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穿越人类史 第027章,我唾弃你的坟墓

时间:2018-04-17作者:老黑怪

    ,精彩小说免费!

    “你在偷看我,对吧?”

    狭小的空间,隐蔽的地点,拼接的巨大电子屏幕让人炫目,不停流动的数据组合出使用者想得到的信息。

    4号。

    埋葬学社的最高位之一。

    她死死盯着间谍卫星捕捉到的那张面孔,逐帧倒放,一次又一次地还原出那句让她毛骨悚然的话语。

    作为埋葬学社的智囊,她以出色的电子技术著称。入侵各国核心服务器如入无人之地,手中掌握着以千万计数的“肉鸡”电脑,甚至拥有六颗高精度间谍卫星的后门使用权限。

    在网络世界。

    她是女皇,是统治者,是权谋者和政治家们胆战心惊的顶尖情报刺客。

    弹药师26号是她故意派出去的诱饵。

    黑鸦人的实力让她心生热切,而埋葬学社内部争斗越来越激烈。在半年前,1号离奇失踪后,个位数代号间博弈从未停止。

    每个人都想更改自己号码,坐到曾经1号所在的位置上。

    所有人清楚那个位置是多么诱人……

    4号甚至已经准备好了优厚到让普通人发疯的条件,证明了黑鸦人实力后,她会第一时间以最无辜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将其收入靡下。

    她没想过26号赢的可能性。

    如果26号胜了,那只能证明黑鸦人是个昙花一现,碰巧击败“8号”的废物。或者,还有可能证明是“8号”为了洗白自己,故意编造出的故事。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没有进行的如她料想那般顺利。

    黑鸦人发现了她。

    4号第一次痛恨原以为傲的广袤知识。她过去无数次以自己的渊博自豪,积累玻璃般的骄傲和自满,在被不符合常理的事实打破后,才凸显得越发脆弱。

    她绞尽脑汁都猜不到黑鸦人能发现她的理由。

    100多公里外的间谍卫星,在人的肉眼里不会占据哪怕一个像素点的大小。想凭眼睛观察到,是不可能事件。

    自然概率为0,绝对的否定。

    0和1的差距如同天堑,具有本质的区别。

    她下意识地用力咬住嘴唇,出血,染红嘴角依旧浑然不知。倒放,再次倒放,她要看得更清楚,这男人每一帧数下表情的变化,每一分每秒的动作,无一遗漏。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当当!

    敲门声,让她的呢喃戛然而止。

    “请进。”

    来人推开门,是一位管家打扮的老人。他以教科书般的恭敬姿态,微微倾身,带着岁月的沉淀,礼仪优雅得令人赞叹。

    “有位小国公使请求见见您,他似乎想寻求帮助。”

    “推了。”

    “我会如实转达。”

    大门合拢。

    埋葬学社内部交流的工具中也在彼此交换着信息。

    “26号和33号回来的很狼狈,不知道他们去做什么了。弹药师这么脆弱的一面真是少见。”

    “只要不耽误学社的计划,任他们吧。”

    “我们一定要尽快夺取到紫荆花公司保护的‘源泉’,这么珍贵的东西,不应该落入他们手中。”

    “没错,那群商人根本就不懂统治世界的力量!还想要靠着卖药赚钱,幼稚极了……‘源泉’才是决定今后的最关键钥匙!”

    ,指的是引发西港市周边一系列巨大变化的源头力量。

    具体是什么样子,无人知晓。即便是埋葬学社大部分成员也只清楚紫荆花公司一直在暗地里使用“源泉”进行人体试验方面的研究。

    源泉会无时不刻地散发某种病毒因子,接触到这种病毒因子的人,只有三种结果:被治愈、死亡、以及……觉醒。

    4号却知道“源泉”的名字——狄瑞吉。

    管家再一次找到她。

    老者笑道:“两天后就是我们素喃公国访问西港市、参观洲际游泳比赛的日子,您该做些准备了……”

    “皇女陛下。”

