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女儿是鬼差 第116章 我喜欢在雨中漫步

时间:2018-05-25作者:森刀无伤

    “求求你们,一定帮我找一下,刚才就在这里的,我一转身人就不见了,就剩下这些东西我好害怕,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了”妇女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围观群众看着妇女指的位置,沉默了。

    那里是一滩新鲜血迹,经过雨水冲刷,已经散开了不少。

    边上散落着大片破碎的布块。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有一头猛兽不久前在这里生撕了一个人一般,触目惊心。

    根据妇女所说,孩子刚才正是站在血迹的位置。

    孩子不见了,却留下了一滩血,以及破碎的衣服。

    事情登时就耐人寻味起来。

    哪个人贩子在掳人的时候,会把现场弄成这样?

    群众们意识到这点之后,一个个飞快散去,警员们则一边安慰妇女,一边联系人调取监控,另一边又与队里汇报情况,手忙脚乱。

    徐乐坐车离开时,看到的就是这乱糟糟的画面,心情稍显烦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也带孩子的关系,看到那个妇女的模样,竟有点感同身受的错觉。

    但,也仅此而已了。

    让他帮忙是不可能的。

    不是冷血,而是有所顾忌。

    人也好,妖也罢,从出生开始,因果线就已经被谱写好。

    生、老、病、死,皆有定数。

    过程可能会有偏差,但大方向却不会改变。

    想跳出这个圈子,除非拥有莫大神通,否则就会周而复始,一直处于循环中。

    与小黑那种天生状态不一样,徐乐是凭借过硬的修为,才硬生生跳出了这个圈子。

    若非有着足够的理由,他是真不想介入太多凡尘是非之中,会乱了因果。

    这也是他抗拒老道一而再再而三请求的主要原因。

    但事情的发展,让徐乐有点始料未及,或者说,哭笑不得。

    父女俩吃过饭就回家了。

    一到家,徐贝贝就摸着小肚皮,狠狠把自己摔在了沙发上,一边畅快地喊着:“啊,吃的好撑啊,小黑,小黑?”

    一只同样肚子撑到溜圆的黑猫听到这喊声,不情不愿从地上爬了起来,去徐贝贝房间里跑了两趟,分别叼出来两台平板。徐贝贝开心地摸着猫头说:“好样的!”

    “喵!”

    激烈的战斗打响了!

    某条冒雨刚来的泰迪见到这一幕,急切地在一人一猫边上打起了转,似乎想加入战团,却又不得其法,急死了。

    徐乐就是在这个时候接到李鹏程电话的。

    对于御剑大会中,这个唯一一个御剑而来的死胖子,徐乐对他印象还算不错。

    李鹏程告诉徐乐,修炼界变天了。

    因为沐长青的死,无数门派闻风而动。

    清门那些铁头娃们平素天不怕地不怕,不知道招惹了多少人,沐长青一死,仇家也就来了。

    一天!

    从开始到结束,仅仅用了一天。

    能这么快结束战斗,清门那些铁头娃们居功至伟,因为他们甚至没等到沐长青办完葬礼就开始内讧。

    仇敌门派杀到时,他们已经杀了个你死我活。

    然后,死的死,跑的跑,投奔的投奔,自立门户的自立门户。

    几天前还威风凛凛的清门,瞬间支离破碎。

    这件事对人间也带去不少影响,个别在当地小有名气的企业家,甚至机关工作人员,都遭到了雷霆打击。当然,对外宣布自然是因为某某事件暴露,必须严惩等等。修炼界的事情,是不会对外公布的。

    这件事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沐长青本人。他在人间的身份是某市的市委领导班子一员,猛地一死,给政局带去不少影响。

    好在人死为大,倒也没人再去给他扣屎盆子,但因为个别人的从中作梗,终究还是没留下什么好口碑。

    沐长青如果知道这些事,怕是会哭瞎过去。毕竟他曾经也是以背叛师门起家,现在也落了个如此下场,真叫一个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总之一句话,清门完了。

    徐乐之前幻象过的“清门大军杀到”的事情,永远不可能再见到,想想也是有点唏嘘

    门派老大一死下面就乱这模样,坦白说,真不像是个百年老帮派。

    只能归咎为,能震住场面的人太少了,亦或是沐长青没有放权,没有培养自己的核心接班人等等,总之,就像玩的一样,给人的感觉就特别不靠谱。

    当然,在这件事上徐乐是没有发言权的。他自己的门派,何尝不是这个鸟样?

    此外,李鹏程还说了点其他八卦,比如“谁谁谁这次发达了”“谁谁谁拿了几本秘籍”等等,都是些徐乐完全不关心的事情。修炼界对他而言,规格太小了,很难让他放到桌上正儿八经去讨论。

    然后不知怎么的又说到了天气,听说江城连日阴雨,李鹏程羡慕的声带都变了,连呼抽空一定要过来。徐乐不知道该怎么说,这年头居然还有人喜欢下雨天,不能理解。

    李鹏程对此的解释是:“我看过一本书,书中的主人公说,他特别喜欢在雨中漫步,因为没人看得出他在哭,是不是很有意境?”

    徐乐想了想,说:“会说出这种话的人,一般都喜欢在泳池里撒尿。”

    李鹏程愣了,半晌才说:“有道理!以后不看他的书了。”

    听着客厅传来的激烈战斗声,徐乐忽然想到一件事,问道:“你在人间是做什么的?”

    修炼界人士,一般在人间都有另一个身份,这种事,在修炼界都是基本常识了。

    原以为看这家伙的体型应该是个体户才对,一问才知道,这货竟是军方的人,而且职位还不低,至少团级,当真是出乎意料。

    徐乐当即就把事情说了,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让打听下,有没有一个从深海中走出来的美男子那事儿。

    普通人接触的层面太低端了,新闻报社之类也不一定能接触到,李鹏程非但是修炼者还有军方身份,打听就比较方便了。

    听李鹏程拍着胸脯保证下来,徐乐才挂断电话,不过也没抱太大希望。

    如果这个世界的“自己”与他现在修为同步,那么别说军方了,就算是发动整个修炼界也未必能有消息。

    之所以这么一说,也就是抱着“多点人多条路”的原始法则而已。

    与徐乐想的差不多,一连几天都没有接到李鹏的程电话,徐乐都快要把这事儿忘了。

    这期间,天天都在下雨,想来是那具冒水的女尸没有离开江城范围,但又一直没现身,不知道跑哪里求人去了。徐乐对此表示不关心,这几天他也很忙的,从早到晚都在与对门老张砌长城,几天下来,竟也赢了一百五十块钱,与奶茶店一天的净利润持平,可喜可贺。

    值得一提的是,几天里不断有孩子失踪的信息传出,警方的束手无策,让民众一度人心惶惶,到最后甚至惊动了省里,不得不下派专案组来镇场子。多日未见的老道竟然也现身其中,并成为这个队伍的顾问,让徐乐大跌眼镜。

    转眼来到礼拜天。

    这天早上,徐乐打电话确认过之后,抱着睡意朦胧的徐贝贝,打车来到滕头巷参加补习班。

    十分钟之后,私家车在一座硕大的牌楼下停住。

    推开车门的一瞬间,徐乐敏锐地感受到一股阴风自耳畔略过,真叫一个凉爽惬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