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凡尊 第137章:骆驼商队

时间:2018-05-23作者:玉璜韬

    ……

    金宝在一处微微隆起的小沙包前停了下来,吴凡见金宝停下,他也在远处停下,仔细地看着那个小小的沙包。金宝静静地守在那沙包三丈远处,过了一会儿,那沙包突然向上凸起,沙包显出几道裂痕,停了一停,那沙包又再向上隆起,从沙土中伸出一个鼻子往空气中嗅了嗅,吴凡和金宝都在那沙包的下风处,那鼻子嗅了一阵,觉得安全,便从沙包中探出一个牛头般大的鼠头来。

    那只沙鼠头四下一张望,忽然看到金宝和吴凡,便想缩回沙土中,金宝早已蓄势待发,哪里肯放过它,一声低吼,金宝扑上去一口咬住那鼠头,一甩头将一头足有驴马般大的巨大沙鼠掀了出来。

    那巨大沙鼠刚想挣扎,不料吴凡的无量戒中忽然伸出一道旋风,将沙鼠卷了进去。吴凡对金宝耸了耸肩,金宝舔了舔狗嘴,道:“这家伙味道好像还可以,我还没尝一口呢!”

    白星砸砸嘴道:“嗯,这沙鼠中血肉有些土元力,尚可,再去与我捕个十只八只来……”

    金宝一听立即趴在地上道:“这里毛都一根,到哪里去找啊,白星前辈,我们费了半天力气帮找吃食,你连个谢字都没有吗?”

    白星哼了一声道:“我的功夫是白教的么,何曾收过你们学费,吃你们点东西还讨价还价。”

    金宝回道:“你只教了凡哥哥,哪里教过我了。”

    白星怒吼一声道:“臭小子,你在旁边看着便是教了你了,你莫非学了还想耍赖不成,那套功法你比吴老弟更适合修炼,少跟我装蒜偷懒,西南方十余里处有些动静,去那里寻些吃食来。”

    金宝看去吴凡,吴凡表示爱莫能助地耸耸肩,一人一狗只得苦着脸再往西南方赶去。

    跑了十七八里,吴凡在纸马上看到远处有一只骆驼商队,叮铃铃的驼铃声从远处飘来,吴凡一见大喜,忙收了纸马等在那条骆驼商队行来的路中。

    “果阿老爹,前面有一人一狗……”

    骆驼商队前方有一个壮汉手搭在皮帽上往前方一望,便向后喊了一句,一个老者从骆驼背上直起腰来也向前方望了望便叫骆驼队停下,老者跳下骆驼背,走到吴凡身前问道:“小哥儿,你们有事么?”

    吴凡见这老者五十来岁,脸上满是深刻的皱纹和风沙,神情中精明而不失和善,便点头道:“老伯,我叫吴凡,这是我的兄弟金宝,我们是想往南边走,但身上没有了吃食,见到你们便想买一些。”

    老者听罢点点头道:“出门都不容易,石蛋,去拿些吃食和清水来。”

    那驼队最前方的壮汉听了便应了一声,不一会儿便拿了一个包裹和一个皮囊送到老者面前,老者笑着把东西送到吴凡面前道:“这些东西你们拿着吃吧。”

    吴凡接过打开包裹一看却是些干饼,只有一小块肉干,便又对老者道:“老伯,我只要肉干,其它的不要,您还有多少肉干,我全部都买下来,你开个价吧!”

    老者听罢愣了愣,看了看金宝,便叫人再去拿肉干,送到吴凡面前时一共加起来也只有十来斤,吴凡有些无奈地看着这些肉干,掏出一两银子道:“老伯,这是肉干的钱,你们还有肉干吗,我还要,多多益善。”

    老者没去接吴凡的银子,摇头道:“这些肉干可以全部送给你,钱就不要了,只是咱们这只商队所有的肉干都在这里了,小哥儿要这么多肉干做甚,你与你的狗儿一起吃也可以吃好几日了,从这里到石坂城只要三天就可以到了,这些吃食足够你们到那里。”

    吴凡听了又问道:“石坂城是在南边么?”

    老者听了点点头道:“是的,小哥若是想往南走,便可与我们同路,互相也有个照应,这沧兰大漠不太平,落单的行人极为危险。”

    吴凡听罢又向那驼队看去,只见有四十余匹骆驼,二十来个壮汉,人人腰上挎着弯刀,颇为精悍,看向吴凡时的眼神也有些许警惕。

    吴凡想了想,便道:“也好,我正迷路,既然老伯不嫌弃,那就叨扰了!”

    老者听了笑着点点头,便去让人腾了一匹骆驼给吴凡,吴凡欣然跳上骆驼,这骆驼他还是第一次,比马还要高大几分,摸着柔软的驼毛,颇有几分新奇感。

    白星等了半天只等来几斤肉干,一口吞下后仍有些意犹未尽,便道:“吴老弟,你弄了半天才弄了这点肉干,给俺塞牙缝也不够。”

    吴凡在心中回道:“有点吃就不错了,我刚加入一只骆驼商队,他们所有的肉干都给了我,自己都没得吃,你就忍忍吧,再过三天便让你吃个够。”

    走到天黑,吴凡也渐渐认识了几个商队的人,领头的这个老者大家都叫他果阿老爹,他是石坂城全兴商行的一个掌柜,专门负责石坂城与杜尔番城之间的贸易,石坂城与杜尔番城之间隔着两千余里的沧兰大沙漠。商队中还有十二个请来的护卫,领头的护卫是一个叫窝窝台的番人,那窝窝台为人冷漠,不喜言谈,吴凡倒没跟他说上几句话。

    果阿老爹见天色已黑,便选了一处背风的沙地扎营,刚在众人搭帐蓬之时,西北方忽然吹来一阵风,刮倒了几顶还未搭好的帐蓬,果阿老爹看了看天空,皱眉道:“这风来得邪性,这时候不该有沙暴啊……”

    金宝见帐蓬倒了,在一旁汪汪大叫,吴凡问道:“金宝,只是刮一阵风,别大惊小怪的。”

    金宝跑到沙丘顶上四面张望,又在风中嗅了嗅,便在心里对吴凡道:“凡哥哥,这风里有血腥味,有点不寻常!”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