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全球高武 第893章 认个师父

时间:2019-05-13作者:老鹰吃小鸡

    帝坟四周,裂缝渐渐泯灭。

    战天宫好像是帝坟的中枢,中枢被拿走,整个帝坟都要破碎了。

    方平扫了一眼四方,此刻,周围已经没有任何人,其他人死的死,跑的跑,此刻就剩下他们这些人了。

    又看了一眼妖剑客,方平淡淡道:“你先出去,带御海山妖族离开,回归御海山,用得上你的时候,我去找你!”

    “主人……”

    妖剑客精神力波动,有些躁动道:“主人,剑一想继续追随主人……”

    “你现在还不够格!我的敌人,可不是今日这些人!”

    方平摆摆手,低喝道:“去吧!”

    妖剑客见方平语气冷厉,也不敢再停留,急忙传音道:“那剑一回御海山,等候主人召唤……”

    方平没回话,剑一也不敢再说,迅速破空离去。

    它一走,老王迅速道:“现在去地下通道那边吗?”

    战天宫被收走,帝坟的东西差不多都被方平他们一方夺走了。

    现在出去了一些人,这些人都是失败者,所有人都会盯上方平他们。

    诛天剑、帝尸、战天宫……

    这些东西,很多人都想要。

    这还不算方平之前冒充莫问剑的事了!

    他冒充的时候很爽,可现在那些人出去了,不用问,必然会告知外面强者。

    莫问剑当年斩杀那么多大帝,方平是莫问剑转世,这些人岂能无视?

    之前大家不确定,现在那是不确定也得确定了。

    纵然有人存疑,也会先杀了方平再说。

    方平没急着离开,此刻正在脑海中呼唤苍猫。

    “猫兄,在不在?”

    “猫兄,接电话!”

    “猫兄……”

    方平呼喊了很久,这才听到苍猫有些喘息的声音,方平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苍猫吐舌头的样子。

    这只肥猫,好像很累。

    疲惫不堪道:“骗子,本猫不能睡的……完了完了!大水牛和大乌鸦都要追杀我,完了完了……骗子,又怎么了,你都欠我11亿了……”

    苍猫说的直喘气!

    算计失误!

    大乌鸦等大水牛一到,二话不说,马上告知,必然是苍猫干的!

    大水牛那是毫不怀疑,其实半道上就想到了是苍猫了。

    于是乎,两位帝级强者,那是在海中闹的翻天覆地,要把苍猫找到,打死这只猫再说!

    新仇旧恨,都要报了!

    方平尽管不知道这些,也知道苍猫大概是真的有些要倒霉了,急忙道:“那就废话少说,莫问剑的师父和莫问剑之间有没有什么秘密的往事,或者独特的沟通方式……”

    “啊?”

    苍猫有些呆滞道:“骗子,你问这干嘛呀?”

    “和公羽子聊聊天。”

    “骗子,你要骗人了吗?”

    “胡说八道!”

    方平否认道:“快说说看,猫兄,你忘了你还有敌人追杀你了?”

    “是呀……喵呜,迟早吃全牛宴……不吃大乌鸦,一看就难吃。”

    苍猫很快把话题转移到了吃的上面,方平催促了几次,苍猫这才想起了正事,有些纠结道:“秘密……秘密……本猫想想呀。”

    “哦,小剑好像说过……他小时候不听话,他师父打过他屁股……算不算秘密呀?”

    方平无语,急忙道:“还有呢?”

    “还有……哦哦,好像还有,公羽子喜欢吃鸡屁股……小剑以前经常给他带这个回去吃的……偷偷吃!”

    苍猫大眼睛陡然眯了起来,窃笑不已。

    这是秘密!

    因为和吃的有关,它记得的。

    有次它也好奇,以为很好吃,偷吃了一点,结果吃了一块,苍猫差点吐了。

    方平语气一滞,迅速道:“我知道了,猫兄,快跑吧!别被抓住了!”

    “是呀,要跑了,喵呜……小胖脸,别乱动,跑了……”

    苍猫的声音陡然消失,方平脸色一变,我去,这猫把方圆带进来了?

    这蠢猫……自己找死就算了,胡闹!

    苍猫大概率死不了,这家伙手段多,能从上古活到现在,没点手段,光靠睡觉能行吗?

    可方平才四品境!

    帝级强者追杀,稍微有一点点余及,必死无疑!

