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砮道官途 第315章 一份盒饭

时间:2017-12-02作者:请不要叫我帅哥

    邢子健说:“你这个小刘同志说话蛮有意思的嘛!但却不失深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好,这个问题暂时先告一段落,接下来咱们谈论一下另外一个话题,这次响水县的扫黑行动,有人说是一场阴谋,也有人说是一场骗局,还有人说这是在假借所谓扫黑的名义,来揪出所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从而实现对响水县权力中心的清算,最终的目的,是彻底阻止马子杰同志回锅担任中州市市长,马子杰同志在这次的市委委员选举中名落孙山,正是这些舆论最真实的印证。对这样的说法,你是怎么看的?”刘岩说:“这次的扫黑行动,我既是亲历者,也是执行者,在这次的扫黑行动中,我担任了扫黑行动联络员,现在我就以一个联络员的身份,谈一谈我自己的看法。”邢子健冲刘岩点了点头。刘岩说:“这次的扫黑行动,起因于响水县商贸大世界的骚乱,现在我向各位领导汇报几组数据,第一组数据,参与商贸大世界骚乱的,一共有五百人之多,这些人是在同一时间展开行动的,针对的对象,是商贸大世界的个体经营者。在这次的骚乱当中,个体经营商户有一百三十九人受伤,其中二十七人被打成重伤,重伤者当中,有五个人将落下终身残疾,另外还有两个人到现在还处于生命垂危的状态。”邢子健问:“除了身体上的伤害之外,商户们的经济损失有多大?”刘岩说:“这就是我要汇报的第二组数据,据统计,在这次的骚乱当中,商户的直接经济损失为一亿六千多万,间接经济损失为一亿九千万,这些还只是财产损失,治疗费用和其它损失不包括在内。”邢子健和韩启纶在官场当中的历练,足以让他们达到喜怒不形于色的地步,但此刻,两个人全都动容了,这让刘岩明白了一点,省里对响水县存在的问题并不了解,或者说根本就缺乏了解的渠道。刘岩紧接着又汇报了第三组数据。“骚乱发生十三个小时之后,也就是中州市公安局扫黑行动组到达响水县半个小时之前,响水县公安局实施了抓捕行动,一共抓捕涉案人员二十九名,经过审讯,这二十九个人当中,只有一个人存在暴力行为,而且这个人的暴力行为,并没有给受害者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其他的二十八个人,在这次骚乱中所扮演的角色,只是趁乱掠夺财物,根据统计,他们掠夺的财物,总价值为四万余元。”邢子健问:“这次的扫黑行动,事先有没有锁定的重点目标?”刘岩说:“本来是有的,在骚乱发生的同时,我的一个助手及时拍下了现场的视频录像,并通过中州市公安局的内部网络,对存在严重暴力行为者的身份进行了甄别,从中锁定了一百五十七名穷凶极恶的歹徒,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有重大犯罪前科的劳改劳教释放人员。令人遗憾的是,在扫黑行动将要开始之前,这些人已经闻风而逃了,而那些可以确认重点目标的视频资料,也被人给偷了去。”最后,刘岩总结道:“我注意到了,刚才邢部长在描述这次扫黑行动的时候,一连用了两个所谓,我不想隐瞒自己的观点,听到这个字眼的时候,我心里是十分别扭的。毋庸讳言,这次扫黑行动是不成功的,但我们不能因为这次行动的不成功,就轻易得出响水县不存在黑恶势力的结论。如果响水县真的不存在黑恶势力,那我们该如何解释和定义商贸大世界这场有组织而且对社会有着巨大危害的骚乱?那些穷凶极恶的歹徒为什么望风而逃?他们又从哪里得到了扫黑行动的消息?他们又为什么要偷走那些视频资料?这些问题,我希望领导们能够慎重考虑。”邢子健与韩启纶小声交流了一会,然后又说道:“这个话题,我们暂时先告一段落,接下来我们聊点轻松的。关于民主集中制,你是如何理解的?”刘岩说:“这个话题一点也不轻松,而且题目太大,我恐怕自己说不好。”邢子健鼓励他:“各抒己见嘛!我们党的原则历来都是集思广益的,说好说不好没关系,你就谈谈自己的理解吧,我相信你一定会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刘岩想了想说道:“关于民主和集中之间的关系,我就不用赘述了,我想说的是,怎样理解和看待集中,集中,从字面上理解,应该是大多数人思想意识的集合。