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砮道官途 第138章 泪如泉涌

时间:2018-04-02作者:请不要叫我帅哥

    餐桌上,王明君正在和一帮人喝酒划拳,这些人刘岩大部分都不认识,待在这里实在没意思。他也吃的差不多了,就站起来向王明君告别:“王总,你们吃着喝着,我要先走一步了。”

    郑华强正在狼吞虎咽地吃东西,他在水泥厂跟戴志超多纠缠了一会,来的比较晚。看见刘岩要走,一边咀嚼一边嘟嘟囔囔地骂:“妈那个b,什么东西?老子这儿还没吃饱呢,你就td要走,还懂不懂点餐桌上的规矩!”

    王明君心里也不痛快,但又不方便自己去阻拦,就冲郑华强挤了挤眼。郑华强站了起来,走到刘岩的前面拦住了他。

    “你要干什么去?”郑华强身子歪歪着,像小痞子挡横。

    “我得去医院一趟。”

    “去什么医院?”郑华强瞪着眼珠子叫,“说好了吃过饭一起去潇洒的,你今天晚上必须跟我们一起,哪儿都不能去。”

    刘岩看了看王明君,小声说:“我已经跟大夫约好了,现在大夫已经在等着我了,我必须马上过去。”

    王明君装作没听见,也不看刘岩,继续跟旁边的人推杯换盏。

    郑华强歪着脑袋嚷嚷:“刘岩,你t懂不懂规矩?常言说一起玩耍,都不尴尬,一起做贼,谁不说谁,你这么各色,是不是成心不让我们玩痛快了?”

    刘岩勉强笑了笑说:“你们尽管玩你们的,我真的有急事。”刘岩说着,撞开郑华强就往外走。

    王明君望着刘岩渐渐消失的背影,脸色非常难看。

    郑华强满不在乎地说:“老一,你别跟这家伙一般见识,不值当的,像他这种人我见的多了,当着大家的面装的像着呢,好像自己多正人君子似的,背地里比t谁都花哨。”

    王明君瞪了郑华强一眼,没有说话,餐桌上的气氛开始变得沉闷起来。

    刘岩来到了医院,轻车熟路的走进了高雅专门给他做阴阳炙的那个诊室。

    高雅却没在。

    刘岩每次到医院,高雅总是提前在诊室里等着。今天因为和王明君在一起吃饭时间长了一些,再加上郑华强的阻挠,刘岩比往常晚到了二十分钟,高雅却没在诊室。刘岩没太在意,他估计高雅可能是等急了,去忙别的事情了。

    又在诊室里等了大概有十分钟左右,高雅还没来,刘岩掏出手机给高雅打了过去,电话通着,却无人接听。

    刘岩心里突然间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他走出诊室,快步来到了高雅的宿舍。

    宿舍在医院的西北角,距离门诊楼大约有二百多米,是一个四层的低层建筑,高雅的宿舍在最顶层。

    刘岩快步如飞,蹬蹬蹬一口气蹿到了四楼。

    走廊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光亮,高雅的宿舍里也没有灯光,刘岩摸过去,随手推了一下房门,“吱呀”一声响,门被推开了。

    刘岩一瞬间就闻到了高雅的气息。他立即打开灯,看到高雅正在床上躺着,远远看去,高雅的脸色似乎有些潮红。

    刘岩疾步走了过去。

    高雅躺在床上,呼吸有点急促,就近了看,高雅的脸色不是潮红,是一抹虚红,若有似无,时隐时现。刘岩有点讶异,那一抹虚红虽然很不真实地漂浮在高雅的脸上,却透着一种喷薄而出的气势。

    刘岩把右手放在高雅的额头,并没有他心里想像的那样燥热,反而是凉丝丝的。刘岩手上的感觉,就像是寒冷的季节摸到了水萝卜。

    就在刘岩低头触摸高雅额头的那一瞬间,刘岩强烈感觉到了从高雅鼻孔中呼出的炽热的气息,仿佛烧焦的空气一样。

    刘岩吓坏了,俯下身子就要抱高雅:“走,我马上送你去急诊室。”

    高雅拽了刘岩一下,冲他摇了摇头,声音娇弱嘤咛的:“刘岩,你别着急,我没有病。”

    没有病?怎么可能!刘岩瞪圆了眼珠子,几乎要吼出来。

    高雅又说道:“刘岩,我真的没病,只是学艺不精,没有把握住分寸。”

    刘岩坚决地摇头:“有没有病,让大夫看了才知道。”

    高雅冲刘岩羞涩地笑了一下,小声嘟哝道:“我不就是大夫吗?即便算是病,恐怕也无药可救。”

    无药可救?刘岩的思维飞快地旋转着,记得在给自己做阴阳炙之前,高雅也说过这样的话。从高雅现在的状况上来看,刘岩心里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高雅此时此刻呈现出来的身体异常,肯定与阴阳炙有关。