    方平有心想说几句,一想到苍猫不太靠谱,可能会睡觉和他沟通,方平迅速打消了这念头。

    将心中的担忧压下,方平心中暗骂,回头找这只猫算账。

    ……

    清醒了的方平,看向众人,又看了看被打晕的蒋家兄弟,迅速道:“你们去通道那边,看看战王在不在!”

    “你呢?”

    “就说东西都在我在!没事的,他们也知道,东西大概率在我这,我一个人更安全!你们先回地面,我还有事要做!”

    “方平!”

    王金洋沉声道:“天南那次,为了救我导师,已经惹出了大麻烦!这次也是我的缘故,战天宫在我这,我……”

    方平没好气道:“少来!你有这能耐逃生吗?少废话,帝坟快开启了!快走,你们不在,我这边更容易离开,不然人太多,哪怕我收敛气息,也容易暴露。”

    王金洋脸色变幻一阵,接着迅速道:“好,那我们先走,你自己小心!”

    “放心!”

    吴川几人也是干脆之辈,方平逃生的本事的确比他们强。

    接下来恐怕就是绝巅之上的战斗了,他们留下来也于事无补。

    几人不再废话,迅速朝帝坟另一头跑去,那边是通往御海山的方向,地下通道应该在那边。

    方平在原地等待了片刻,等他们消失了,忽然腾空而起。

    此刻,帝坟上空,裂缝已经消失了许多。

    方平站在高空之上,笑道:“师父,能听见吗?”

    无声,只有裂缝如水泡崩裂一般的声音传来。

    方平再次笑道:“师父,问剑给您带了最爱吃的鸡屁股,要吃点吗?”

    就在这时候,一声略显惊异的沧桑声传来:“你……你不是问剑……”

    “我不知道。”

    方平笑道:“我只是有一些记忆片段,我只记得师父最爱吃鸡屁股,以前我出门在外,经常为师父带这些,我不知道我记忆中的那个人是不是你……我只是想试试。”

    ……

    界域之地内。

    公羽子愣住了,问剑?

    是他?

    怎么可能!

    他很多年没看到过莫问剑了!

    可他猜测过!

    猜过很多人,唯独没有方平。

    其实这些年,他也没怎么关注外界的消息,几十年前还有一些关注。

    在他想来,几十年前,徒弟就在布局,那不可能是这些年轻人,哪怕真的转世了,也是张涛那一代的人物。

    可是……现在此人居然说出了一些机密。

    这是真的机密!

    堂堂帝级强者,爱吃这玩意,传出去简直贻笑大方!

    这事哪怕莫问剑,那都是机缘巧合之下才知道的,公羽子根本不会告诉任何人。

    “你还记得什么?”

    公羽子沉声问道。

    “记得不多了。”

    方平淡笑道:“记得更多的还是苍猫,还有一些和师父相处的片段,很少很少!在我记忆中,最怀念的时光,还是和苍猫去钓鱼的那些日子,如此悠闲,如此自在……”

    公羽子脸色复杂。

    是啊!

    问剑这一生,最悠闲的时光,大概就是那时候了吧!

    无忧无虑!

    游山玩水,吃点好吃的,钓钓鱼,抓点妖兽……

    之后的人生,再也没有如此悠闲的时候了。

    “你现在叫什么?”

    “方平!”

    方平看不到公羽子,也不介意,再次笑道:“我现在是华国天部部长,和张涛算是同级,也是新武时代,第三代领袖!”

    第一代那是陈沈二位镇守,第二代是张涛几位,方平自认第三代领袖,不算自夸。

    公羽子这一刻有些复杂。

    第三代领袖?

    如此天骄之人……真的是问剑吗?

    问剑也是如此优秀!

    很早很早以前,便被誉为宗派时代的领袖人物!

    也是宗派时代,第一位迈入真神境的强者。

    “你……”

    公羽子一时间真的无法确定!

    这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可有些东西,听起来真的和问剑很像。

    方平又笑道:“我有个称号,魔王方平……不知道师父知不知道前些时日,地界这边传音,通缉我,都说我是魔帝转世。

    我其实自己也不确定,只是有些好奇,好奇紫盖山什么样子,好奇我记忆中那道有些虚幻的身影,喜欢吃鸡屁股的强者是什么样子……”

    “之前,御海山的剑一和帝血树一族,忽然为我死战到底,帝血树一族全军覆没……我有些迷茫,我也想知道,我真的是莫问剑吗?”

