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砮道官途 第47章 更大的疙瘩

时间:2018-04-02作者:请不要叫我帅哥

    下了一场透雪,气温一下子骤降了十几度,让人突然觉得有一种彻骨的寒冷,而刘岩感受到的寒冷,一部分在身上,绝大部分,则是在心底里。

    火炉昨天晚上就灭了,刘岩没心情去点燃,整个房间的空气像被冰冻了一样。

    与自己的房间形成鲜明的对比,不远处的民政所长办公室里倒是呈现出一派热气腾腾、熙熙攘攘的景象。这些天,范留群的办公室总是人来人往的,比任何人的办公室都热闹。

    刘岩来到窗前,失神地望着窗外的皑皑白雪,心里头一片茫然。

    “刘岩,刘岩,曹书记叫你呢,”门外传来了一声喊叫,好像是袁邱的声音,刘岩走出去打开房门,袁邱正幸灾乐祸的站在门口。

    “刘岩,曹书记叫你呢,你可要小心着点,刚才我看见,曹书记的脸色冰冷冰冷的。”

    刘岩看了看袁邱,什么也没有说,带上房门,忐忑不安的走向了曹水江的办公室。

    通知过刘岩之后,袁邱就迫不及待地奔向了范留群的办公室。

    最近这些天,范留群的办公室几乎变成了鸿昌镇的小型会议室,各色人等像苍蝇一样汇聚在这里,沾这里的热乎气,也闻这里的臭气。

    范留群脱了皮靴,两条腿交叉着盘在沙发上,他的周围坐着四个人,全都和他一个德性,他们的脸上,粘满了长短不一的纸条,范留群脸上粘的更多一些,几乎遮住了整张脸。

    范留群打牌从来没有章法,每次打牌,他都是输的最惨的一个,但他喜欢组织。范留群有点现世报的臭脾气,也就靠这个勉强混点人缘。即便如此,平常来他这里的人也不多,现在是非常时期,来他这里的人,目的都不单纯。

    袁邱不喜欢范留群,也不喜欢经常来这里的那些人,更不喜欢这里的气氛,他也知道,这里的人也不喜欢他,可袁邱这家伙太爱显摆了,哪里热闹,他就忍不住往哪儿钻,一来二去的,也就成了这里的常客。

    袁邱跑的呼哧呼哧的,见大家都在专心致志的打牌,就扯着高声喊叫:“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袁邱的身上。

    袁邱却突然停止了手舞足蹈的动作,慢吞吞的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慢吞吞的抽出来一支,慢吞吞的点上,慢吞吞的吸着,慢吞吞的吐着烟雾。

    范留群很膈应袁邱的这种做派,早就盘算着怎么治治这小子那一身的臭毛病,现在正好是个机会。

    袁邱一直为自己的这些做派而沾沾自喜,根本不知道别人有多么不待见。就这会儿,见大家都张嘴瞪眼的看着自己,心里不知道有多美气了,翘着腿仰着脸一下一下的朝空中吐圈圈,他觉得自己这样很有范儿——大明星的范儿。

    一支烟差不多抽完的时候,袁邱准备开口了,嘴巴刚一动弹,范留群却冷不丁大声喊了一句:“出牌出牌。”

    话被堵在嗓子眼里,差一点把袁邱给憋死。

    范留群嘿嘿地笑,旁边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袁邱好不容易才顺过气来,瞪着眼冲范留群喊:“你想憋死我呀!”

    “谁让你噙着牛舌头呢,憋死你活该。”范留群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然后又歪着头嚷嚷,“出牌出牌。”

    袁邱被晾在了那里,急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活像个癞蛤蟆,刚才像是有东西卡在喉咙里,现在呢,整个喉咙痒痒的不行不行的,要是不让他把话说出来,嗓子眼非爆裂了不可。

    袁邱焦躁地扒拉着人们手里的扑克牌,一边扒拉一边嚷嚷:“我真的有好消息告诉你们,谁要是不想听,到时候可别后悔。”

    人们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袁邱的身上。

    袁邱又突然间变得鬼头鬼脑的,门里门外的来回踅摸,还没说话呢,先噗嗤噗嗤的笑,笑的连气息都喘不均匀了,才开口说道:“你们知道吗?刘岩???刘岩那小子正在曹书记办公室里挨训呢!”

    “你怎么知道刘岩在挨训呢?”范留群扔了手里的牌,直直的看着袁邱。

    “是我去通知刘岩的。”

    “哦,是你通知的刘岩,曹书记让你通知刘岩的时候跟你说了,他把刘岩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就是要训他?还是你听见了?”范留群站了起来,脸色突然间变得很难看。

    “虽然没有明说,但他的脸色阴沉阴沉的,肯定不是好事。”

    “曹书记的脸色啥时候不是阴沉阴沉的?他不是阴沉,是黑眼圈太重。”范留群换了个姿势,口气也变得愈发的尖酸刻薄,“袁邱,我发现你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乐观主义精神。”

    袁邱红着脸说:“我怎么就莫名其妙了?刘岩这一段时间被大家糗的够呛,曹书记这时候找他,难道还是为了表扬他?”

    “不好说啊!”范留群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里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慨。

    曹水江来鸿昌镇已经两年了,范留群发现,曹水江每做一件事情,不管是考虑问题的逻辑思维,还是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总是和自己想的不一样。就拿批评人这样的事情来说吧,如果是他对某一个人有意见,有看法,肯定会直截了当的给予斥责,范留群认为,这样做可以提高自己在下属心目中的威望,让下属对你望而生畏。曹水江呢,好像从来就没有批评过鸿昌镇政府里那些一般的工作人员,即便心里对某个人有再多的不满,也会把自己的情绪有策略地透露给这个人的直接上级,然后由直接上级出面,对这个人进行批评教育。

    刚开始,范留群觉得曹水江太懦弱,在人们心目中很难树立起威望,后来才发现自己的这种想法简直是大错特错,曹水江虽然不像有些领导那样会让自己的下属望而生畏,却是让下属们打心眼里佩服和崇敬。范留群有点想不明白,曹水江这么软绵绵一个人,连一个一般干部的错误都不敢触碰,怎么可能有这么高的威望呢?

    范留群琢磨了好久,总算是想明白了,曹水江这才叫政治智慧呢,谁都知道,官场里最大的是非,就是领导对一个人的态度,作为领导,如果动不动就直眉瞪眼的批评下属,这样做的确是树立了自己的权威,让下属对自己望而生畏,那又怎么样呢,还是那句话,官场里最大的是非,就是领导对一个人的态度,即便是一件小小不然的事情,如果领导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去处理,也会被周围的人无限放大,那这个人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从此以后,这个人肯定会对领导敬而远之。曹水江的这种做法,无疑起到了保护下属尊严的作用,作为下属,能不对曹水江感恩戴德吗?

    截至目前为止,被曹水江叫到办公室里挨训的,只有两种人,换句话说,只有两种人有资格被曹水江当面训斥,一种是跟曹水江职位差不多的直接下属,一种是跟曹水江走的最近的人,或者说是曹水江的心腹,这两种人,即便被曹水江训斥了,外人也未必知道,他们出入曹水江的办公室跟回自己的家一样,谁知道他们嘀咕什么呢?

    即便是被人知道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在鸿昌镇,能够被曹水江批评,已经不再是一种耻辱,而是一种资格,一种待遇,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荣耀。

    袁邱不服气地说:“范所长,照你的意思,刘岩也具有这样的资格?撒泡尿照照自己,他狗日的算t老几啊!”

    范留群的脸色更加阴沉了,在他的心里,还系着一个更大的疙瘩。

    还在找”砮道官途”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