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砮道官途 第447章 不能耽搁

时间:2018-04-08作者:请不要叫我帅哥

    电话里,陈如雪的声音慵懒而无力:“刚迷瞪了一会,没听见电话响。”

    迷瞪是当地的方言,就是睡着了的意思。

    刘岩着急地问:“怎么啦?是不是哪不舒服?”

    陈如雪说:“也没有啦,就是这段时间一直懒洋洋的,老是觉得身上没一点力气,爱犯瞌睡。”

    刘岩的心里有点紧张,陈如雪描述的这些特征,是典型的有了身孕的征兆哦,不会真怀上了吧?

    刘岩忍不住问:“除了这些,还有哪儿觉着不舒服吗?”

    陈如雪说:“还有就是不想吃东西,看到油腻的食物就觉着反胃。”

    刘岩心里说,完了完了,麻烦了,这丫头,十有八*九是有喜了。

    刘岩又觉得哪儿好像不对,以陈如雪的个性,要是真的怀孕了,恐怕早就在他面前咋呼上了,不可能一点动静也没有,难道是自己多虑了?

    也不对,刘岩想来想去,觉得最大的可能,是陈如雪已经怀孕了,但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也不对哦,连陈如雪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郑华敏怎么可能知道?是不是郑华敏说的那些话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

    不管了,反正现在陈如雪表现出来的特征,有疑似怀孕的嫌疑,刘岩觉得完全有必要提醒陈如雪一下,让她到医院去检查一下,万一要是怀孕了,那接下来的麻烦事多着呢。

    直接提醒陈如雪,这种话刘岩实在是说不出口,他害羞,估计陈如雪听到他向她询问这方面的情况,同样也会害羞,怎么才能扯到这个话题上呢?

    刘岩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应该从郑华敏说的那些话切入。

    “刚才你妈来我办公室了,又闹腾了一阵子,她说马上就要搞出人命来了,我想了半天,也没琢磨透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陈如雪说:“那还能是啥意思?就是造小人呗!我前些时已经说过了,她再闹腾,你就用我说的那种办法报复她,那小人造的就更快了,你让她等着,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把外孙子给她抱回去。”

    乖乖!听这话的意思,这疯丫头已经知道自己怀孕了哦!以她那脾气,还真能做出刚才她说的那种事来,到时候,郑华敏恐怕要炸锅了,不光是郑华敏,恐怕他们家也得炸锅。

    想到这儿,刘岩焦急地问:“你到医院检查过没有?有多长时间了?”

    陈如雪问:“什么多长时间了?”

    “就是你身上的那些反应啊!有多长时间了?”

    反应?什么反应?哦!就是自己刚才说的那些征兆啊!刘岩为什么说是反应?难道他以为是妊娠反应?有可能,要不然他怎么会那么焦急?

    这样想着,陈如雪也觉得自己很有可能是怀孕了。

    陈如雪笑了一下,心里说:就是真的怀孕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现在未婚先孕的女孩多了去了,不是什么稀罕事,她还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呢,不知道好不好玩。

    “老公,要是我挺着个大肚子,你觉得好玩不好玩?”

    刘岩苦着脸说:“好玩不好玩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要是我们家老头子知道了这个事,会先把我臭骂一顿,然后逼着我跟你结婚,这都还好点,关键是你妈那一关该怎么过哦!”

    还真是,刘岩的父亲刘启月,是个非常传统的人,又爱认死理,他要是知道自己怀孕了,首先就是让刘岩对她负责任,负责任的意思嘛,就是跟她结婚,并且还要保证一辈子对她不离不弃。

    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

    可要想走到结婚这一步,简直比登天还难哩!

    陈如雪的母亲郑华敏和刘岩的父亲刘启月,那可真是一对前世的冤家,从刚参加工作那时候两个人就开始打,一直打到现在还是不消停,可以说,这两个人的关系,就是不能对脸的两个门神,像这样的关系,还怎么对亲家啊!