    方平面露唏嘘之色,自嘲道:“我很讨厌莫问剑,我不希望我自己是他!帝坟一行,莫问剑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完全破碎了,我不希望自己是他!可是……有时候,也许我恨的就是我自己,真可笑啊!”

    空间裂缝,越来越少了。

    公羽子心情愈加复杂了,许久才道:“老夫……也无法确定……方……方平,帝坟快破碎了!现在外界,来了不少强者,之前我看好像有人逃离了此地,他们……知道你是问剑吗?”

    方平苦笑道:“应该知道!这次表现的有些明显了……其实我有一个怀疑,我也许不是莫问剑,莫问剑在算计我!

    他想让所有人觉得我是莫问剑……帝血树一族都在为我死战,之前诛天剑也有异动,我居然可以操控,这一切无一不表明,我就是莫问剑!

    我以为前辈知道的,刚刚故意试探一番,没想到……前辈也无法确定。”

    刚刚喊着“师父”的方平,现在却是喊着“前辈”。

    公羽子急忙道:“诛天剑呢?”

    “不知道,消失了。”

    方平再次叹道:“所以我才怀疑,我被利用了!诛天剑去哪了?前辈,能为方平解惑一二吗?我到底是不是莫问剑?”

    公羽子沉默,不知道。

    也许是,也许真的是问剑在布局,故意将此人伪装成他自己。

    不管如何,方平都是值得去救的。

    想到这,公羽子迅速道:“不管是不是,这些我们可以之后再谈!现在你来紫盖山,大阵还没彻底破碎,他们短时间内无法攻破紫盖山外围封禁,老夫想办法送你离开!”

    “离开……”

    方平呓语般道:“此次出了帝坟,天下之大,真的还有我容身之地吗?我不管是不是莫问剑,这次之后,都会被确定是他!回到人类世界,也许也是麻烦不断。”

    “先保住性命!”

    公羽子说着,帝坟上空的裂缝已经彻底消失!

    “快进来!”

    就在这时候,帝坟上空,一道透明封禁呈现,开启了一个小小的口子,公羽子迅速道:“快,帝坟一破,他们都会发现你的存在!”

    方平看了一眼小口子,笑了笑,腾空而起,直接挤进了小口子。

    界域之地的封禁,方平也知道一些情况。

    非绝巅进出还好一点,绝巅境出入,几次下来,就容易导致封禁破碎。

    之前苍猫出来,没办法回去,就是怕封禁彻底破碎了。

    不过方平实力不到那地步,出入问题都不大。

    就在方平刚进入紫盖山内部,下一刻,轰隆一声爆鸣,响彻整个界域之地!

    帝坟爆碎了!

    大片大片的血色开始消散!

    黑色裂缝一道道泯灭。

    整个帝坟,开始收缩,崩溃。

    帝坟建立在界域之地上,却又独成空间,仿佛另一个世界。

    可现在,之前血红色的世界,血红色的泥土,都在崩溃中。

    御海山之外,有强者喃喃道:“帝坟破了!”

    “莫问剑呢?”

    “诛天剑在哪?”

    “……”

    与此同时,好像有强者感应到了什么,很快,有人声音平淡,却是传荡数千里:“有人在渡海!谁出来了?”

    姬瑶那群人,此刻刚出帝坟不久,正在渡禁忌海,准备回归外域。

    下一刻,御海山方向,一道道气机升腾。

    ……

    同一时间。

    御海山内部,地下通道,战王再次赶到。

    之前有界壁挡道,这时候随着帝坟破碎,那些挡道的东西都消散了。

    帝坟内部的绝杀大阵,也随着诛天剑消失,心脏消失,战天宫消失,都消散了。

    战王已经看到了吴川这些人!

    扫了一眼,顿时皱眉!

    方平呢?

    至于两个后代,都活着,他就没多看了。

    可方平去哪了?

    这家伙要是折在了这,这次张涛铁定要找他麻烦!

    毕竟帝坟这边,是紫盖山弄出来的,也是他之前说好了可以护卫这些小子的。

    “方平呢?”

    当帝坟彻底破碎的一刻,战王已经和他们相遇。

    刚问完,战王忽然抬头,上方的通道是整个紫盖山的封禁,他看不透,不过好像隐约看到了一道人影冲天而起,消失了。

    “方平说他自己想办法离开!”

    吴川迅速道:“前辈,我们先撤!长生他们现在都无力再战,必须马上送回地面!”

