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特种狂兵 第四十五章 失误

时间:2018-03-29作者:花开满楼

    ,!

    “我告诉你们,你们这属于虐待犯人,不给我饭吃!”

    第二天一大早萧绝和容青城来到地下室的时候,刚拿开杀手嘴里的布团,杀手就开始唧唧喳喳的叫嚷起来,容青城皱了皱眉,带着厌烦,看了杀手一眼。

    杀手被容青城看的心跳忽然停了几下,背后有种想要冒冷汗的感觉。

    容青城从地上捡起一根棍子把布团塞了回去,棍棍打向要害,容青城把一根棍子舞的生风,打的杀手血花四溅,拔下布团,问了一句,“说不说。”

    那个杀手吐出一口血沫,“不说。”

    容青城狞笑了一声,又是一棍下去,手中的木棍硬生生的打断了,容青城接着拿起一根鞭子,一鞭子下去,原本就已经打烂的皮肉夹带着破掉的衣服被抽掉一层。

    萧绝往一旁站了站,躲开飞过来的血块。

    还一边说着,“你要是想招了,就点点头。”

    萧绝看着容青城打了一个上午,那个杀手愣是没服软,萧绝打了个哈欠,容青城说道:“阿绝,还留他的命不?”

    “问出来东西,留不留都行。”

    “那我知道了。”

    容青城说完话就出去了,没有多大会的功夫牵着一条大狼狗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袋子,萧绝索性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一旁,容青城拿出袋子里的东西是一块烤肉,扔到了那个杀手的身上,然后拿着手里的各种材料像是要做菜一样,全部倒了下去。

    大狼狗闻到香味就要扑上去,萧绝看到那个杀手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白了。

    容青城温和的笑着,看着杀手说道:“还是不说?”

    杀手还没有反应过来,容青城就已经松开了手中的铁链,大狼狗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了上去。

    “啊!”

    大狼狗一口咬在杀手的大腿上,连皮带肉的撕咬下一大块,鲜血直流的腥气更加激发了大狼狗的野性,几口就将肉块吞了下去,伸出舌头舔了舔,似乎在回味那个味道,萧绝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我说,你是要钱,干嘛不要自己的命,没必要这么坚持,真的,我都看不下去了。”

    杀手此刻的内心很想吼一句,那你还看!

    说时迟那时快,大狼狗可不懂几个人的心理活动,又扑了上去,杀手像是拼了命一样的大喊了一句,“我说!”

    容青城眼睛一亮,飞起一脚就将大狼狗踹飞了。

    大狼狗眼看着到嘴的肥肉飞走了,已经激起来的野性与血性没那么容易就下去了,站住身子,呲牙咧嘴的看向容青城,低声嘶吼着,带着怒气,前爪在地上扒了两下,就朝着容青城飞扑了过去,萧绝站起身子,一脚又将大狼狗踹飞了,左手在腰间一抹,闪过一抹亮光。

    容青城喊了一句,“阿绝,别杀了他,这畜牲养着以后还能用到。”

    容青城刚喊完话,脸色就变了,萧绝的脸色也微不可查的变了一下,调教反射般的看向门外,幸好他再进来之前吩咐了不许人过来,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就在萧绝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阵极轻的脚步声慌乱的朝着外面跑过去,萧绝对容青城说道:“你在这儿好好审问,我出去看看。”

    容青城一时情急喊出了阿绝,强忍着让自己平静下来,脸色不改的看着杀手,“说吧。”

    那个杀手被容青城的狠毒吓到了,一五一十的把事情都交代了,容青城一刀抹了过去,低声说道:“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我不能留你了,这件事情算是我骗了你,你要是想讨命,等到了阴曹地府可以好好的去伸个冤。”

    容青城也不管那个死不瞑目的杀手,看了一眼还在对他怒目而视的狼狗,那个模样像是要随时上来咬他一口,容青城一拽铁链子,拖着狼狗出去了,“畜牲,以后跟着我老实点。”

    大狼狗又是嘶吼了两声,弓起身子,大半个人身子一样高的身子站直了,目露凶光的对着容青城,容青城看着这个样子的大狼狗,笑了,“有野性,我喜欢。”

    容青城摸出军刀,扔了出去,军刀在狼狗的身上转了一圈又飞了回来,狼狗嘶吼着抖了抖皮毛,又扑了上去,容青城又是毫不客气的一刀,将狼狗踩在地上,“畜牲!”

    大狼狗被容青城制服,不甘心的趴在地上叫着,容青城把它圈好,惦记着萧绝那边的情况,就去找萧绝了。

    萧绝站在一楼大厅,看着这个样子显然是没有找到人,容青城走过来说道:“这件事怎么办,会不会坏事?”

    萧绝摇摇头,也不是知道是不会坏事,还是不知道,顿了一会说道:“这个时间段的人都是夜店里的人,而且,住在夜店里的就那么几个人,我们注意点,一有任何不对的情况,立刻出手解决,千万不能等到事情大条。”

    “行,我会注意着点,对不起,我一时没注意,忘了……。”

    “没事,这段时间小心点就行了。”

    萧绝和容青城两个人走出了夜店,楼梯上慢慢的探出一个脑袋,漏出一双有些怯生生的眼睛,盯着萧绝的背影看。

    容青城的心里装着事,走路都有些漫不经心的,想了半天书说道:“阿绝,这件事我们还是要想一个完全之策,如果你的身份暴露了怎么办,我们要想一条后路,如果你的身份暴露了,恐怕萧家不会罢手的。”

    萧绝手指夹着烟,“我正在想,只怕想要我死的人,不是萧家,而是另有其人。”

    “你是说泄露我们任务的人?”

    萧绝和容青城两个人从来没有好好地说过关于泄密的人的事情或者猜测,再或者说,他们两个人都在逃避,逃避真相,而这一次,这个话题又是无疾而终,萧绝没有接话,容青城也没有在继续说下去。

    堂堂的兵王被人逼得隐姓埋名,颠倒一切。

    除去那些烦心事,萧绝和容青城两个人按着因为要整顿这边店铺的意思,在市区潇洒的住着,一边筹备着凌秋的上学的事情,偶尔关注着点码头的事情,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舒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