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砮道官途 第311章 你有情绪

时间:2017-11-29作者:请不要叫我帅哥

    马子杰陷入到深深的思索当中,以至于李思琪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都浑然不觉。

    刚才在李思琪面前提及屠丽的时候,马子杰突然间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现在市纪委掌握的那些对屠丽不利的证据,绝对是刘岩提供的,那他是怎么得到这些证据的呢?

    按照关山月的说法,刘岩在响水县期间,一举一动都受到了魏亚锋的绝对控制,他和陈如雪搜集到的所有证据材料,也被瘦猴尽数偷去,从这一点上看,那些对屠丽不利的证据,应该是刘岩在被瘦猴偷盗之后重新搜集来的。

    通过这件事情,马子杰想到了两点,第一,魏亚锋对刘岩的控制绝对没有像他说的那样严密,要不然刘岩怎么可能有机会去搜集新的资料?第二,对于响水县的问题,刘岩是不死心的。

    现在屠丽虽然被双规了,整个局势却向着与刘岩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驰的方向在发展,刘岩会甘心吗?绝对不会!一旦有机会,他肯定还会继续调查下去的。

    李思琪要把刘岩从现在的工作岗位上挤出去,实际上是一把双刃剑,让刘岩远离权力中心,确实有很大的好处,但这样一来,又等于给刘岩提供了时间和机会,刘岩很有可能会利用这个机会,继续对响水县的问题展开更加深入的调查。

    这件事情,必须严加防范。

    想到这里,马子杰立马给关山月去了电话。

    挂断马子杰的电话,关山月第一时间把魏亚锋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听到刘岩可能再次孤身进入响水县的消息,魏亚锋咬牙切齿地说:“你让他来吧,这一次我叫他狗日的有来无回。”

    对于刘岩,魏亚锋虽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心里的那点芥蒂,始终让他无法释怀。

    魏亚峰原来一直在响水县公安局工作,曾经担任过响水县公安局的局长,后来通过马子杰的关系,调任到中州市公安局当上了副局长,刚上任没多长时间,就闹出了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在公安局内部和社会上都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魏亚锋干的事情实在是太出格了,连马子杰都没有办法帮他解脱。已经有风声传出来,市纪委要对魏亚锋实施双规。

    为了能把这些事平息下去,也为了继续留在中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上,魏亚峰只好买通了李思琪的路子,让李思琪安排他跟周和平见一面。可魏亚峰只是一个副局长,安排他单独跟周和平见面,李思琪很难找到合适的理由。

    李思琪费尽了心思,才把魏亚锋安排在了上次的那个考察组里。

    魏亚峰心里想,考察要进行好几天呢,总会找到与周和平单独接触的机会的。

    可这样的机会,魏亚锋一直没有等到,无奈之下,只好去找刘岩帮忙。

    在下面的时候,周和平的工作日程一般都是由刘岩安排的,魏亚峰多次找到刘岩,让他安排一下跟周和平单独见面的事情,刘岩总是找各种理由推脱,弄的魏亚峰一直到回到中州市,也没有捞到与周和平单独见面的机会。

    后来要不是关山月把他要回了响水县,让他回任了响水县公安局局长,说不定那次魏亚锋就彻底栽在中州市了。

    因为这件事,魏亚峰到现在对刘岩还耿耿于怀呢!

    关山月也想把刘岩收拾了,干了刘岩,响水县的问题将会一了百了,再也不会有人咬着不放。

    至于让刘岩怎么死去,魏亚锋考虑了许多种方案,其中的首选,当属让刘岩死于禽流感疫情,如果不能成功,备用的方案是制造一起车祸。

    ······

    李思琪回到市委的时候,刚好碰到了刘岩。

    “刘岩,现在是工作时间,你在那儿瞎溜达什么?”李思琪完全是一副教训人的口吻,脸色臭的很,一点没掩饰对刘岩的厌恶。

    刘岩心里也正烦着呢,就忍不住顶撞了一句:“李秘书长,你觉得我现在还能干什么?”

    李思琪看到刘岩一脸的颓废相,心里头不知道有多美呢,便换了一种挪揄的口吻:“你不说我还真忘了,几天之前还是风光无限的刘大秘书呢,现如今却成了没娘孩儿,唉!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哦!周和平这张皮都不在了,你说你这根小毛毛还能安插在啥地方?”

    这种像市井无赖一般的腔调让刘岩更加忍无可忍,便怒声回怼了一句:“李秘书长,你就是这样理解党的一级组织的?那我问你,你算是皮还是毛?”