    李长生、蒋家兄弟,现在都是无力再战了。

    就算有,他们的实力也不足以参与接下来的纷争。

    此刻还是先回去才安全。

    “这小子……”

    战王皱眉,他想办法离开?

    怎么离开!

    来不及多想了,战王已经感受到了一些强者气机升腾,大手陡然胀大无数倍,一下子将众人握在了手中,掉头就走。

    刚出通道,御海山对面,山巅之上,有人冷冷道:“战王,吾等等候多时了!”

    这时候,吴川喝道:“我们没拿到任何东西!东西都在方平那边,方平没有随我们离开!”

    此刻,守在御海山山巅的不是一人,而是三人!

    三人气机都是极强,御海山之巅的裂缝在他们身上划过,几乎无法近身。

    三位绝顶强者!

    就在这时候,山巅上,多出了一道身影,张涛淡笑道:“他们说没拿,那就是没拿!几位,不会和这些小辈计较吧?”

    谈话间,又是一道身影闲庭阔步,打破虚空,在黑暗中行走,眨眼间出了空间裂缝,出现在了御海山之上。

    来人是命王!

    命王扫了战王一眼,又看了看王金洋众人,淡淡道:“方平还在界域之地内躲着吗?”

    说罢,淡笑道:“方平会转换气息,你们……真的无人是方平伪装?”

    他们说东西在方平那,命王相信。

    可关键是,方平不在这些人当中?

    人,越来越多了!

    界域之地对面的禁忌海,此刻也有人渡河而过。

    第一个过河的,便是王若冰和王晗月两人。

    两人刚过河,一道身影直接穿过了御海山,直接出现在了两人身边。

    张涛这些人也感应到了,之前这样的强者穿越御海山,那是决不允许的。

    不过龙变天帝过去了,张涛也没说什么。

    现在连禁忌海中都有帝级强者赶到,封锁御海山意义不太大,只要这些人不过通道,张涛也不愿管这些。

    而且,通道外这时候也有人类强者坐镇,张涛也不是太担心。

    龙变天帝刚赶到,还没来得及开口,下一刻,七八道精神力覆盖而来。

    龙变天帝冷哼一声!

    这些人,居然敢在他面前散发灵识!

    不过这时候,强者不少,龙变天帝还是压下了怒火,看向女儿,眼神微动。

    女儿溢散的生命本源……好像不再溢散了!

    龙变天帝心中有些惊喜,又有些不敢置信,真的夺到宝物了?

    王晗月也感受到了四面八方的威压,脸色发白,迅速道:“师尊,我和师妹没拿到任何东西,我们离开的时候,他们正在交战,帝坟内的确有诛天剑,还有数具完整帝尸和战天宫!”

    “战天宫?”

    龙变天帝有些意外,惊讶道:“战天帝的居所怎么在这?”

    “战天帝?”

    这时候,龙变天帝附近,一道虚影呈现,一位头戴冠冕的老者,看不清具体相貌,缓缓道:“里面是战天宫?”

    “是。”

    老者看向龙变天帝,声音沧桑道:“战天帝……老朽没想到战天帝的宫寝会出现在这……莫问剑倒是运气好,不知战天宫中,可有战天帝遗物存留……”

    说着,老者虚幻的眼睛陡然爆发出一道璀璨的神芒,看向对岸的帝坟,很快,轻声道:“空无一物,已经崩毁,战天宫既是战天帝所留,不会崩碎在此,被人拿走了!”

    就在这时,又一道中年虚影呈现,略显疑惑道:“战天帝?本帝好像曾听闻过……”

    老者和龙变天帝都懒得理会!

    不知道战天帝的,那就是地位的差距,时代的差距。

    战天帝在天界名声虽然不大,可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知道此人!

    此人天庭大宴上,箭镇诸皇!

    当然,有资格参加大宴的,都是一些古老大帝。

    当年,连真神都没资格去参加,不够格。

    那些大帝,见识过战天帝的威风,霸道,强大……

    可后来的大帝,可不知道这一切。

    不少天外天大帝,当年也只是真神境而已,还没这个资格了解这些,也没人会说出来。

    事关皇者和几位极道帝尊之争,也没人敢说什么。

    哪怕如今皇者和极道强者都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照样没人会提这些事。

    中年帝尊被两人无视,也不在意。

    这老人和龙变天帝,都是最古老的一批大帝,和他们格格不入,从神魔时代就是如此,他们也懒得说什么。

    谈话间,又有人出来了。

    不是人,是妖。

    力无奇直接进入禁忌海中,看都不敢看对岸的那些人,心中祈祷着老祖快来。

    可是等了半晌,也没等到老祖。

    力无奇忐忑不已,又不敢就这么离去,一时间紧张的都快窒息了。

    这时候,龙变天帝扫了这头小水牛一眼,淡淡道:“水力被人钓走了,东西你拿了?”

