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特种狂兵 第三十九章 立威

时间:2018-03-29作者:花开满楼

    ,!

    萧绝抬眼瞥了一眼那个人,就在那个人刚离开座位的时候,萧绝捏起桌子上的一根烟头,左手屈指一弹,烟头势如破竹擦着那个人的肩膀过去了,留下一道血印子。

    而那根烟头咚的一声深深的钉在后面的墙上,水泥钢筋做出来的墙面,竟然被一根软软的烟头刺穿了,那个人摸着肩膀上的伤,再看看那个犹如铁钉一样的烟头,炎热的酷暑天瞬间布满一层冷汗,吓得腿都有些软了,要是刚刚萧绝不留手,这个烟头刺穿的可就不是墙壁了。

    他战战兢兢的走了回来坐在桌子旁边,萧绝慢吞吞的说道:“手上的事情很多?很忙?”

    那个人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慌忙说道:“不忙不忙。”

    “哦,那这么说,刚刚你是骗我的了?”

    那个人猛地睁大眼看着萧绝,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犹犹豫豫的说道:“我刚刚记错了,记错了。”

    “嗯?记错了,就这个样子还给我办事?我怎么能放心?”

    萧绝像是自言自语一样,也不知道给自己说着,还是在对那个人说着,萧绝抬头看着容青城,问道:“青城,杀人犯法吗?”

    “回禀萧哥,犯法!”

    “犯法啊,那就不能杀了你了,但是你骗我,就要有点惩罚,青城,废了他的双手吧。”萧绝叼着烟毫不在意的吩咐着,似乎拿条人命在他眼里都没什么好忌讳的。

    那个人睁大眼睛看着萧绝,有些不敢相信萧绝真的会下手,这儿虽然是斧头帮的地盘,但是这儿可是市中心,他不信萧绝敢这么做,但是,只听见那边唰的一声,容青城摸出一把匕首,朝着这边走过来。

    “好的,萧哥。”

    那个人看着近在眼前的刀子,吓破了胆,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萧哥饶命,萧哥饶了我,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做错了事情,就要承认,不能推辞,身为一个大男人,就要敢作敢为,宁愿站着死,不能跪着活,没有一点骨气,丢人,双脚也废了吧。”

    萧绝的话音刚落下。

    “啊!”

    那个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从嘴里发出来一声惨叫声,容青城面容温和的把军刀插入到那个人的手腕骨上,刀子平行而入,一刀下去,将手腕骨齐断,鲜血滴滴答答的顺着桌子往下流。

    萧绝盯着那个人的鲜血,笑了,“滋味如何?”

    那个人疼的已经说不出话,看向萧绝的眼中带着愤恨,萧绝一摆手,乐了,“哟,还不服气呢,算是一条汉子了,我最喜欢折腾硬汉了,更有意思,双眼给我挖了!”

    其余的几个人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萧绝一个不高兴将怒火发到自己的身上,也不敢求情,容青城弄废一只手之后,也不立刻下手弄第二只,而是静静等着。

    整个房间内,除了萧绝不停地打开打火机的声音,只能听见血液滴滴答答的声音,不多时,血液在地上汇成了一小片,萧绝看了一眼,对容青城点点头,那个人差不多缓过来劲了,可以开始下一只手了。

    容青城刚要上前一步,就看到那个人一转头像是一条想要发狠的野狗,“萧留,我杀了你!”

    那个人用剩余的一只手夺过容青城手中的军刀朝着萧绝刺了过去,容青城一个没注意,就被那个人夺走了军刀,萧绝看着近在眼前的军刀,抬起眼看了一下,缓缓抬起左手。

    将那个人来势汹汹的攻击轻轻松松的化解了,左手捏着那个人完好的手腕骨,挑眉一笑,“想要杀了我?你还差一点本事,我萧留这个人,不太喜欢被人无视,被人威胁,若是平时也就算了,今天是我上位的第一天,你们就想要给我脸色看,怎么,要给我一个下马威?”

    那几个人被萧绝问的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们原本就是这么想的,但是谁能料到萧绝的手段这么狠,说把人废了就一点都不含糊。

    连连摆手说道:“萧哥想多了,我们不敢,不敢。”

    萧绝的左手还卡在那个人的手腕骨上,众人没有看出萧绝做了什么,就看到那个人的脸上开始出现豆大的冷汗,全身的肌肉以及其扭曲的姿态开始纠缠在一起。

    没过几秒钟,那个人就撑不住自己的身子了,跪在萧绝的脚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饶着:“萧哥饶了我,我不敢了,以后我就是您的狗,您让我咬谁,我就咬谁,萧哥饶了我,萧哥饶命。”

    那个人在萧绝的手底下走过了一圈,才知道容青城的方法已经算是痛快的了,一刀下去就解决了,但是萧绝就那么静静的抓着他的手腕,刚开始没觉得什么,就是感觉萧绝的力气极大,但是慢慢地,那个人的五脏六腑开始纠缠起来,似乎是被萧绝抓在手里狠狠地挤压着,由内而外的痛楚,足以夺走一个人的所有尊严或者骨气。

    萧绝听了一会那个人的求饶声,就静静地看着众人,众人的眼光被他的目光看的浑身发冷,就在众人撑不住的时候,萧绝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看看你们的表情,好像我要杀人了一样,我这个人还是很好相处的,只要你们乖乖的,不惹我生气,我绝对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萧哥英明,我们日后唯萧哥马首是瞻。”

    萧哥一扔那个人的胳膊,拍拍手,舒服的倚在座椅上吞云吐雾,“大家都是兄弟,何必相互为难,只有我们好好地联手干,才都有饭吃,跟了我,我就不会让你们受一点委屈,但是,要是你们不忠,或者吃里扒外,就不要怪我不仁慈了,我这个人最将道义,也最讨厌不忠的东西。”

    “萧哥说的是。”

    萧绝说完这一番话,也不说话了,又开始静静地抽烟,这一次,再也没有人不满了,就连眼睛里都没有了,萧绝终于满意了,右手夹着烟放在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众人的心跟着萧绝的节奏起起伏伏了好几次,终于听到萧绝说了一句,“行了,你们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们就开始说正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