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嫡女:邪王的无良妃 第四十二章偷袭&amp下毒

时间:2018-03-29作者:浅宁

    “你凭什么认为,我已经到手的血心草,会分你一株?”一道清丽的嗓音从冷夕口中传来,冷夕说话的时候,绝对是温柔的语气,可是言清寒却听出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最终还是冷夕开口打破了这安静的氛围,说话时,周围的肃杀之气也瞬间起来。

    这才是眼前这个女子真正的气息吧,看似柔和无害,实则最是冷血。刚刚突然升起的肃杀之气,绝不是一个普通江湖女子所拥有的。

    言清寒怔了一下,赶紧推翻,刚刚一定是错觉,对,一定是错觉。自己好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怎么能被一个丫头片子给镇住了。

    言清寒也淡淡的开口道,充满磁性的嗓音飘荡在空气中:“姑娘既然已经得到一株血心草了,何必再来抢夺另外一株?我们一人一株,岂不是皆大欢喜。”

    “两株血心草是我凭本事拿到的,为什么要分你一株呢?”冷夕双手环抱着胸口,斜眼看着言清寒,一副慵懒的模样。

    言清寒看着对面这个女子,又是一怔,她说的也确实没错,就算是抢,也是人家凭本事抢到的,的确没必要分我一株。

    冷夕看着对面的男子不再说话,眼底露出一丝沉重,唇角一勾,声音温柔又透着股冷清,敛了敛眼中的笑意,语气中多了几分认真:“好吧,我承认,刚刚弄伤你是我的不对,给你!”

    言清寒只见对面的女子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朝他丢了过来。那女子神态中虽然流露出丝丝不恭,不过语气倒是诚恳:“这可是上好的金疮药,就算是我给你的赔礼了!”

    白色的小瓷瓶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径直朝言清寒的方向飞了过来,虽然周围雾气浓重,白茫茫的让人看不真切,不过,冷夕就是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定能接到这瓶金疮药。从刚刚打斗的那一刻起,她就发觉,这个男人的夜视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况且,单凭他的武功,听声辨影,接到这个小瓷瓶也如探囊取物一般轻松吧。

    言清寒本来不想要这个女人给的东西,上好的金疮药?他堂堂冷血公子言清寒,还会缺这个东西不成?但是,看到那双熟悉的眼睛,言清寒还是伸出手接到了那个小瓷瓶。不管怎么样,留下这个小瓷瓶,或许日后可以查清楚这个女子的来历呢?

    “多谢!”言清寒一把抓住空中飞过来的小瓷瓶,不带一丝感情的吐出了这两个字。

    冷夕看到他已经接到了自己丢给他的药之后,一个转身,准备离开,不料,身后一阵掌风袭来,察觉到了身后的杀气,冷夕一个翻身,身子往右边一侧,那阵掌风从自己的左边呼啸而过,直直的劈到了身后的树干上,只见那粗壮的树干从中间裂出了一道口子。

    冷夕双眸一紧,一丝冷光从眼底乍现,替换掉了刚刚眼中残存的丝丝笑意。

    其实,就在刚刚那一记掌风向冷夕袭来的时候,从她的旁边刮过,吹起了她脸上左边的面纱,白皙的肌肤和精致的下巴从中露了出来,然后面纱又落了下来,重新遮住了她的脸。

    虽然只有那么一瞬,言清寒也只是看到了她的下巴,但就是那么一眼,言清寒就愣住了,这个女子,这个下巴,和琼姨实在是太像了,她会不会,也是颜玥山庄的人呢?

    就在言清寒愣住的时候,冷夕因为被那一记掌风惹毛,趁此机会,一个转身,朝他胳膊上的命脉踢去。

    就这样,两个人又缠斗到一起,就这样你一掌,我一拳越打越烈,所使用的招数也越来越狠。两个人打起来,竟是难解难分,不分伯仲。

    在打的越发焦灼的时候,两个人心底逗对对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对方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和自己过招这么长时间,两人对对方的身份越来越好奇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这个山谷的浓雾也因为夜晚的逐渐退去,而渐渐稀疏了起来,眼看天就快亮了,冷夕一记暗掌打过去,只想赶快脱身。

    但不曾想,对方居然早有防备,竟是躲过了这一掌。对方又是一个招数攻击过来,冷夕眼中寒意更甚。照这样打下去,就算是自己想收手,对方也不会就此收手,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是想脱身都无法脱身。

    “喂,小子,我都给你金疮药了,为什么还要搞偷袭!”冷夕一边和言清寒缠斗着,口中朝言清寒吼道,周身冷气四起。

    言清寒一听,也顿时暴怒了,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叫他小子,这女人,胆子挺大啊!丝丝寒意从眼底升起,顿时向发狠的猎鹰,直逼冷夕的命脉。

    “搞偷袭?就只准你搞偷袭,不准我搞偷袭不成?”言清寒冷哼一声,语气中透着寒意。

    冷夕看着他越来越狠厉的招数,也不敢大意,随即接招。这个人还是想要那株血心草,该死的,怎么遇上这么个厉害又难缠的人物!

    “搞来搞去,你还是想要那血心草,都说了是我凭本事拿到的,我是不会给你的!”冷夕也是被惹急了,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言清寒只感到手臂一丝痛楚,接下来,就觉得浑身无力,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冷夕眼角带着笑意走到了言清寒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言清寒刚想起身,就觉得浑身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好不容易站了起来,突然发现,自己感受不到内力的存在了。顿时怒上心头,严重的冷意更甚,就像丝丝冰棱,直朝冷夕射去。

    “你居然下毒!”言清寒死死地盯着冷夕,像是要把对方盯出个洞来。

    “只准你搞偷袭,还不准我下毒不成?”冷夕说着,对他眨了眨眼睛,眼神中透着魅惑的笑意。

    这分明就是刚刚自己说的话的翻版,言清寒听到之后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女子分明就是故意的,就为了羞辱我吗?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