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女儿是鬼差 第135章 燃烧吧,我的女儿(下)

时间:2018-06-05作者:森刀无伤

    因为徐贝贝过于惊艳的表现,令现场一度趋于诡异的安静。!

    接下来的事情,如白大褂想的一般,由黑猫出手,飞快将他们团灭了,白大褂至死都没想明白,为什么进度条死死卡在那个点不动了,会员到期了?!

    小黑把那些妖魂交给了徐贝贝,小家伙用勾魂索一锁,带着它们下去了。徐贝贝一心把那些魂淡送去制裁,太过着急,以至于根本没留意到,阴间路口那块牌子写着——道路施工。

    这一次,小黑没有贴身保护,被勾魂索锁住的妖魂,跟游魂野鬼没什么两样了,是咸鱼一条,完全不用担心徐贝贝的安危。

    在蔬菜的号召下,现场被飞快整理好,那些家伙的尸体,则被猫猫狗狗拖着,丢到了近一家医院的停尸间。至于到时候会不会产生医院骚乱这种问题,并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眼见一切尘埃落定,徐乐满意地回去了。

    这一次被他偷偷命名为“燃烧吧小宇宙”的行动完美落幕,让女儿出了心那一口恶气,徐乐惊讶地发现,自己似乎徐贝贝本人还开心。

    真是怪的感受!

    只是原计划是蹭了经验去腾头巷,而现在因为意外,导致护身符跑女儿身去了。徐乐料定小家伙回来时肯定会第一时间把东西送回来,到时候人不在显得很怪,索性等她回来之后再走好了。

    徐贝贝往常送鬼下去是很快的,徐乐也不怎么着急。

    只是没想到,唯一的一次等待,竟偏偏让他遇到了意外……

    ……

    人间通往阴间的路有两条。

    徐贝贝这次选择的,是押送厉鬼那一条。

    相较黄泉,这条路显得特别狭窄,像是个临时开辟出来的隧道一样,是个大洞。

    宽才三四米,抬头不见天,两旁没有一点植被,枯燥到让人乏味。

    此时,一身漆黑的徐贝贝,正大步流星地走在这条路。白大褂那些妖魂早被她收起来了,但小家伙还是在不停咒骂他们。

    “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一定要把你们炸透了!”徐贝贝咬牙切齿地骂道。

    但整条道她一人,连个回应她的人都没有。

    不久后,徐贝贝骂累了,开始琢磨之前那些异常情况。

    不论是那古怪将她拖开的力量,还是勾魂索那神乎其技的转弯,都让她费解。

    如果她此时稍微有留意点的话会发现,今天这道,太清净了。

    往常,这路虽然没什么鬼,偶尔也会碰一两个来交差回来的鬼差,但今天却一个都没有,实在不正常。

    所以在不久后,她有点傻眼——因为前方,没路了。

    “隧道”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竟然坍塌了,一大堆障碍物堵在道路央,此时,好几个鬼魂正在努力干活。

    见到徐贝贝,一个鬼魂谄媚地凑来说:“大银李嚎!”

    徐贝贝扫了他一眼,这是个吊死鬼,舌头老长了,还特别粗大,难怪说话不利索。

    “这是怎么回事啊?”徐贝贝诧异道,阴间大道居然还塌方,这倒是第一次听说。而且塌方也算了,关键好像还在漏水!

    吊死鬼毕恭毕敬地回道:“回大银,此醋塌轰鸟!”

    说完,他大概是觉得舌头有点碍事,一甩头,把舌头甩到了肩头,那动作,颇有海非丝广告的女主角甩头发的味道,特别妩媚。

    徐贝贝扶额道:“我知道塌方,问题是,怎么塌了?”明明记得,前几天还好好的啊!

    吊死鬼无辜地摊了摊手,舌头又掉下来了,面还挂着口水,只听他说:“辣不鸡道啦!”

    “行了你去忙吧。”徐贝贝挥手把他打发掉,和这家伙说话,费劲!

    徐贝贝背着手,在事故现场转悠了一圈,心有点谱了。

    这塌方的范围还挺大,一眼望不到头,关键是最面留出的空间极小,用灵魂变形术的话,勉强也能通过去。

    只是……

    自己是鬼差啊,怎么能在这些小鬼勉强做这么羞耻的事情,太影响形象了!徐贝贝害羞地想。

    转了会儿,徐贝贝忽然发现一件极其惊讶的事情。

    包括那个吊死鬼在内,这里总共只有三只鬼。

    虽说灵体状态几乎不会怎么累,但三只鬼,负责这么大工程,搞到什么时候去啊?

    “那谁,你过来一下,我有话问你。”

    徐贝贝冲另外一只鬼招呼道。

    那鬼大概耳朵不是很好,没听到。

    吊死鬼听到了,兴冲冲跑了过来:“大银有何昏护?”

    这家伙倒是很懂得如何在领导面前骗印象分。

    徐贝贝翻着白眼问:“怎么你们仨?”

    吊死鬼一听这话,显得有点不高兴:“大银,虽然我们鬼少,但效玉高哇!”

    和这家伙说话有点费劲,徐贝贝得把他的话在脑海过一遍,一个字一个字对,确认无误之后,才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于是,徐贝贝着重观摩了一下他们的效率。

    左手边那位是个年大叔,他应该是被人开膛破肚了,肠子什么的一眼能看到。此时,他正拿着个锄头在用力开凿,姿势标准,用力得当,一看是有经验的主。

    只是,徐贝贝看到他每一锄头下去,身的肠子都会“哗哗”流出来,于是他不得不俯身把这些肠子捞起来塞回肚子里,才能继续第二下,然后再捡肠子,周而复始……

    见徐贝贝看着自己,大叔显得有点不好意思,羞答答地说:“大人是不是也觉得,我这里装个拉链较好?”

    “……”徐贝贝抽着嘴角地看向右边。

    右边是位瘦高个,看起来很完整,没有哪里破掉,也没有大舌头。徐贝贝看了好一会儿没见什么肠子掉下来,终于松了一口气。

    而在这时,右边那位大概是用力过猛,举起锄头的时候,“咔嚓”一下,竟把脑袋磕了下来!

    脑袋像足球,“吧嗒”一下掉在地,又咕噜噜滚出老远,血溅一地……

    然后徐贝贝看到,墙角下,一个鼻青脸肿的人头仰面朝天,有条不紊地喊道:“老王,我在这里!老王,我在这里!”像是复读机。那语调非常之沉着冷静,完全不慌。

    吊死鬼飞快跑过去把他脑袋按,然后骄傲地对徐贝贝说:“肿么样,我们效玉高吧?”

    “……”

    徐贝贝痛苦地捂住额头,按照你们这进度,三百年都搞不完啊魂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