    力无奇呆滞了一下!

    钓走了?

    什么意思?

    尽管糊涂,力无奇还是急忙传音道:“未曾!无奇是被杀退的,无奇离开之前,人间界武者还在和地皇神朝余孽交战……”

    龙变天帝视线投向远处,淡淡道:“该出来的都出来了,没出来的恐怕都死了。”

    此话一出,不少精神力波动起来。

    转瞬间,附近多了多道虚影。

    禁忌海上空,甚至也多了一道虚影,有人平静道:“吾徒何在?”

    这时候,刚提着姬瑶赶到的祁幻羽大声道:“除了我们,剩下的人都被方平他们击杀了!战天宫、诛天剑、帝尸……全部被方平他们夺走!方平是魔帝转世,收服了帝血树一族和御海山妖族,此事皆是方平谋划!”

    说着,看了一眼身后刚赶到的赵兴武,冷冷道:“天植王庭左帅,念念不忘复生武者,此次左帅可是出力不少!”

    河对岸,此刻也有天植王庭一方强者赶到。

    桦王虚影浮现,看向赵兴武。

    赵兴武平静异常道:“赵某只战祁幻羽,其他之事,概不参与!”

    桦王淡漠道:“东西呢?”

    “方平收走了。”

    “方平!”

    这一刻,这些强者都记住了这个名字。

    所有东西都被方平收走了!

    包括御海山那边,所有强者也都清晰了,帝坟之中的一切收获,都被一人夺走了,这一点,出乎他们的预料!

    祁幻羽、赵兴武这些强者入内,居然都一无所获!

    禁忌海上空,来自无名山的帝级强者却是浑身溢散着冷气!

    死了!

    都死了!

    除了这些人,其他人都死了,那他的徒弟不用说了,也死了。

    御海山方向,命王一开始只是看姬瑶,接着脸色微变,玄虬呢?

    玄龙守护是他的老友了,玄龙唯一的后裔去哪了?

    而就在此刻,姬瑶声音冰寒,喊道:“王祖,玄虬已被方平击杀,还望王祖击杀方平!”

    玄虬被杀了!

    命王眼神陡然冷厉起来,该死!

    祁幻羽怎么办事的?

    玄虬,祁幻羽,这两位都是真王之下的顶级强者,原本应该是天命王庭一方势力最强,结果一无所获不说,连玄虬这样的神道强者都死了!

    这让自己如何和玄龙交代?

    命王眼神冷厉,再次看向战王手中的众人,不管方平在不在,这些人……最好一个不留!

    此刻,张涛目光平静地看着他。

    命王淡漠道:“武王,方平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杀了不该杀的人!此次,你也护不住他,除非你想复生之地,成为公敌!”

    张涛淡笑道:“机缘,夺宝,各凭本事……你倒是会扣大帽子……”

    张涛笑的淡然,仿佛并不在意。

    而就在这时候,界域之地的屏障忽然透明了一下。

    方平屹立天宫之上,遥看四方,笑的灿烂,不知有没有看到各方强者,方平朝四方挥了挥手,眨眼间,界域之地界壁再次浑浊,无法窥探!

    “公羽子!”

    “方平……莫问剑!”

    “紫盖山真的收留了方平……好大的胆子!”

    “莫问剑乃是公敌,公羽子这是在找死!”

    “……”

    一道道声音震颤虚空,带着冷厉杀伐之气!

    魔帝的身份确定了!

    若不是如此,方平岂能进入紫盖山!

    ……

    这一刻,张涛微微凝眉,方平怎么混进去的?

    公羽子那个老东西,这么容易欺骗?

    还是说,就是要坐实方平是莫问剑的身份?

    此刻,无人再去管战王这边。

    方平现身了,就在紫盖山内!

    莫问剑的转世身,甚至比神器都要重要!

    而且神器有主,一般人也带不走,哪怕带走了,多少会有点气机留下,战王手中那群人,并无此种气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