家。

    贺波涛被调走的第三天,周he ping就接到了省委组织部的任职文件,他被任命为中州市市委书记。

    事后有人议论,省委把周he ping调到中州市担任纪检委书记,就是让他来整肃中州市guan chang上的不良风气的,马子杰和贺波涛的调离,是省委早就计划好的事情。

    钧都市guan chang上那些对周he ping调任中州市纪检委书记非常不看好的人,这时候突然露出了原来如此的惊讶。

    周he ping的擢升,让不少人联想到了刘岩,大家都觉得刘岩这小子就是有福相,被人挤兑了还能因祸得福,跟着周he ping,刘岩肯定要步步高升了。

    周he ping被任命为中州市市委书记的当天下午,刘岩就接到了闫海宽的dian hua:“小刘,祝贺你啊!”

    刘岩愣了一下,笑笑说:“闫部长,你祝贺我什么啊?”

    闫海宽很认真地说:“祝贺你更进一步啊!”

    刘岩将微笑换成了苦笑:“闫部长,你别拿我开玩笑,我怎么可能再进一步啊!”

    刘岩说的是实话,也是心里话,他刚被擢升正科级还不到半年,怎么可能更进一步?想到更进一步就是副处级,刘岩的汗都吓出来了。

    闫海宽说:“刚才我的意思表达的不是很清楚,我的意思是说,你可能会被调到周书记身边去工作,周书记把你调到中州市,就是想让你留在他身边直接为他fu wu的。”

    闫海宽暗示刘岩,周he ping很可能会让刘岩跟着自己当mi shu。

    刘岩又是苦笑,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当初周he ping书记把他调到中州市,可能是考虑到他当时在钧都市无所事事的尴尬局面,哪有别人舆论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情况。

    闫海宽又说:“周书记肯定是现在比较忙没时间跟你谈,估计就这两三天吧,周书记一定会找你的,而且我还敢说,下面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了,不相信你走着瞧,今天晚上约你吃饭的dian hua肯定会把你的shou ji打爆。”

    还真是邪门了,闫海宽的dian hua刚刚挂断,便紧接着有一个接着一个dian hua打了进来,而且全部都是约饭局的,在接听dian hua的过程中,刘岩还听到shou ji里一直嗡嗡嗡的,不知道有多少dian hua在拼命地往里面挤呢。

    刘岩最终答应了一个叫何君的朋友的邀请。

    何君的理由非常充分,充分到刘岩根本没有办法推托。

    第一, 今天晚上恐怕是最后的机会了,错过了今天晚上,你老弟以后不知道会忙成什么样子呢,即便想在一起聚聚,你自己也不一定能做的了自己的主。

    第二, 我是掏自己腰包请你吃饭的,你不用介怀因为一顿饭的问题让自己犯错误。

    第三, 不管以后你当多大官,手里有多大权力,我何君都不会求你办事,更不会让你违犯原则。

    第四, 你帮我那么大一个忙,我还没有真正正式地请过你呢,今天你一定要赏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盛情难却,刘岩只能赴约了。

    何君说刘岩帮他很大一个忙,其实对刘岩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也就是通过那件事,刘岩才跟何君认识的。

    何君这个人可以说是个异类,是官也是商,却又非官非商,家里的产业豁大豁大的,却对经商没有太大兴趣,现在人在guan chang里混着,却没有什么远大志向,今年已经三十七岁了,到现在仍然是中州市建委的一个小科长。第一时间更新

    凭何君的实力、能量、人脉,在中州市搞个副处级干干,简直就是信手拈来的事。

    可何君从来没有想往上爬的打算。

    两个月前,何君家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出了一档子事,事不算很大,影响却不小。

    他们开发的楼盘,有两栋楼都出现了质量问题,购买房子的业主们纷纷要求退房,在整个中州市闹出了很大动静,把方方面面的人都惊动了,刘岩那次也去了现场。

    所谓的质量问题,主要表现在墙壁上,粉刷过的墙壁,表面上看没有什么问题,却极其不牢固,形象一点说,用手一扒拉就往下掉渣子,拿个牙签就能捅进粉刷过的墙壁里去。

    何君是以建委工作人员和何氏企业继承人的双重身份去到现场的,这种身份让何君非常尴尬,他埋怨自己的父亲何德:“让你们好好抓质量你们就是不听,现在出现问题了吧。”

    何德皱着眉头说:“我从来都把质量问题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一时一刻都没有放松过。这次的情况真的有点邪门了,刚开始出现问题的时候,以为是水泥质量的问题,可化验的水泥全部都符合标准,还先后换了四个大企业的高标号水泥,结果全都是这个样子,现在另外几栋楼的主体工程全部完成了,吓的我都不敢粉刷了。”

    刘岩从何德的话里听出了蹊跷,他仔细观察着粉刷过的墙壁,发现比正常的墙壁颜色要浅许多,像是缺乏养护一样。

    他走向何德,问:“粉刷墙壁的时候,你用没用粘膜剂?”

    何德点点头。

    刘岩又问:“粉刷之后的现象是不是这样,刚开始墙壁的颜色比较深,凝固的也很好,两三天之后,墙壁就开始发白,接下来便出现了粉末状脱落。”

    “是是是,就是这样。”何德一个劲冲刘岩点头。

    刘岩说:“很可能是粘膜剂与水泥的酸碱度不匹配,你这样,不要用粘膜剂,完全用水泥砂浆再粉刷一段墙壁,或者用另外一种品牌的粘膜剂拌和水泥砂浆粉刷一段墙壁,比较一下效果如何。”

    一个星期后,何君找到了刘岩,伸着大拇指说:“牛,你太牛了,一个当官的,比建筑专家还厉害呢,牛,实在是太牛了,刘岩,咱们做朋友吧。”

    刘岩和何君就这样成了好朋友。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