    刘岩稍一愣神,忽听见“哇!”地一声,刘岩寻着声音看去,高雅的身子正在用力地往外侧翻。刘岩赶紧伸出手去,试图把高雅扶下床,已然来不及了。

    刘岩的手臂刚触到高雅的身子,又听见“哇!”的一声,刘岩的肚脐上面猛地感觉到一股灼热,像是热水溅在了身上。

    刘岩下意识地勾了一下头,看向被灼疼的地方——一个玉米粒大小的呕吐物,鹅黄色,亮晶晶的贴在自己白色的衬衣上。

    刘岩顾不上管这些,急忙把高雅托到床边,高雅痛苦地干呕着,却再也没吐出任何东西。

    刘岩拿出床边的纸巾,给高雅擦拭了嘴巴,然后又托着她的上身,让她平躺在床上,把高雅放下来的时候,刘岩瞧见高雅的身子下面有一本书,就顺手把它撩到了边上。

    没过一会,高雅睡着了。

    高雅睡熟的样子很可爱,像婴儿似的啜着手指,呼吸已渐趋平稳,刘岩将手背放在高雅的鼻翼上面测试了一下,气息已经没有了原来的炽热。

    刘岩悬着的心稍稍平静了一些,他走向卫生间,准备清理衣服上的污垢。

    从洗涤架上取下毛巾,刘岩低下头愣愣地看着衬衣上那个玉米粒大小的呕吐物,心里头有些蹊跷——从常态上来说,人在呕吐时必然会伴有大量的水分,而他的白衬衣上,除了玉米粒大小的鹅黄色之外,并没有任何别的污渍。这个发现,让刘岩警觉起来,他取了纸巾,小心翼翼地把那个玉米粒大小的东西包了,准备明天早上拿到化验室去化验。

    蹑手蹑脚地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刘岩来到了床前,高雅睡的正酣,刘岩轻轻地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床前静静地欣赏着高雅的睡姿。

    就这样静静地过了三个多小时,刘岩有了一些睡意,眼皮沉重的像是灌了铅。这可不行!刘岩提醒着自己,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房间里寻找着,希望能找到什么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他看到了刚才被他撩到床边的那本书。

    刘岩把它拿了出来,信手翻看着。

    这是一个手抄本,字迹非常工整,间或还夹杂着一些繁体字,从风格上看,应该出自于一个年长者之手。

    刚开始,刘岩并没太在意内容,只是从书法的角度在欣赏,翻了几页,他看到了里面的图片,这时候他才知道,原来这本书,居然是高雅的爷爷撰写的那本阴阳炙。

    刘岩一直认为,高雅所说的阴阳炙,应该是手指的指,这会儿他才知道,原来是这个“炙”。在自己的知识范围内,这个“炙”字,应该是烤的意思,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对了,高雅给自己做的,属于降热祛火的范畴,跟烤完全是矛盾的,怎么会用这个字呢?

    刘岩满腹狐疑,他用手机百度了一下,这个“炙”字,就是烤的意思,除此之外,并没有其它的解释。

    刘岩禁不住对这本阴阳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埋头把几十页的手抄本看完,刘岩惊出了一身冷汗,先不说他有没有悟出这个“炙”字的意涵,让他心惊肉跳的是高雅的做法。

    按照书上的注解,阴阳炙其实是完全分开来的两回事——阴炙和阳炙,阴炙祛火,阳炙除寒。刘岩一边看图片一边研究着下面的注解,懵懂中渐渐有了些参悟——这阴阳炙,似是把火寒之气吸纳入施治者的体内,再靠着自身的内功修为将其排空,从手段上理解,完全是一种自伤式的治疗方式。

    看着那一张张自戕式的图片,刘岩仿佛看到了一个老者的良苦用心,为了给孙女增高,高雅的爷爷已经到了奋不顾身的地步。

    即或如此,编撰者还是把阴阳炙分成了春夏秋冬四个施治阶段,春寒夏热,秋燥冬冷,阴阳炙也将随着季节的更替,对祛寒祛热实施不同程度的功力。单说阴炙,讲究的是春三夏一,秋二冬四,注解上还有特批,一个轮替的施治过程,必须要足满一年时间,倘若把施治的时间缩短,将会对施治者造成巨大的伤害,时间越短,对施治者的伤害就越大。

    看到这里,刘岩汗透衣背。

    这套阴阳炙,是高雅的爷爷编撰的,他把施治的期限定为一年,肯定是基于自己功力修为的考虑。高雅虽然是爷爷的嫡传弟子,却并非真正的武道中人,况且还是个女流之辈,她的功力修为,应该远在爷爷之下,却大着胆把一年的施治期限浓缩到了一个月,何况现在是夏秋之交,按照书上的注解,应该是施治的薄弱期,按道理应该渐减施治的力度,高雅却迎难而上,把功力加大了几乎百倍,她所承受的伤害究竟有多大,也就可想而知了。

    恍惚之间,刘岩好像记得高雅这样说过,他身上的顽疾,必须在一个月内治愈,超过一个月,被烫伤的角质将会硬化,一旦耽搁了施治的最佳时机,就是华佗转世,恐怕也无力回天。

    到现在刘岩才明白,为了治疗自己的顽疾,高雅何止冒了千倍万倍的风险!

    一时间,刘岩泪如泉涌。

    还在找”砮道官途”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