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女儿是鬼差 第122章 做人做事不能太绝(2更)

时间:2018-05-27作者:森刀无伤

    听完汪组长的解释,老道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一向以见多识广自居,今天才知道,自己有多孤陋寡闻。

    “世间竟有如此奇人”老道一脸崩溃状。

    汪组长走到一边接了电话,少顷才回来,对老道说:“他很快就到了,要不要一起去见见他?”

    “这个样子还要去吗?”老道指着自己膝盖,翻白眼。

    汪组长也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胳膊,一脸惆怅。

    一次行动,两个人断胳膊瘸腿。

    最关键还不是被凶手打的

    真特么难以启齿!

    想到这事儿,汪组长就一脸悲戚,看着床上的老道,心中忽然一动。

    之前因为徐乐的介入,让他暂时性忘记了两人之间比山高比海深的阶级仇恨,现在回过味了,自然是要报复一下的。

    汪组长不动声色走到老道床边,边走边说:“你要知道,老万那样的高手,绝对是国宝级存在,即便是我这个组长,都只是远远地见过他一次,没见过真面目。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你确定不去吗?”

    “我”老道犹豫起来,心中剧烈挣扎。

    坦白说,他很抗拒。

    老万的形象,让他有点不敢直视。

    但,这又是一个极好的装逼素材。

    以后碰到修炼界的人,说自己和老万共同战斗过,相信修炼者们都会惊叹吧。

    作为一个装逼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老道认为自己有这个义务,采集到世间一切可以装逼的素材。

    “我去哎你凑这么近呃?!”老道刚抬头,忽然发现,汪组长的大脸盘子就在面前。

    两张老脸凑的极近,都快鼻尖对鼻尖了!

    老道能清晰地看到,汪组长眼角那颗砂锅大的眼屎,顿时惊为天人。

    结果话说一半,忽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眩晕。

    接着,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病房里,两个老男人鼻尖对鼻尖,呼吸急促。

    这时门口走过一个小护士,看到这一幕,呆了呆,而后像是着凉一般,身体忽然抖了一下,接着“咦”了一声,满脸嫌弃地跑了。

    汪组长对此一无所知。

    看着面前一脸呆滞的老道,他露出了满足而诡异的微笑。

    真当他是个大麻瓜啊?

    能坐上这个位置,自然是有本事的。

    只是,他的修为并非战斗力,而是偏向于辅助的一种能力,与顾悦儿差不多。有修为等级,却没实战能力。

    但与顾悦儿不一样,他的能力,非常可怕。

    曾经,他就是凭借那一手神乎其技的本事,硬生生的从某富商嘴里撬出了关键信息。

    他将这个能力命名为:瞬间催眠!

    顾名思义,就是催眠术,只是与一般催眠不一样,“瞬间催眠”的催眠过程极短,只需要一两秒,便可让目标失去意识,变成木偶。醒来后,不会记得催眠期间发生的任何事,任何声音,当真是神奇至极。

    作为一个经常与罪犯打交道的政府人士,有这神技傍身,简直如虎添翼。

    只是,这技能也有其短板处。

    施法啧,必须与目标的眼睛对视,而且彼此眼睛之间的距离,不能超过二十公分,否则就会时效。

    二十公分。

    这个距离有点尴尬。

    曾经他就因为这种事,被犯罪嫌疑人误以为要猥亵他,而遭到多次举报,事情传出去之后,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为了平息事态,他吃了不少警告。

    今天早上的任务中,他本来也想接近对方用这招,但没想到还没靠近,就被对方一巴掌呼的脸都肿了。

    总之,这是一个强大,却又存在诸多弊端的能力,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好在老道这家伙一点提防性都没有,瞬间中招,汪组长开心地连拍大腿,可以报仇了!

    至于报仇的方式,他早就想好。

    老道身上穿的是病号服,原本的衣服都折叠整齐放在床头。

    汪组长拿过衣服翻找起来,结果找半天都没见到有钱包,有点无语。

    片刻后,汪组长看着面前那一坨坨揉成球状的五块钱纸币,目瞪口呆。

    这家伙,就不知道弄个钱包?

    汪组长对那些五块钱现金完全不感兴趣。

    好在老道有一张卡。

    从老道口中撬出密码后,他就飞快登陆手机银行。

    “余额:125.24。”

    看着这一串字,汪组长的手在颤抖。

    居然是个穷逼!

    这一刻,汪组长心软了。

    “算了,给他留点吧。”汪组长叹息道。做人做事,不能太绝。

    于是,他就把小数点前面的全转了。

    一边感慨着,汪组长飞快复原了现场,包括老道手机接到的验证码都删了,做完这些,他才解除老道的催眠状态。

    老道回过神的瞬间,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发生了什么事?刚才我怎么”

    “什么怎么回事,到底去不去,人都来了,发什么呆呢?”汪组长不耐烦地催促道,然后招呼进来两位便衣,用担架把一脸懵逼的老道抬走了。

    一个钟头后,观景山。

    远处山风轻抚,树叶与杂草一起打着旋儿。

    路边,两名男子正在亲切会谈。

    他们神态自若,仿佛是来游山玩水的游客。

    但细看之下,却是会惊落一地大牙。

    这两人,一个吊着胳膊,一个断了腿,风格鲜明。

    后面那位非常夸张,居然是躺在担架上的,简直可怕。

    不过没人看到,在两人周边不远处,埋伏了许许多多的暗哨。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汽车发动声。

    正在谈话的两人顿时闭嘴,齐齐远眺。

    只见一辆军绿色吉普正从视野尽头驶来,车牌,是白色的。

    汪组长眯了眯眼睛,说:“来了。”然后飞快带上防毒面具,那模样,就好像前方有瓦斯爆炸一般,看的老道极为紧张,连忙有样学样带上面具。

    不久后,吉普在二人面前停下,驾驶座车门打开,一位男子跳了下来,来到二人面前。

    来人大约三十左右,身材稍显臃肿,短发,面部很圆润,但五官不丑。他左边嘴角有颗痔,随着他咀嚼的动作,不断上下跳动着,很带感。

    他穿着一身迷彩作训服,肩膀上没有肩章,无从辨别职位。但从他自驾军车这一点可以看出,至少是营级以上的存在。

    男子在两人面前站定,很随意地问道:“我就是老万了,哪位是汪组长?”

    说完,抬起右手,咬了一口手中的肘子,吧唧吧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