    想到这些,陈如雪的心里就徒生出一种莫名的悲哀。

    不好,好像胃里面有东西涌上来了。

    “老公,我不跟你说了,我想吐。”

    刚说完这句话,刘岩就听见电话里传来了哇哇哇的呕吐声,夹杂着乒乒乓乓的响动,手机挂断了。

    刘岩对着手机使劲的喂了几声,里面已经没有了任何响动。

    李亚洲听到外面的动静,走到门口把门打开,见是刘岩站在那里,连忙招呼道:“是刘岩啊,快进来。”

    刘岩失魂落魄的走进了李亚洲的办公室。

    进门之后,李亚洲才发现刘岩的脸色很难看,急忙问道:“你怎么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刘岩居然回了一句:“我想吐。”

    李亚洲毛了,急忙催促道:“赶快上医院,身体不舒服就要赶紧治疗,千万不能耽搁。”

    刘岩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李亚洲更加紧张了,隔着门冲外面喊:“梁秘书,你赶快过来一下。”

    看到李亚洲的秘书梁子涛急急火火的跑进来,刘岩才醒过神来,声音急切地问:“梁秘书,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刘岩这一句问话,反倒把李亚洲弄的迷迷糊糊的。

    “刘岩,你刚才不是说想吐吗?赶快让梁秘书开车带你到医院检查检查。”

    刘岩愣住了:“没有哦,我没说过我想吐哦。”

    这孩子,是不是中啥邪了哦!不行,得马上送他去医院。

    见李亚洲一副急火火的样子,就差动手强行把刘岩抬上车了,刘岩才明白过来,好像自己刚才还真的说过想吐这句话,便急忙跟李亚洲解释:“李书记,我没想吐,刚才可能是愣神了,其实我一点毛病也没有。”

    李亚洲不相信:“你的脸色那么差,还说没毛病,不行,今天无论如何你也得到医院去检查一下。”

    刘岩说:“李书记,我真的一点毛病也没有,脸色不好,可能是因为心里有事给闹的吧。”

    李亚洲紧盯着刘岩问:“你真的没感觉着哪不舒服?”

    刘岩摇摇头说:“真的没有。”

    李亚洲还是不太相信:“我说刘岩,身体要是觉得不舒服了,可千万别硬撑着,你虽然年轻,但也一定要注意照顾好自己。”

    李亚洲贴心的关爱,让刘岩觉得倍感温暖,他动情地对李亚洲说道:“李书记,谢谢你对我的关心,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说到这儿,刘岩又俏皮的补了一句:“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看到刘岩俏皮的笑容,李亚洲的心情才轻松了一些。

    梁子涛给刘岩倒了杯茶水,又往李亚洲的杯子里续了点热茶,默默的走了出去。

    梁子涛离开之后,刘岩把李松林今天的举止以及自己内心的困惑全都给李亚洲说了。

    李亚洲好长时间没有说话,对李松林,李亚洲跟他接触的时间和刘岩比起来要长的多,对李松林的了解也要透彻的多,对李松林今天的举动,李亚洲心里也有点犯迷糊。

    李亚洲思索了好久,才对刘岩说道:“松林市长的这些观点,究竟是他本真的想法,还是包含了其它的意思,我现在也吃不准。既然吃不准,我们索性先把这个抛到一边不去想它。我心里有所顾虑的,是另外一个方面,袁邱和赵彦昭打架之后,水江部长咱们仨研究的那个方案,恐怕再也保不了密了。中组部的人马上要来了,在目前这个当口,我们最应该考虑的,就是不能因为这个方案的外泄,导致西城工业园区的骚乱。对于这件事,你有什么样的想法?”

    刘岩说:“既然消息已经泄露了,我觉得最好是不要再拖下去,捂着盖着,反而会更增加了人们内心的不安和慌乱,甚至是无端的猜忌。现在呢,一静不如一动,我们索性开始按这个方案开始行动,考虑到可能造成的不利影响,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可以考虑采取渐进式的办法,比如先从翟礼让这里动手,反正市委常委会已经通过了对他的处理办法,不妨把这个消息通知他,然后再跟他解释一下这次的考核办法,让他第一个参加考核,这样的话,他可能不会有什么抵触情绪。翟礼让的问题解决之后,我们再考虑接下来的具体步骤。”

    李亚洲点了点头,说:“嗯!你这个想法不错,我觉得是这样,和翟礼让谈的时候,你可以探一下他的口风,看他自己对接下来的工作安排,有什么具体的想法,我们尽量还是让他觉得,他并不是一点出路都没有。这样的话,一些有自知之明,觉得自己不适合在西城工业园区工作的人,就会主动向我们提出来,离开西城工业园区。如果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那我们接下来的工作,就会主动一些。”

    刘岩说:“好,我马上去找翟礼让,跟他谈这个事。”

    李亚洲想了想又说:“对于翟礼让今后的去处,一定要把握一个原则,就是无论是在职务上,还是在行政级别上,都要比原来低一些,这样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同时呢,对于翟礼让接下来的工作安排,要尽量做到人尽其才,这也刚好与我们这次人事改革的宗旨相吻合。”砮道官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