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砮道官途 第90章 心中的缺憾

时间:2018-04-02作者:请不要叫我帅哥

    刘岩心里动了一下,犹犹豫豫地问:“这样合适吗?会不会违犯国家政策啊!”

    王明君笑了笑说:“怎么可能违犯国家政策呢,这是我们企业内部的人员调剂,一个瓜对一个疙瘩儿,又不是从旁门左道骗取来的名额,你怕什么。”

    刘岩还是有点担心,水泥厂的股份制改革,是在他来水泥厂工作的两个月之前进行的,刘岩来到水泥厂上班的时候,关于这方面的话题还在继续着。

    普通职工们怨声载道,纷纷议论这样的规定非常不合理。

    他们觉得,员工入股应该是自觉自愿的,即便是不愿意入股,也不能剥夺员工们享受国家职工养老金的权利,养老金制度针对的对象是员工,不是股东。

    其二,员工入股的具体数额不应该有条条框框的死规定,应该本着自觉自愿的原则,而不应该根据职位的高低设定界限,普通员工也可以拿的比厂领导多,这是作为股东最基本的权利。

    其三,就是配股的问题,配股按现在的工作岗位分等级,员工们没有意见,可级差不应该那么大,一个车间副主任,配股的金额就是普通工人的五倍,厂长的配额更是普通员工的三十倍。

    这显然是不合理的,按照这个方案配股,水泥厂的管理人员得到的配股数额竟然高出了全体普通员工的五倍。

    这不就等于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利益都塞进当权者的口袋里了吗?让普通员工入股还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更让员工们不能容忍的是,从厂领导内部透露出来的可靠消息,副厂级以上领导的个人入股部分,全部都是从厂财务部的账上划过去的,等于从这边的口袋里拿出来放进了那边的口袋里,厂领导没有从自己口袋里掏一分钱。

    如果这些事都是事实,刘岩真不敢接受王明君的这番好意。

    把员工们议论的问题结合到自己妈妈身上,刘岩觉得有许多方面都是不妥当的。

    第一,妈妈顶替了另外一个员工享受企业养老金的权利,而这个员工之所以被剥夺了权利,仅仅是因为这个员工不愿意成为企业的股东。企业养老金制度是针对企业员工的一种福利待遇,与是不是该企业的股东没有任何关系。

    这样想来,妈妈的顶替就名不正言不顺了。

    第二,企业员工要享受退休之后的养老金待遇,就应该先缴纳一定时间和数额的养老基金,妈妈并非水泥厂的职工,这笔养老基金该不该补交,怎么补交,补交给谁?王明君只字未提。

    第三,妈妈顶替了别人作为企业股东的权利,当然应该按规定向企业入注一些股份,关于这方面,刘岩询问了王明君,王明君却含糊其辞。

    会不会像员工们议论的那样,妈妈的个人入股部分也是从厂里的账上划的?

    刘岩虽然非常希望妈妈能够享受那些待遇,但前提是必须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些疑问不搞清楚,刘岩没办法接受。

    带着这些疑问,刘岩回到了自己的老家。

    刘岩心里的这个老家,就是爷爷奶奶生活的那个村子,在钧都市的正林镇。

    自从刘岩到市里读书之后,妈妈就搬到爷爷奶奶那里长期住了下来,爷爷奶奶的年纪越来越大了,身边必须得有人照顾。

    妈妈一边照顾着爷爷奶奶,一边在村里的小学当代课教师,妈妈当代课教师的工资是每个月九十块钱,也就是说,妈妈忙忙碌碌上一天课,只有区区三块钱的收入。

    刘岩到市里上中学后,爸爸在市里买了一套两室两厅的房子,妈妈很少去住。

    听到摩托车的响声,张明月飞快地跑了出来,手上湿漉漉的。刘岩把摩托车停在院子的西南角,笑着向妈妈走去,张明月一直仰着脸看着儿子,脸上满满的幸福,也满满的兴奋。

    刘岩也看着妈妈,两个人在距离两米远的地方同时站住。

    刘岩不由得感叹,妈妈真是天生的尤物,虽然已经四十大几了,肌肤仍然是那么白皙、光滑,面若桃花,毫不夸张地说,就是近距离观看,妈妈的神采比那些二十多岁的漂亮姑娘一点也不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妈妈还是天生的衣服架子,妈妈身上穿的这件衣服,是前些天刘岩从网上给妈妈淘的,是一件才七十多块的春秋裙,白色的底子,上面零零星星点缀着一些黑色的图案,穿在妈妈的身上,显得是那么的合体,把妈妈的神韵、气质、身处,衬托得惟妙惟肖。

