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特种狂兵 第二百三十九章 王芸生

时间:2018-05-06作者:花开满楼

    ,精彩小说免费!

    萧绝也不客气的直接坐下了,王芸生指了指一旁的角落对周渔说道:“小渔,那里面有水给萧老大拿一瓶过来。”

    “好。”

    周渔把水递给萧绝,萧绝拧开瓶子喝了一口,说道:“你以前也是医生?”

    “不是,我最讨厌的就是医生,萧老大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离开吧,我还有事不能陪萧老大聊天了。”

    周渔刚要说话,萧绝就抬了抬手制止了周渔,说道:“王芸生,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合作的,你的事情我也知道一点,你要是想要一直这样,就当作我没来过,你要是还想翻身,我们可以合作,当然我没那么好心就是来帮你的,我有我的目的,我们只是合作,如何?”

    王芸生没有立刻接话萧绝捏着手中的水瓶站起来说道:“我先回去了,王芸生,你想好了可以让周渔告诉我,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你要知道这个地方,除了我没人会与你合作,你以为自暴自弃是对别人的惩罚吗?王芸生,不要做让仇者快亲者痛的事情,何必呢?”

    萧绝说完话就离开了,周渔和王芸生也说了一会然后就出来了,萧绝倚在外面的电线杆上手里夹着一根烟,萧绝看到周渔出来说道:“这么快,我还以为要等一会呢。”

    周渔摇了摇头,“这些事情别人去劝多了没用,还是要他自己想开才行,我也没有想到学长会变成这样,我刚开始以为他就只是过的不好,没想到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周渔开车的时候还在叹息,萧绝就来了兴趣,“你学长以前到底是有多厉害,让你这样说。”

    “老大,你不清楚,当时我学长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导师了,后来进了医院就是部门主任,不过,这些都是题外话了,毕竟,他以前过的再好,也没人信了,因为那件事情,他的所有资历都被抹干净了,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了,否则凭借着那些名头,想要我学长的人多了去了,只是,再厉害也大不过权势,大不过老师啊,我没想到老师会做的这么狠。”

    周渔话里话外都是感叹,倒是让萧绝对这个王芸生更加好奇了,周渔接着说道:“老大,其实我最佩服的并不是这些,并不是学长的能力有多强,能力强的人多的是,现在的我比他也差不了多少,学长这个人的品质是我最佩服的,你知道的吧,在早些年,有人就给他许下了院长的职位,只需要他做一件事,但是我学长因为那件事情不太好,就是没做,也就是从那开始,学长的事业就开始不顺,以前的时候,说起老师,总会在后面加一句,那个王芸生的老师吗,王芸生很厉害的,到现在的,谁也不知道王芸生是谁。”

    萧绝点点头,说道:“有的人觉得自己的学生比自己厉害是一种好事,自己很光荣,但是有的人却直想让自己的学生为他做牛做马,不想让他们变得号了,更何况在那种诱惑下,一个医院的院长,能抵挡的住的诱惑的人太少了,王芸生是条汉子,但是过刚易折这个道理他也该知道的。”

    “过刚易折这个道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就是看不下去,不想做,谁也勉强不了他,学长的妻子也是我们当时医学院的院花,一个东北姑娘,性格爽朗,其实她出事我才是好奇的,按照我对她的了解,她要是不把人整死,绝对不会自杀的,就算是遇到了这种事情,她也不可能啥也不说的就自杀了。”

    萧绝打开窗户弹了一下烟灰若有所思地说道:“他的两个小孩死的时候多大,是在小孩死之前她出事的,还是在之后?”

    “这个,我还真的不清楚,两个小孩是龙凤胎,死的时候,应该都是六岁左右。”

    “恐怕她的自杀也没那么简单,我总觉得这次我们似乎要扯出来一条大鱼,或许还是一串。”

    周渔停顿了一下说道:“这个我就不关心了,不过,要是能让我学长恢复,我还是很高兴的。”

    “这个还是要看个人的意思,如果按照你说的话,以你学长的性子也不可能堕落至此,你学长或许掌握了很重要的东西让你老师不能杀了他,但是又不想让他好过。”

    萧绝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情的背后没那么简单。

    几年前有人找王芸生来做院长,但是王芸生拒绝了,因为这个事情不道德或者是犯法的,但是根绝张衣秀传来的消息,李秋元就是给林如云做完移植手术之后半年的时间就变成了风城医院的院长,时间刚刚好,世界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萧绝是不信的。

    只是,萧绝却是察觉到了另一件比较诡异的事情,萧绝想了一会,越来越觉得自己似乎是掉进了一张密密麻麻的大网里面,萧绝甩了甩头还是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完再说吧。

    萧绝摸出手机玩着手机上的小游戏,刷了一会小游戏正要赢下来的时候,一个短信通知让萧绝顿了一下,等到回过神来,手机上的游戏已经输了,萧绝眨了眨眼有些想骂人,但是还是点开短信看了一下,是张衣秀发来的消息,那些人果然耐不住了,萧绝这才出来一天,他们就动手了。

    萧绝坐直了身子看着手机上图片,血淋淋的照片依旧是几个孩子的身体,依旧是开膛破肚的惨象,依旧带着一张血书,“血债血偿,当时你们夺走了我最重要的人,就要承担我的后果!”

    又是这件事情,萧绝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然后给张衣秀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衣秀,这次的是在哪里发现的?什么时候的事情。”

    “在h市的海滩上,发现的时候血迹还没干,应该就是刚发生的,是一个刚打渔回来的渔民看到的,那个渔民本来想去报警的,刚好被我们的人看到拦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