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穿越人类史 第024章,从不说谎

时间:2018-04-17作者:老黑怪

    ,精彩小说免费!

    杜袅觉得自己有些精神分裂,或者说是人格分裂。

    她迫切地期待从温子升嘴里得到一个否定回答,但她失望了。这个外表纯良的家伙,内心是黑煤渣子般恶劣至极。

    温子升足足思索了两分钟。

    杜袅的目光越来越期待,她已经等不得那个她想听到的答案了。在她看来,自己除了有点贪财和贫血,没有称得上毛病的问题嘛!

    温子升沉吟:“从……哪种角度说?”

    这基本是默认!

    “你少放屁!”

    杜袅气鼓鼓地回到了卧室,想短暂的休息一下。用枕头蒙住头,她回想起在张天养给她的那张照片,总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她敢保证,自己那段时间绝无可能出现在那个城南的幼儿园。

    这些天来和胜南北密谋的福寿彩已经耗尽了她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怎么可能还会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见一个未成年的小孩子?

    我又不是正太控……

    望着紧锁着的房门。

    大黑打破沉默:“温先生,您应该小小的撒个谎。即便我也觉得这女人有点神经质,出于绅士风度,善意的谎言大多会起到很好的安慰效果。”

    “不需要。”温子升道:“谎言的保质期总会比预想中的短。计划担心意外,谎言引发意外。”

    “如果她遇到意外?您打算怎么办。”大黑趁机小小试探。

    温子升盯着掌心。

    他声音比起铿锵有力的宣言,似乎显得略微飘忽无力。

    “解决。”

    这种音调,连地痞流氓都无法唬弄。而大黑清楚,这句简单的表态远比那些高声喊叫更加坚不可摧。

    没有欲望的人最可怕,没有任何外物能干扰到这种人的本心。换而言之,温子升不存在寻常意义的人性弱点。

    大黑不想亦不敢与这类人为敌。庆幸的是,他们是一伙人。

    温子升一直敷衍着警察们的急切追问。

    这两天,杜袅每天都会起个大早,然后往返于西港理工大学和城南的那家小学。她的公文包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文字档案和影像资料。

    调查的越多,杜袅心中迷惑就越深。无数的监控片段中显示,当日,确实有一个“杜袅”出现在小学门口,并且接走了张天养的儿子张海潮。

    同时,她趁机也建立了自己的不在场证明。她有充足的证据证明当时自己在数十公里之外的位置,而不是案发现场。

    可不在场证明和涉嫌视频是完全矛盾的!

    杜袅快发疯了。

    她把所有神神鬼鬼地单子全推到脑后,不再理会。若是不搞清楚真相,她敢保证自己会惹上大麻烦。

    自己或许还能等下去,那个叫张天养的父亲在绝望的疯狂中做出怎样举动谁都想象不到!

    而且,用不了多久警察也一定会找上门来。那样就糟糕透了……

    杜袅发狂地抓乱了头发。

    她还不知道警察已经盯上了她,并且“买通”了她的亲爱好员工,打算在暗处监听她的日常聊天。

    西港市育才小学门口。

    杜袅乔装打扮成另一幅陌生的模样,宽大的蛤蟆镜遮挡住大半脸颊,只露出额头鼻梁和纤薄地嘴唇,紧紧抿着,内心并不平静。

    她约了一位女老师在街对面的咖啡厅见面。用的身份是……

    温警官。

    隔壁区刑警支队的便衣女警察,温晓苼。

    毋庸置疑,这证件是假的。

    李姓老师却对这证件深信不疑,她怎样也想不到会有人大胆地冒充警察。张海潮已经好几天没来上学了,她也接到了很多次张天养的电话,大概猜到了失踪案的可能。

    她作为班主任,对侦破案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她也不会推辞这份责任。

    “温警官,不好意思,刚才有个学生情绪不太好,我在学校多安慰了他两句,就耽误了些时间。”李老师歉意地笑了笑。

    杜袅点头。

    她在装模作样的做笔录,然后拿出一张自己戴口罩的自拍照,只露出了眼睛和眉毛,给李老师辨认,问:“这是不是那天带走张海潮的女人?”

    “嗯……八九不离十。这双眼睛很漂亮,晶莹剔透,让人很难忘记。”李老师努力回忆道:“她个子大概和您差不多,身材也和您差不多,衣着习惯和您也挺像的……”

    李老师越描述,杜袅心里就越发虚。

    “情况我们都知道!”杜袅用咳嗽掩饰尴尬,“您不用继续描述嫌疑人的模样了。”

    “咳嗽声都几乎一模一样唉!”李老师讶然道。

    杜袅不敢咳嗽了。

    李老师若有所思:“提起这个我又想起来了,那天她接走张海潮的时候咳嗽得很厉害,像是有肺病或者支气管炎一样。啊!该不会是鸟流感吧!”

    杜袅目光一动,在速记本记下。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这或许会牵扯到您,但我希望,您一定能给我们一个绝对真实的答案。我们知道,您绝对是处于善意的。”

    “您问。”

    “若是生人,孩子为什么不反抗?若是熟人,当父亲的为什么不知情?学校没有家长接送方面的规定么?”

    李老师皱眉道:“张海潮应该是认识那个女人。我后来问门卫,门卫说海潮管她叫……”

    “杜袅姐姐。”

    吧嗒。

    黑色签字笔跌落冰冷地板。

    杜袅想要捡起来,却怎么都捡不起,这支笔顽皮地像是黏在了地面,又像是抹了润滑油,哧溜一下滚出很远。

    她的手在抖。

    指尖触及地面的冰凉远不能及内心生出的森然寒意。

    是故意冒充我的人?

    不,这世上怎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难道真的是我自己?

    是我疯了吗……

    杜袅心不在焉地找借口离开了咖啡厅。走在温暖的街道上,她却感到身子很冷。第一次,她对自己生出了莫大的陌生感。

    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杜袅皱紧眉头,翻动着通讯录。里面全是表面应付的朋友和客户,找不到任何一个能够商议困难的知心。

    她幽幽收起手机。

    她对自己的坚强深信不疑,现在被离奇的事实轻易打碎。

    手机真是没用的东西。

    明明没有冷风吹来。

    我的眼睛怎么会发酸呢……

    “嘟噜噜噜噜!”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杜袅急忙抓起手机,盯向来电显示,上面是“不听话的员工甲”,她给温子升的外号。

    她立刻接听。

    哪怕温子升故意刁难她几句,让她不再想眼前的麻烦,她都会开心许多。然而生活就是这么不凑巧。

    而且……

    更光怪陆离。

    温子升不急不缓的声音像是在播送天气预报:“你被绑架了。”根本听不出焦虑的意思。

    “啥?!你说假玩笑逗我,我可没心情!”杜袅瞪圆了眼睛。

    “我从不说谎。绑架的人已经把视频发过来了,我确认是你。打这个电话没有别的意思,想问问,你应该还活着吧?”温子升道。

    杜袅彻底迷糊了,下意识反问:“那你先问我活着干什么?”

    “哦。因为我让他们撕票来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