    妈妈从来没有自己买过衣服,她是个对钱完全没有概念的人,却总是舍不得为自己花一分钱,小时候,妈妈的衣服都是爸爸给买的,妈妈从来没有去试过,只要是xl号的,穿在妈妈的身上都是那么的合体,像橱窗里的模特一样。

    刘岩不由得在心里感叹:像妈妈这样的,本来应该像城市的阔小姐阔太太那样过着那种优雅的生活。

    见儿子一直看着自己,张明月竟然有点害羞:“你这破孩子,把妈妈都看丑了。”

    刘岩由衷地说:“妈妈永远都是那么的年轻,漂亮。”

    张明月慌慌张张地跑进了屋里,刘岩跟在后面,刚坐下,妈妈就端着两个盘子走了进来,一个是醋溜土豆丝,一个是凉拌荆芥黄瓜。

    “小岩,你还没有吃饭吧,肯定饿了吧,妈妈不知道你今天回来,你先对付两口,我马上给你做你爱吃的辣椒酱豆,再给你烙几张玉米饼子。”

    刘岩摇摇头说:“妈,你别忙活了,我已经在厂里吃过了。”

    “吃过了也得再吃点,你都好长时间没吃过妈妈给你做的烙馍卷辣椒酱豆了。”

    刘岩笑了笑,说:“好,那我就再吃点。”

    一会功夫,烙馍和辣椒酱豆就端上来了,刘岩看着这些东西,竟然像饿了几天一样,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张明月一边看着儿子吃,一边问道:“小岩,最近工作怎么样?还顺利吗?”

    刘岩抬头看了看张明月,说道:“还可以。”

    “那你们厂里最近怎么样?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刘岩发现妈妈的神色有点不大对头,虽然自己平时回来的时候,妈妈也总是这样看着他,但脸上流露出的全都是关心,刚才问这句话的时候,却有些躲躲闪闪的。

    “妈,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呀?”刘岩问道。

    张明月低下头,嘟嘟囔囔地说:“今天你们厂里的办公室侯主任来过家里。”

    张明月说着,拿毛巾擦了擦手,走到电视柜跟前从抽屉里拿出一沓纸。

    “小岩,你看看这个,这是侯主任送过来的。”

    刘岩拿起来看着。

    侯福全送来的,有一份是股权书,股份总金额是十二万。

    刘岩想了想,这十二万,应该包括个人入股和企业配股两个部分,按照钧都市水泥厂的配股比例,妈妈应该向钧都市水泥有限公司缴纳六万块钱的个人入股资金。

    即使交了六万块钱,刘岩仍然觉得不合适,妈妈并不是水泥厂的员工,不应该享受配股待遇,可现在呢,妈妈不仅要享受配股的待遇,而且还不是普通员工的,是班组长级别的。

    刘岩又看了看另外一份材料,这是一份养老基金缴纳清单,清单上的名字是一个叫张建华的,总共交了十七年的养老基金,刘岩大概算了一下,七七八八加起来有四万多块。

    在这些清单的后面,别着一份转让协议,上面有张建华的签字。

    刘岩抬头问道:“侯主任说没说应该找谁缴纳这些钱?”

    张明月摇了摇头:“他什么都没说。”

    刘岩愣愣地看着这些材料,没有再说话。

    张明月盯着刘岩,一脸担心地问道:“小岩,这些东西咱们要拿了是不是会出什么问题啊,要不然就别要了,省得到时候说不清楚。”

    从妈妈的表情上看,她还是很希望得到这些的,只是有些担心,怕出什么事。

    刘岩笑了笑说:“既然侯主任拿来了,你就先放着吧。”

    刘岩心里的想法是,股权的事情就算了,他准备退回厂里去。至于养老金方面的问题,他准备找时间打听一下,看看这个张建华到底是不是自愿放弃的,如果是,就把这四万多块钱给人家,也算是对人家的一点补偿吧。

    如果真的能这样,也算是完成了妈妈的一桩心愿。

    随着年龄的增长,妈妈越来越看重这些东西了,她虽然对钱完全没有概念,但在内心深处一直有一种无法说出的痛——当年没有上大学成为国家工作人员,始终是妈妈心中的一个缺憾。

    还在找”砮道官途”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