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砮道官途 第45章 蹬鼻子上脸

时间:2017-10-06作者:请不要叫我帅哥

    一般来说,只要把握住了这些数据,煤的质量应该是没问题的,可这个陈楼煤偏偏就是妖气的很。

    出现不耐火的症状,一般都能从煤工业分析数据中体现出来,这种煤的挥发分一般都在百分之十五以上,有的达到了百分之二十甚至更高。

    可陈楼煤的挥发分,正常数值均在百分之九上下,而且非常稳定,关于这种奇特的现象,就是把这方面的专家请来恐怕也难以说出个所以然。

    乔建朝之所以知道这个秘密,也是因为在实践中摔了无数次跟头才总结出来的。第一时间更新

    然而这个秘密,钧都市水泥厂迄今为止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乔建朝不说出来自然有他的道理,他可以拿陈楼煤在煅烧过程中的实际表现去要挟煤矿老板,让他给自己回扣。

    实际上乔建朝也是这么做的。

    不过,乔建朝却不敢大批量的购进陈楼煤,陈楼煤不耐火,如果单独使用,会导致大量的熟料生烧或者欠烧。

    乔建朝是化验室主任,同时还负责着水泥生产过程的质量管理,熟料出现严重的生烧,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他只能把刘楼煤和陈楼煤掺在一起使用。

    现在不一样了,刘岩当了化验室主任,如果在生产过程中出现了质量问题,完全是刘岩一个人的责任。

    乔建朝准备大批量购进陈楼煤。

    他知道刘岩会恶补有关原料标准的知识,可那又怎么样?陈楼煤存在的问题连专家都看不出来,刘岩就更不用提了。

    刘岩刚刚接任化验室主任,煅烧过程中就出现了大批的生烧料。

    这个问题,成了每天早会上唯一的话题,王明君盯着刘岩,阴阳怪气地说:“刘主任,到底是怎么搞的,这窑还能不能烧了,怎么老出生烧料?”

    刘岩皱着眉头,把一本一本的化学分析记录递给王明君,说道:“看出磨生料和入窑生料的化学分析应该没什么问题啊,怎么回事呢?”

    乔建朝忍不住在一旁偷笑,心里骂道:这个狗日的就是个书呆子。第一时间更新

    杨德义提醒刘岩:“小刘,是不是原材料有什么问题啊?”

    刘岩又拿出一沓原材料化学分析报告,递给杨德义,挠着头说:“各种原材料我都让化验员复查了好几遍,都没有什么问题呀!”

    杨德义又问:“煤呢,入窑煤会不会有问题?”

    刘岩说:“没有,刘楼煤和陈楼煤的发热量都在六千大卡以上,灰分、挥发分和水分也都符合国家标准要求。第一时间更新 ”

    王明君朝乔建朝坐的地方瞄了一眼,发现乔建朝正低着头聚精会神地摆弄他的shou ji,王明君冲着他问道:“乔厂长,你是这方面的老专家了,应该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吧?”

    乔建朝一推六二五:“配料方案是化验室搞的,我怎么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王明君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大家,说道:“既然各方面都没有问题,那就只能是人的问题了,刘主任,可不能这样一味地搞下去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散会后,郑华强一左一右拉住正急匆匆往回走的侯福全和乔建朝,挤眉弄眼地说:“你们听说了没有?刘岩那家伙的大学wen ping和硕士wen ping都是掏钱买出来的。”

    乔建朝撇撇嘴,说道:“就这个呀,我还以为你要说啥稀奇事呢!”

    没有多长时间,有关刘岩的负面消息充斥了整个水泥厂。

    刘岩低着头走回化验室,化验员何素君正在做出磨生料化学分析,这女人从容量瓶往外移液的方法很奇特,不用吸液球吸,而是把嘴直接对着移液管往外吸。

    刘岩上初中的时候就知道,这样做是严重违犯操作规程的,可他又不能叫她,溶液里含着强酸和强碱,他一诈唬万一让何素君吸进肚子里就麻烦了。

    何素君用冷冷的眼神看了看刘岩,那表情仿佛在说,你什么都不懂瞎看什么看。

    刘岩没有理她。

    何素君取完试样,抬头看了一下上面的实验架,又极不耐烦地看一眼刘岩,冷冷的说道:“刘主任,我看你闲着也怪难受的,干脆你去制剂室拎两桶蒸馏水吧,也消化消化,省得年轻轻的就扛着一个**的大肚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刘岩没有说什么,转身去了制剂室,拎回来两大桶蒸馏水,把其中一桶提到了高架子上。

    刚喘了口气,何素君又吩咐道:“刘主任,电炉丝断了,你去一趟电工班,让电工过来整一下。”

    刘岩看了一眼烧断的电炉丝,走过去准备自己弄,他掌握一些用电常识,接电炉丝很简单,根本不需要电工。

    刘岩刚走到电炉旁边,何素君的shou ji突然响了起来,她接起dian hua,旁若无人的大声喊叫着,飞快地跑了出去,完全无视刘岩的存在。

    高温室还有一个女化验员在熔样,见何素君跑走了,低着头红着脸磨磨蹭蹭地走到刘岩身边,说话的声音像蚊子哼:“刘主任,你可得注意点。”

    刘岩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孩,白净白净的,穿着很朴素,但很有气质。

    “注意什么?”刘岩问道。

    女孩的脸更红了:“我不是要在你面前说别人的不是,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千万不要太惯着你下边的女人。”

    女孩说到这里,好像是觉得自己用词不当,脸愈发地红了,扭扭捏捏的不敢再说话了。

    刘岩觉得这个女孩好可爱,就故意问了一句:“为什么?”

    女孩一副很担心的样子:“你是当领导的,被手下人呼来喝去的,容易降低你的威信。”

    其实刘岩心里清楚,水泥厂化验室的工作人员,大部分都和厂领导有关系,有的甚至还与上层领导有关系,太放纵他们,这些人容易蹬鼻子上脸。

    刘岩倒不是担心自己的威信受影响,关键是失去威信之后,手下人会胡作非为,甚至对工作的态度也非常懈怠。

    “谢谢你的提醒。”刘岩真诚地说道。

    刘岩刚转身往外走,女孩又说话了,这次的声音比刚才大了一点:“你不认识我了?”

    刘岩转回头,再次打量着女孩,觉得似曾相识,可究竟在哪里见过,刘岩却想不起来。”

    “我是狮子寨的。”女孩的声音又变得很小很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