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砮道官途 第11章 你丫就烧包吧

时间:2017-10-06作者:请不要叫我帅哥

    刘岩实在是忍不住了,气哼哼地说了一句:“陈如雪,你能不能正经点,你要是再这样,我以后永远也不理你了。”

    陈如雪慌张起来,小心翼翼地看着刘岩的脸说:“刘岩,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你可别生气哦,我可没有要霸占你的意思,完全是为了气郑华敏。”

    刘岩其实一点也没有生陈如雪的气,相反却觉得她无比的单纯,无比的善良,无比的可爱,但又被她妈妈纠结着,刘岩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思。

    见刘岩的表情从乌云密布到晴转多云,陈如雪又变得活泼起来,这个丫头,可爱的没心没肺。

    “刘岩,我知道你没有生我的气,不但没有生我的气,还很喜欢我,不但很喜欢我,还对我有想法,刚才我只脱了件上衣,小家伙就硬成那样了,我要是全脱了,你能把持的住吗?”

    见刘岩一脸尴尬,陈如雪拍着手又蹦又跳:“哦,哦,咱不管,小鸡叨住了猫的眼,哦,哦,咱不看,小鸡叨住了猫的蛋。”

    刘岩用手指戳陈如雪的脑门:“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那么没羞没臊啊。第一时间更新 ”

    “你才没羞没臊呢,被人家戳穿了你还想倒打一耙,刘岩,我敢跟你打赌,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成为你的人,你信不信?”

    刘岩的眼睛闪了一下,随即又黯淡了下去,叹了口气说道:“你想的太简单了,老家儿那关你能过的去吗?”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陈如雪一甩头发,满不在乎地说道,“对付这些冥顽不化的老家儿们,我还是很有一套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刘岩问:“你有什么办法?”

    陈如雪忽闪着眼睛,扳着手指说道:“先说你爸吧,刘叔叔是个好人,只要我好好孝敬他,好好巴结他,他肯定会同意的。”

    “至于我妈妈,你就别搭理她,咱们先把生米煮成熟饭,把她气的半死不活的,她就什么招都没有了,像她这种人,就得这样对付她。”

    刘岩觉得陈如雪真的太孩子气了,如果真的像她说的那样,郑华敏和自己父亲之间的怨气就更深了,难道让两亲家老死不相往来?

    陈如雪皱着眉头说道:“刘岩,你说我是不是我妈妈捡来的呀,我们俩怎么一点也不像呢,我吧,长这么漂亮,她却那么丑;我这么善良,她又那么邪恶,要非得找出一点相似的地方,那就是屁股。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陈如雪冲刘岩撅起了屁股:“像不像?不过我的屁箂ha ren汕潭嗔耍瞧u伤淙淮螅从直庥制降模坏阋膊缓每础!?br />

    刘岩朝陈如雪的屁股上拍了一下,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如雪蹦了一下,嘻嘻地笑,笑了一阵,又返回刘岩身边,神神秘秘地说道:“刘岩,我妈和你爸结那么大仇,是不是就是因为你爸当年说我妈是个屁兜子啊?”

    刘岩责怪道:“你怎么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小心你妈揍你。”

    陈如雪又嘻嘻地笑:“怕什么?她又听不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不过我觉得是你爸冤枉了我妈,这么多年了,我也没听见我妈放几个屁啊!”

    看着天真烂漫的陈如雪,刘岩心里突然有一个恶作剧的念头——那是因为你妈经常被人家拍马屁,把屁给拍进去了。

    ······

    刘岩到鸿昌镇政府报到的时候,碰到了袁邱。

    袁邱一眼惊讶地看着刘岩,说道:“你怎么也被发配到这里了?我觉得闫海宽很器重你哦!”

    刘岩只是微微冲他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说就走了,刘岩有点腻味这小子,总是咋咋呼呼的。

    袁邱站在原地,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嘟囔道:“日怪!”

    刘岩回到了镇政府给自己安排的宿舍里,准备把房间和日常生活用品整理一下。

    其实也不需要怎么整理,镇政府考虑的很周到,所有必需的日常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并且规规矩矩地摆放好了。

    镇政府甚至连床上用品都给他们安置齐了,而且连床都铺好了。

    经常在这里住宿的人没有几个,镇政府却安排了四个fu wu员,清一色的年轻女性。

    在刘岩面前,她们都表现的十分勤快。

    刘岩无事可做,只得接了一杯饮水机里的水,坐下来慢条斯理地喝着。

    看着房间里整整齐齐的摆设,刘岩心里想,辛亏没有听父亲的话,把那些牙膏牙刷洗脸盆之类的东西都从家里拿来,要不然就太累赘了。

    刚喝了一杯水,袁邱就跑了进来,一下子撞开了房门,兴冲冲地冲刘岩喊道:“刘岩,我知道为什么把咱们俩派到这里来了,根本不是发配,而是领导对咱们俩的器重。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刘岩笑了一下,正准备说些什么,袁邱又跑走了,临走时丢下这么一句话:“不行,我得赶快找曹书记谈谈心去。”

    袁邱说的曹书记叫曹水江,是鸿昌镇的党委书记。

    刘岩报到的时候,政府办mi shu张栋梁交待过,今天是第一天来鸿昌镇,就不用到镇政府上班了,先熟悉一下自己的生活环境,没事的话可以到街上逛一逛。

    刘岩报到完之后就一直待在自己的宿舍里,尽管宿舍和办公地点只是前后院,刘岩也没有到办公室转转的想法。

    当然,他也没有去逛街,他不太喜欢逛街,再说小小的镇政府所在地也的确没有什么好逛的。

    袁邱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多才回来,刘岩听见,回来之后这家伙一直在呕吐,可能是在哪里喝酒了。

    第二天刘岩去上班,镇政府恰巧在召开组村镇三级扩干会,在会上,曹水江书记亲自把他和袁邱介绍给了大家。

    之后的两天,刘岩一直在自己的办公室待着,袁邱却上窜下跳的,还时不时地去麻缠曹水江,强烈要求马上投入到实际工作当中。

    曹水江有点烦了,就说道:“那这样吧,你和刘岩一起去一趟狮子寨,把计划生育罚款收一下吧,具体情况你问一下政府办的张栋梁mi shu。”

    袁邱见了张栋梁,然后又来到刘岩的办公室,以上司的口吻说道:“刘岩,走,跟着我下村去。”

    “去哪个村?”刘岩一边摘墙上挂着的头盔一边问,他从家里骑来了一辆山地自行车。

    “你拿头盔干什么?我有车,咱们开着我的车去。”

    袁邱领着刘岩来到了车库,从里面开出来一辆奥迪,刘岩不太懂车的型号,只看到这辆奥迪履新履新的,像是刚打过蜡一样。

    袁邱从车里跳出来,拍着车顶子十分自豪地说:“怎么样?我这辆车够档次吧。”

    刘岩瞥了袁邱一眼,心里说:你丫就烧包吧。

    曹水江书记坐的那辆车才只是个普桑,袁邱如此招摇,领导和同事们肯定会有想法的。

    坐上去刘岩才知道,这其实是一辆老掉牙的破车,玻璃升降还是要靠手摇的。

    刘岩瞄了一眼风挡玻璃上那张褪色的年检标,上面赫然写着1992年。

    刘岩笑了,心里道:靠!都报废十来年的破车了,还拽什么拽?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