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砮道官途 第388章 引火上身

时间:2018-02-08作者:请不要叫我帅哥

    眼看着霍发全心里的火被拱起来了,而且从架势上看,好像很浓烈的样子,李松林心里正美呢,却没有料到,霍发全并没有将矛头对准李亚洲,也没有朝向刘岩和其他的市委常委,而是连汤带水地喷向了晋万川:

    “像晋万川这种肆意践踏法律的害群之马,一定要严惩,必须要严惩,坚决要严惩。”

    霍发全愤怒地说着,右手高高的抡了起来,做出一副狠狠向下劈的动作。

    李松林完全懵了——尼玛的是不是疯了?怎么将火气撒在了晋万川的身上?晋万川招你惹你了?还是把你们家孩子扔枯井里了?尼玛的就算是心里有火气,也不能伤及无辜吧!

    尼玛的,真是疯了!

    李松林朝霍发全看了一眼,发现他说话的时候,眼珠和鼻孔全都冲着房顶,这就说明,他对会议室里所有的人都是排斥的,换句话说 ,他对任何人都充满了怨气,这时候单单对晋万川发难,只是凑巧触碰到了晋万川让他不快的那个点而已。

    晋万川的哪些行为会惹的霍发全如此大动肝火呢?李松林不知道,也没有时间多想,他心里清楚,霍发全此刻的怒气应该是发散式的,只要触碰到那个点,霍发全的火气,就会迅速转移到那个层面上。

    现在李松林要做的,就是要让霍发全的关注度,全部集中在李亚洲身上。

    他必须马上找到触发霍发全对李亚洲动火的那个点。

    其实要找到这个点非常容易,霍发全刚才的表现,归结在一点上,就是对自己目前尴尬处境的严重不满,一个“霍常委”的称呼就能让他像窜天猴一样蹦跶起来,仅从这一点就足以说明,霍发全此刻的心理是多么脆弱,又是多么的敏感。

    这就好办了,只要把话题重新拉回到霍发全目前的处境上,就很有可能将他的怒气,转移到李亚洲的身上。

    不过李松林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慎重一些,这个时候,霍发全的怒气是发散式的,他有可能随时将心里的不满,发泄到会议室里任何一个人的身上,所以在勾引他的怒火时,一定要慎之又慎,一句话不对付,便是引火上身的结局。

    接下来,是绝对不能再在称呼上刺激霍发全了,不管是发全书记发全市长或者发全常委发全同志,都有可能引起霍发全的再次暴怒,如果在这上面再刺激到了霍发全,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那怎么称呼霍发全好呢?还真让李松林有点犯难。

    纠结了半天,李松林终于想到了一个称谓——发全老弟。

    嗯!这个称呼不错,既显得亲切,又不至于让霍发全产生其它的联想。

    对!就叫他发全老弟。

    “发全老弟,你可千万别误会哦!我刚才那么叫你,可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就这个称呼,我还在心里琢磨了半天呢。这里毕竟是市委常委会,是一个非常正规的场合,要是称呼你那些有的没的,那才叫腌臜人那!”

    李松林这样说,实际上就是要再次提醒霍发全,你现在除了市委常委的身份之外,什么都不是了。没错,你曾经是常务副市长,但这个头衔,已经被刘岩抢走了,这就是李松林口中所谓的有的,他要用这种方式告诉霍发全,你的常务副市长的位置,早已是过去时了,现在的常务副市长是刘岩,刘岩这小子不但要抢走你常务副市长的位置,在不久的将来,还要取代你在市委常委会当中的地位。

    李松林完全就是为了在霍发全心里制造对刘岩的仇恨。

    而所谓的没的,指的就是霍发全将要担任市委副书记这件事,李松林是在提醒霍发全,如果你担任市委副书记的议题不能提交到市委常委会上,那就是没影的事。

    这个提醒,意在挑起霍发全与李亚洲之间的冲突。

    霍发全果然又一次蹦了起来:“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以后请你们叫我霍光杆,我霍发全现在就是一个光杆,说不定还不只是霍光杆呢,等我这个市委常委的头衔也被免了,你们就直接叫我霍光头算了。”

    李松林对霍发全的表现有点失望,这家伙虽然又一次蹦了起来,但却没有像他预想的那样完全喷发出强烈的火势,也没有将火气引到李亚洲或者刘岩的身上。

    这可不行,必须将这家伙内心的怒火彻底给拱出来,让他像火山一样往外喷发,只有这样,才能挑起霍发全与李亚洲之间的仇恨。

    李松林摆出一副悲天怜人的表情,看着霍发全说道:“发全老弟,我也很担心哦!要是现在这种状态持续延续下去,说不定哪天,市委常委会上就看不到你的影子了。这么多年了,还从未见过没有任何实际职位而单独担任市委常委的先例呢!”