    “知道。”阿斯卡浅绿色的瞳孔里隐藏着不安,精致端庄地五官不带有丝毫情绪,她抿了抿嘴角,透过产自西斯岛的百年楸木窗,远远眺望。

    是被惊飞的鸟群。

    她会亲眼见到那个男人。

    而那个人……

    她有种预感,将会是这场西港风云中的最大变数。想到这,阿斯卡阴郁的情绪忽然一扫而空。

    她很期待,与她争夺1号位置的那些同僚会怎么面对这家伙。

    “一定非常精彩。”

    西港市。

    杜袅先生灵异咨询事务所迎来了一位新客人。

    也可以说是新主人……

    杜袅目光奇异地望着与自己几近相同的年轻女人,突然怀疑自己的父亲,当年是不是还有什么花边趣事隐瞒至今。

    否则这世上怎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杜袅”也在望着她,同样惊疑。

    “你……”

    “你……”

    两个杜袅几乎同时发出了声音,然后又极为默契的陷入沉默。

    温子升摇摇头,对他救回来的“杜袅”说道:“你暂时叫阿袅吧。”

    “杜袅”不乐意了:“凭什么啊?”

    温子升指着与自己相伴多天的职业女骗子,解释道:“她肚子比你大,你没小肚子。所以把杜字去掉,叫阿袅。一个代号而已,要不然我没办法区分。”

    杜袅很高兴自己没被改名,或者起一个大小杜袅这样low到极点的名字。可不知怎么的,她极其不爽。

    阿袅也满腔疑惑,她同样是第一次见到和自己一样的人。

    面对杜袅,她没表露出敌意,而是平和的交流了起来。通过半个小时的交谈,他们缕清了几个问题。

    阿袅也是西港市本地人,从童年到上学再到如今,她将对过去如数家珍,不像作假编造。而且与杜袅的过去少有相同地方。

    杜袅追问张海潮的事,她差点替人背了黑锅。她必须搞清楚,这人为什么要冒充自己,去绑架客户的儿子!

    一笔大单子差点因此告吹了!

    “我,我没有啊……”阿袅摇摇头,弱弱道:“我根本不认识叫张海潮的小孩,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家猫着玩游戏呢。”

    杜袅脑子嗡的一下。

    不可能!

    她这些天积累的委屈和火气全被点燃了,她站起身,怒道:“你骗我们到底有什么好处?你为什么一定要叫我的名字?你为什么要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你,你为什么要活着!”

    阿袅被吓到了,她张张嘴,找不到解释的语句。

    “说啊,你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杜袅不依不饶。

    阿袅眼圈微微泛红,轻声道:“我活着就是活着,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对不起……我要先离开这了。”

    杜袅清醒了。

    她意识到自己发了一通没来由的火气。这很容易理解,人在面对与自己相似的人时,会产生本能的厌恶感。

    每个人都坚信自己生而不凡,是独特的个体。

    她望着阿袅的眼睛,歉意道:“我不是想故意发火的。但是求求你告诉我,张海潮的事情是不是与你有关,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真的不知道……”

    “她没说谎。”

    阿袅和温子升的声音不分先后。

    杜袅询问理由。

    温子升转身走向卧室,故意慢了半步让杜袅跟上。走廊拐角,他莫名其妙地问了杜袅一句。

    “你是不是真的不相信世上有鬼?”

    “怎么可能会有。”杜袅果断摇头。

    温子升习惯性地掏出了日记本,问道:“那你最近去过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我最近一直全城逛来着。”

    “次数比较多的。”

    “理工大学、西港第三小学,没了。你查户口啊你?”杜袅不解。

    温子升摆摆手示意她离开。

    杜袅突然有一种被用过就扔的错愕感,她看不到,在温子升的日记本上又新增了两行字。

    隔壁。

    杜袅意外地接到了张天养打来的电话。

    这位父亲的声音疲惫极了,却满怀激动道:“杜袅先生,或许我错怪您了……这件事您一定要帮帮我,今天,有学生、有学生在东山游泳馆拍到了我儿子的身影!”

    他斩钉截铁道:“警察没有用的,这件事绝对和半年前游泳馆的那件惨案有关!绝对是鬼!”

    张天养声音又软下来,带着惶恐的期冀。

    “求您救救我的儿子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