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穿越人类史 第056章,生日礼物

时间:2018-05-06作者:老黑怪

    ,精彩小说免费!

    温素媛枕着修理店的柜台睡着了。

    她太疲惫了。

    长时间高强度的学习生活,几乎拖垮她的身体。闭上眼沉浸在温暖的黑暗里,那是她觉得最幸福的事。不想压力和哀愁,身子像风一样轻柔在梦的环境中飘游。

    温子升坐在她旁边,静静观察着与他血脉相连的娇弱女孩。

    他伸出手,学着记忆中的动作,挽起发丝缠绕食指,很细微,也很柔软。凝视这又黑又漂亮的头发,他洞察一切的眼睛,能清楚分明地看到毛皮质、螺旋蛋白细丝及纤维间基质组合。

    这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超过120度的临界温度,都可以轻易摧毁这脆弱的蛋白质结构丝。数不尽的物质从化学和物理的多种方式让它失去本来的稳定性质。

    头发只是人体表上最羸弱的装饰物,但它常常被赋予不同寻常的意义。

    温子升觉得自己奇怪极了。

    恒星表面上千万的炽热高温也无法让自己动摇,仅仅是这几根普通至极的头发,心却在隐隐发颤,难以抑制的保护欲望喷薄而出,想让他舍弃所有去保护这恬静熟睡的小小生命。

    “是基因的欲望。”温子升摇了摇头。“不是我的。”

    基因是一种没有生命的物质生命。

    说起来可能很矛盾。

    但如果深入讨论,任何生命体的诞生、成长、竞争、繁衍,其实都是细胞层面的基因在物质世界的具体表达。

    生命不是绝对自由的,他们行使的不过是基因赋予的局限权力。

    基因决定了一个生命个体是什么样子,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必须做什么,必须躲避什么。对于那些没有超脱形态的普通生命而言,基因就是自身最隐蔽的掌控者。

    生存是为了保证基因传递的可能。

    繁衍是为了在交换中得到优秀基因,并且将基因组传递给下一代。

    生物美学也是如此,大多数情况,大家觉得美的、顺眼的生命,时常是基因缺陷少、更完美的外在表现。

    人类的社会性或多或少影响了基因交流。

    但在更低级的动物身上,雄性会尽可能的展示自己靓丽外表,孔雀开屏、松鼠跳舞,这些求偶的举动其实就是一组基因想要让另一组基因得到信息的尝试。

    当动物获得了高级社会性,类比于人,在自然优胜劣汰的法则决定下,英俊、强壮和孔武有力不再是绝对影响基因传递的重要因素。

    一个人在社会中的适应性和取得物质的能力,例如财富和地位,成为决定基因传递的关键。这是一点都不矛盾的。

    文明是社会的延伸。

    只有在社会中掌握更多话语权的个体,才有更大的可能性活下去,换而言之,他会有更小的可能性被文明抛弃。

    基因的欲望其实很卑微。

    它想活下去。

    温子升似乎听得见,这组基因正在向它的父亲乞怜。它以最卑微的姿态,用亲近的模样,试图激起同类的保护欲,让自己更顺利的活下去。

    爱。

    诞生于此。

    温子升能篡改身体的基因,但他不会去改写自己的记忆。记忆里存在着细胞染色体的阴谋,在意识里种下了名为“亲情”的精神病毒,越是回忆,毒性越强。

    他很享受这种无害的剧烈毒性。

    情绪波动:11%……40%。

    警告。

    枢纽系统检测到调查员非正常意识波动,评级:危险。

    请调查员立即自我评估以防非预知意外发生。

    警告。

    若调查员的主观意识出现重大异常,将接管行动,并采取清理措施。

    枢纽系统的声音渐渐低微。

    “唔……”

    温素媛睫毛颤动,略带婴儿肥的娃娃脸流露惶恐,发出无意识的害怕呢喃。她梦到了自己走进大学校门的场景,却被一群身穿黑色西装的无面怪物喝住脚步。

    他们冰冷得像宣读法律条款的律师。

    “女人不配踏足这里……滚出去。”

    “啊!”

    温素媛从噩梦中惊醒,她摸着自己的脸,还没缓解过来。她望见父亲修理机械的背影,顿时安心。

    她在后面搂住温子升的腰身,轻轻将脸靠在坚实的后背,情绪低落:“爸爸,你说,性别一定有那么重要吗……”

    温子升没回头,他低头修理着破损的老旧压冲机。

    “不重要。”

    “可老师们都告诉我,很少有顶级大学愿意录取女学生,这不公平,真的不公平……”

    温子升微微偏头,缓缓道:“人类的历史就是追寻公平的过程,或许会很艰难,会遇到阻碍,但永远不会停下。”

    “我等不到那个时候啦……我已经十八岁了,如果再读下去,笑话我的人数都数不过来了。那群人只喜欢嘲笑,从来不检讨自己,讨厌死了。”温素媛故作老成的唉声叹气。

    温子升彻底转过身,他扶着温素媛的肩膀,直视她的清澈眼眸,语气平缓,平缓得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

    “你要做出决定。”

    温素媛不敢回视父亲的目光,她低头道:“什么决定嘛,没有学校会要一个乡下来的女生,是不念书了,还是随便找个地方去打工……”

    “看着我的眼睛!”温子升声音猛然抬高,吓得温素媛身子一颤。

    她艰难地昂头。

    温素媛已经记不清,这么多年来,她有多久没再认真地看着父亲的脸。她忽然很惊讶,父亲的脸上看不到一丝岁月痕迹,皮肤精致细腻得会让班级上最精心打扮的小女生自相形愧。

    最让她意外的还是父亲的双眼,纯黑色的瞳孔没有分毫杂质,深邃得如同夏夜仰望的宇宙星空,却缺少了明亮的星星。

    什么时候会没有星星呢?是太阳出现的时候吧。

    黎明的清晨,朝阳的光会撕裂夜幕,驱逐所有星光,向世间所有生命肆意宣告着它的降临。

    “当你无法融入世界,你有两种选择。”父亲的声音将温素媛的思绪从幻想中扯回来。

    “改变自己。”

    “或改变世界。”

    温素媛陷入沉思,她努力地思考,发觉其实这问题本来就没有正确答案。她已经用青春的一整年去验证,改变自己去迎合环境根本毫无意义。

    她的努力,在高等学府和社会的歧视面前,徒劳无功。

    但改变世界又如天方夜谭,她内心轻叹,为了让父亲高兴,她装作很有斗志的开玩笑说:“改变世界?肯定很有意思,嘿嘿。”

    她没看到父亲以笑回应,而是看到了异样的惊讶和说不出的凝重。

    冥冥中。

    温素媛有种错觉,自己仿佛在命运的分叉口前做出了足以影响一生的抉择。

    “好。”

    她的父亲沉缓有力地点头,道。

    “这会是你的生日礼物,我的女儿。从此刻起,你就是十八岁了。”

    壁挂的钟表当当作响。

    响了十二下。

    温素媛怔怔地望着朝向十二点的指针,微微迷惘。

    我。

    终于长大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