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砮道官途 第23章 问题的症结

时间:2017-10-06作者:请不要叫我帅哥

    这其实是一张硬板床,上面只铺了很薄的褥子,陈如雪太爱夸张了,刘岩没有理她。

    陈如雪翻了个身,又叫道:“真的好软和唉!刘岩,不信你上来试试?”陈如雪说着,就要拉刘岩的手。

    刘岩将身子往远端挪了挪,皱着眉头说道:“我整天在这张床上睡觉,软和不软和我能不知道?”

    陈如雪身子一跃就蹿了起来:“整天在这张床上睡觉?什么意思?刘岩,你在这儿安了个家?”

    刘岩点了点头。

    “你在镇政府工作,怎么在这里安了家?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在这个村里找了个小qing ren啊?”

    刘岩绷着脸,严肃地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呀,我就在这里工作。”

    “在这里工作?”陈如雪一脸惊恐。

    刘岩就把曹书记安排他和袁邱到这里学习的事情跟陈如雪讲了一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陈如雪的脸变得很难看:“刘岩,这肯定又是郑华敏倒的鬼,这女人也太狠毒了,把你撵到鸿昌镇来还不够,还把你弄到这里来,刘岩,你等着,我回去就跟她拼命。”

    刘岩说:“这件事跟你妈没有任何关系,是曹书记安排的。”

    陈如雪还是不相信:“那万一是郑华敏给曹水江交代了什么呢?这个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灯,为了拆散我们,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

    刘岩认为不会,这件事前前后后的经过刘岩心里很清楚,完全是被当时的情况左右着,曹书记才不得不把他和袁邱派到了这里。

    陈如雪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皱着眉头说道:“刘岩,你太可怜了,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这穷乡僻壤里生活,得有多寂寞呀!”

    刘岩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陈如雪忽闪着大眼睛看着刘岩,说道:“要不,我也来这儿吧,有我陪着你,你就不会觉得寂寞了。”

    “你来能干什么?难道让电视台在狮子寨村建个记者站?”

    “我来跟你做饭呀。”陈如雪把刘岩从椅子上拉起来,指着外面的一片空地说,“我们在这里搭一个棚子当厨房,然后在院子外面开垦一片荒地种菜,这是多么惬意的田园生活啊!”

    刘岩不敢在说下去了,再说下去,估计陈如雪该说生孩子的事了。

    刘岩看了看表,已经快五点了,就催促道:“你赶紧回镇里吧,再磨叽就没有回市里的公交车了。”

    陈如雪却站着没动:“哎呀!我怎么把正经事给忘了,我来找你,是请你帮我一个忙的。”

    刘岩只好问:“要我帮你什么忙?”

    “今天的采访,台长要求我写一篇专题报道,我写文章的那点水平你应该知道,这次的采访领导又非常重视,实在是没办法,我只有来找你这个大才子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刘岩觉得这件事陈如雪不是跟他胡闹,陈如雪的文字水平确实不怎么样,这次的采访领导也的确非常重视,刘岩只得答应了陈如雪的要求。

    文章一直写到晚上九点多才完成,陈如雪顺理成章的住了下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

    姜易民离开狮子寨之前,专门宴请了刘岩,刘岩在处理问题时表现出来的机智、周全、成熟和沉稳,给姜易民留下了十分良好的印象。

    姜易民觉得刘岩是个难得的好苗子。

    席间,姜易民毫不掩饰地向刘岩表达了自己的好感,并且说:“如果你愿意到彭华县工作,可以直接去找我,最近我的位置可能要动一下。”

    姜易民给刘岩透露出两个信息,一是自己马上就要升任彭华县的县委书记,二是希望刘岩能去彭华给自己当mi shu。

    刘岩压根没有想过这方面的问题,自己毕竟才刚刚参加工作,父母和所有的关系又都在钧都市,贸然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接受一个富有挑战性的工作,能不能胜任还是一个问题。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是狮子寨目前的现状,狮子寨的人养尊处优惯了,很难克服心理上潜在的优越感,如果不让他们尽快从这种病态的优越感中走出来,他们就会一直穷下去,最终被整个社会唾弃。

    而要让狮子寨人走出自己的心魔,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刘岩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能给他们指一条明路,让他们看到希望。

    但这条明路在哪里,刘岩自己也不知道。

    “姜书记,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帮乡亲们一把。”

    刘岩能这样想,让姜易民十分感动,但姜易民也爱莫能助:“小刘,你应该知道,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作为领导,不能再像过去那样用行政手段去干预企业和市场了,狮子寨的问题我也想过,一直没有头绪。”

    见刘岩眉宇间有一些隐隐的失落,姜易民又说:“今后我会着意一下这方面的事情,一旦有机会,我会与你沟通的。”

    姜易民走后没几天,就给刘岩来了dian hua,邀请他参加彭华县一年一度的花博会。

    彭华县的花卉产业发展的很快,在全省乃至全国都颇负盛名,一年一度的花博会,更是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游人和商家前来观瞻,彭华县的花博会,可以说是盛况空前。

    刘岩决定去看一看,没准能在那里寻找到一些机会呢。

    姜易民刚刚接任县委书记,工作十分忙碌,尽管如此,他还是抽出时间,把一些商家引见给了刘岩。

    在这些商家当中,刘岩对“雅兰”制衣的女老板马雅兰颇感兴趣。

    马雅兰大概二十六七岁,举止谈吐和衣着都显得非常高雅,只是在眉宇间,时常会流露出一种隐晦之气。

    言谈中,刘岩了解到,马雅兰之所以愁眉暗结,是因为“雅兰”女装的xiao shou情况实在是差强人意,因为xiao shou情况的不景气,“雅兰”制衣面临着破产的困境。

    刘岩问道:“马老板,你觉得问题的症结在什么地方?”

    马雅兰毫不隐晦:“雅兰制衣走的是高端女装路线,而雅兰这个品牌在市场上知名度不高,所以很难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

    “另一方面,雅兰制衣虽然在做高端市场,可参与制衣的大部分都是普工,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衣服的质量,从而使xiao shou形势更加雪上加霜。”

    刘岩认为马雅兰说的有一定道理,但不是问题的根本症结所在,刘岩觉得,雅兰制衣真正的问题,在于她的品牌定位。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