    李思琪被呛得翻白眼,却不得不改用正经的语气跟刘岩说话,对于刘岩,李思琪还是有几分忌惮的。

    “刘秘书,我可没有要讽刺挖苦你的意思,我就是想考验你一下,我听出来了,你有情绪。这可不行哦!革命工作从来就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以前安排你当市委书记秘书,是为了革命工作,要是以后安排你去掏大粪,难道就不是革命工作了?”

    对于李思琪这番冠冕堂皇的陈辞滥调,刘岩根本不屑于回应,只是板着脸问道:“李秘书长,你就说准备安排我去哪儿掏大粪吧?”

    李思琪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这一下,他又被刘岩噎的不轻。

    “掏大粪还不至于,是这样的,最近一段时间,禽流感疫情又开始抬头了,你还是下去考察一下这方面的事情吧。”

    说到禽流感,刘岩就自然而然想起了响水县高颂镇那个叫武庙村的村子,想起了武二浪和他的前妻。刘岩总觉得,他从武二浪前妻那里拿到的那个u盘,绝对不是武二浪掌握的全部秘密,他在郭长鑫身边混了那么长时间,应该了解郭长鑫不少的内幕消息,那个u盘上,只是涉及到屠丽的部分。

    刘岩觉得,既然武二浪能在与屠丽打交道的问题上留着心眼,又何尝不会在郭长鑫的身上藏着奸诈呢?武二浪手里,应该有更多关于郭长鑫甚至是关山月的一些把柄。

    刘岩进一步想,武二浪只是把牵涉到屠丽的那一部分抛出来,肯定是经过一番考量的,一方面,是出于关键时刻保护家人的需要,另一方面,可能是借此来试探上边的反应,以决定是不是把自己掌握的更重要的东西拿出来。

    想到这次的选举给中州市官场带来的各种变数,刘岩心里窝囊透了,他觉得现在周和平的遭遇,很大程度上是自己造成的,如果自己再谨慎一些,绝对不会让周书记面临如此的尴尬境地。

    想到这些。刘岩心里有一种深深的自责。

    现在他要下去调查禽流感疫情,趁着这个机会,正好可以到武庙村去看一看,如果真的如自己想的那样,而且能够说服武二浪把那些东西交给他,说不定会反转目前的情势。

    第二天凌晨四点五十,刘岩就坐上了去响水县的公共汽车,这是李思琪特意安排的,还提前给刘岩买了车票。尽管这样的安排完全对刘岩的心思,但因为是李思琪特意强调的,刘岩便觉得好像那里不对。

    李思琪还告诫刘岩,这次出去,不能像以前那样信马由缰,必须及时地向市委办公室报告目前所处的位置,不得擅自行动。

    车上只有三位乘客,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坐在最后面的座位上,刘岩上车的时候,这个人好像很关注他,但目光却充满了游弋。另外两位是一对年龄差别很大的情侣,女人像是个中学生,男的像是个土大款,浑身上下卟啉卟啉的冒着光,两个人旁若无人的玩着被窝里面的文明游戏。

    刘岩刚坐上车,就掏出手机给李思琪打了一个电话。

    “李秘书长,我已经坐上车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女人的一声暴怒:“李思琪,你要是不想睡觉,就他妈的给老娘滚蛋!”

    刘岩笑了。

    他是故意打这个电话的,李思琪最后对他的那番告诫,让刘岩觉得像是被完全捆住了手脚,根本就没有办法落实自己的行动,他必须想办法解脱这样的困局。

    刘岩想到了李思琪家里的那只母老虎,兹要把这个母老虎惹火了,李思琪就别想困住他。

    这一招还真管用。

    李思琪从床上爬了下来,默默地走向了门外,秋天的凌晨寒意已浓,李思琪只披了一件单薄的睡衣,连鞋子都没穿,冷的浑身直哆嗦。

    “刘岩,你搞什么呢?怎么这么早就给我打电话?”

    “李秘书长,是你让我跟你汇报的哦!是不是我把你的意思理解错了?”

    李思琪简直无语了。

    “李秘书长,我也知道这时候给你打电话肯定会影响你休息,如果你觉得这样不方便的话,你就给个明确的时间,什么时候不能骚扰你?”

    李思琪有气无力地说:“每天早上八点之前,晚上十点之后,如果没有什么特别关紧的事情,你尽量不要联系我。”

    “好的,我记住了。”

    汽车在烟暗中行驶着,二十分钟后进入了高速路,刚走上快车道,就出现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状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