    李松林这一番话,把霍发全心里的怒火完全勾了起来,李松林的话还没有说完,霍发全便抑制不住地蹦了起来。

    “李松林,你不用提醒我,我早就知道,我这个市委常委的位置,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了。可我现在还是市委常委,还有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力,我认为,像晋万川这种货色,就应该拉出去枪毙了,什么东西啊,完全就是人民警察队伍中的害群之马。”

    “还有翟礼让,还让他留在那么重要的领导岗位上干嘛?占着茅坑不拉屎啊!什么曹部长刚才的提案是在非常不理智的状态下提出的?我觉得,如果曹部长是在非常理智的状态下提出的议案,就应该直接把翟礼让这号货直接从公务员的队伍中踢出去。”

    李松林彻底傻眼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两次把霍发全心里的火拱了起来,霍发全两次全都是在针对晋万川开火,而且话说的越来越狠,这不是把晋万川往绝路上逼吗?不但如此,这一次霍发全还把翟礼让给拽了出来,你到底要干嘛呀?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奶奶的!

    你冲晋万川和翟礼让发什么邪火啊!有本事,你怎么不冲着李亚洲和刘岩他们干呢?

    早知道你狗日的是这个态度,一开始就不应该去拱你的火,看现在的状态,还真有点引火上身的架势。

    我算是看透了,你霍发全平时看起来好像挺嚣张的,其实在骨子里,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

    李松林完全理会错了霍发全的心思,他之所以一直紧咬着晋万川不放,根本的原因,是李松林的那些话,触碰到了他内心里最脆弱的神经。

    霍发全觉得,他之所以会落到现在这种狼狈不堪的地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人代会选举的失败,而这次惨痛的失败,则完全是拜像晋万川这样的势力小人所赐。

    在人代会选举中,霍发全一共才得了五十六张赞成票,这么低的得票率,让霍发全非常不解,不说别的,就是身边那些一天到晚围着自己转悠的哈巴狗们,也不止这些票数吧!

    后来霍发全才知道了自己为什么只得了五十多张赞成票的真正原因,那就是晋万川公开表示不支持他,钧都市官场上的人谁不知道,晋万川就像个哈巴狗一样整天围着他霍发全转?现在连晋万川都把他给抛弃了,这意味着什么呢?

    很显然,霍发全在这次的竞争当中已经彻底没戏了。

    霍发全认为,正是因为晋万川的公开抛弃,才最终导致了多米诺效应的产生。

    他怎么能不恨晋万川呢?

    还有翟礼让,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在表面上承诺要为自己拉票,事实上却没有任何动作。事后呢,狗日的居然舔着脸暗示霍发全把他拉拢代表们时打牌输的两万多块钱让霍发全想法给他解决了。

    靠!这么不要脸的话居然也能说的出口,刮大风吃炒面,咋张开你那呼扇扇了?

    你这是输了两万多块钱,你要是把自己的老婆也搭进去了,是不是也要老子赔你一个?

    这就是典型的势利小人,有用的时候搂怀里,没用的时候推崖里。

    现在终于有了这样一个机会,可以让霍发全报一箭之仇了,他能轻易的饶过晋万川和翟礼让这两个小人吗?

    好在霍发全是歇斯底里地说这段话的,人在发狂的时候,说一些过激的言论,既没有人跟他计较,也没有人会当真。

    在正式场合,是不能用发疯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的。

    不过呢,霍发全这一阵闹腾,却在客观上起到了震慑李松林的作用,接下来的议题讨论,李松林始终一声没吭。

    霍发全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呢,兹要李松林敢再替晋万川和翟礼让说一句话,霍发全就会扑上去咬死他。

    李松林就像吃了只苍蝇一样,一直到会议结束,那股子恶心劲也没有半分减弱。

    今天的常委会上,简直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晋万川彻底折了,翟礼让也差一点崴了泥,另外,还捎带脚把霍发全这条疯狗给得罪了。

    反观刘岩,倒是赚了个盆满钵满。

    唉!

    你说刘岩这狗日的,年龄不大,入仕未深,他咋就那么阴险呢!

    嗯?他咋就那么阴险!

    接下来,这小子不知道还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一定得紧防着他点。

    可问题是他妈的防不胜防啊!

    刘岩这小子实在是太阴险了!

    一直到现在,李松林都没有搞清楚,刘岩这小子究竟都用了哪些招数。砮道官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