一个问题的结论,一次选举的结果,能真正表达大多数人的意愿,这才叫做集中。如果一个问题的结论,一次选举的结果,只是为了体现出某个领导的初衷,或者是体现某个领导集体的意志,那就不叫集中了,应该叫**才对。”邢子健又说:“既然你再次提到了党代会,那么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作为中州市市委,在这次党代会举行的过程中,担负着省委的重托,如果有负领导的重托,是不是也可以算作是工作上的失职失责?”刘岩说:“我不知道你所说的有负领导的重托,是不是指省里指定的候选人落选这件事,在这次党代会上,我觉得省领导真正托付的,是让这次的会议,能够在祥和、团结、愉快的气氛中进行,让各位代表真正能够表达广大基层党员的意愿,反映基层党组织的呼声,如果市委的组织工作,只是为了让省里推举的候选人能够顺利当选,而完全不顾代表们和广大基层党员的思想,那我只能说,这样做才是真正的左右和控制呢。”从韩启纶和邢子健的目光中,刘岩猜测到,他最后所说的这些话,也是其他一些被约谈者共同的看法。······李思琪心急如焚,两个小时之内,他至少看了不下一百次手表。多年来做秘书工作的履历,让李思琪渐渐养成了一种习惯,每次领导召见下属的时候,他就会默默计算时间,然后根据领导和某个人谈话的时间长短,来推断出被约见者所谈的内容在领导心目中的分量,继而判断出被召见的人可能在领导那里得到的待遇。作为市委秘书长,李思琪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市委书记跟下属的单独会见,一般情况下都是由李思琪安排的,这种单独接见的意义是什么,李思琪事先总会有一个大概的猜测,然后再根据领导召见这个人的时间长短,来推断这个人在领导心目中的地位,继而推断出这个人在仕途当中可能的晋升,如果这个人有晋升的可能,他就会表现出非同一般的亲热。李思琪就是用这种方法,来处理自己和周围同事之间的关系,虽然大家都知道他没有什么特殊的工作能力和领导才能,但混的还可以,每次找别人办事的时候,一般情况下还都给他一点面子。今天的情况却完全不同,省领导这次到中州市来,可以说是来找晦气的,找谁的晦气?当然要看被约谈者给谁下药了。刘岩肯定是要给马子杰下药的,李思琪本来以为,像刘岩这种小虾米,大不了三两分钟就出来了,对于他的意见和看法,省领导根本就不会重视,即便是要给马子杰下药,恐怕也逮不到机会。刘岩在上面待了半个小时之后,李思琪就着急了,脸上手上全部都是汗,看手表的频率不超过一分钟就有一次。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勉强支撑到十二点,李思琪再也熬不住了,借着询问中午饭怎么安排的名誉跑到三楼打探消息。那个秘书却把他拦在了门口:“李秘书长,你有什么事吗?”“我来请示一下领导,看中午饭怎么安排。”李思琪说着就要往里闯,秘书却毫不客气地拦住了他:“李秘书长,你稍等一下,我进去帮你问问。”秘书的关门声把李思琪震的一愣一愣的。不到一分钟,秘书就出来了,告诉李思琪,让他准备五份盒饭。李思琪脑子很乱,掰着手指头仔细地算着这里的人数,省纪检委常务副书记韩启纶——一个,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邢子健——两个,省纪检委监察厅督查处副处长费雨——三个,另外就是这个秘书了,明明只有四个人,为什么要安排五份盒饭呢?不是五盒,是五份,说明有五个人要吃。那另外一个人是谁呢?难道是刘岩?这个念头可把李思琪给吓傻了,按照他的逻辑,这一份盒饭里面的文章可大了去了,刘岩在里面已经谈了将近两个小时,而且还要继续谈下去。还有,刘岩和省里的这几个人一定谈的很投机,或者说省里的领导非常赞同刘岩的观点。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即便是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让刘岩滚出去吃饭就行了,干嘛要在一起吃饭?虽然只是一份盒饭,却象征着一份褒奖,一种荣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