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女儿是鬼差 第九十二章 只怪爸爸不够优秀

时间:2018-05-05作者:森刀无伤

    ,精彩小说免费!

    徐乐捏着电话,终究还是没有打出去。

    因为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

    顾悦儿,不是普通人。

    普通人忽然消失,理由有很多,绑架撕票杀人抢劫传销等等乱七八糟。

    但这些,顾悦儿都不会碰到。

    她是个修炼者。

    虽偏向治疗辅助这方面,但本身就有着不俗的底子,三五个成年壮汉绝非敌手。

    那么事情就明朗了。

    修炼者消失,无非两个原因。

    被仇杀。

    以顾悦儿的实力,想在修炼界树敌都难,徐乐直接就排除了这种可能。

    那么只有第二种可能性了。

    她自己把自己藏了起来。

    在这件事上,徐乐最有发言权,曾经,他把自己藏了一千多年。

    之前顾悦儿就一直念念不忘什么御剑大会,这其中有什么执念,徐乐无从得知,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是志在必得。

    为此,她甚至两次以身犯险,最后哪怕与白无常合作,都要力擒猫妖。

    当得知猫妖最终被徐乐所俘时,她就天天跑来套近乎,在徐乐的逼问之下才说出实情。

    一切,只是为了想在比武大会上崭露头角。

    但徐乐的态度,彻底让她绝了走捷径的想法。

    比武大会迫在眉睫,自知修为不够,又无法寻觅捷径。

    一个修炼者,还能做些什么提升修为?

    答案呼之欲出。

    闭关!

    虽不敢百分百肯定,但以顾悦儿的情况来看,基本八九不离十。

    得出这个结论后,徐乐直接把手机收了起来。

    这种事,联系南小希完全没有意义,修炼者的闭关地都非常隐蔽,南家即便倾巢而出,恐怕都不能摸到毫毛。不如就自己来搞定吧,好歹也吃过人家一顿饭……

    但看了看身体,徐乐又有点发愁,新身体的修复度还是零,稍微用点神识没问题,多了,怕根本扛不住。

    今晚就算能刷百分之二出来,怕也是不够发挥的。

    这就比较棘手。

    “哈哈哈小黑你个笨蛋,又死掉啦!”这时,屋内忽然响起徐贝贝肆无忌惮的大笑声。

    徐乐扭头看去,小家伙和小黑正趴在茶几上,他们面前各自摆着一台平板,小手与爪子不断挥舞,显然杀的正欢。

    徐乐看了看小黑,摇头。

    这家伙与自己一样,就是个纯粹的力量型选手。用网游术语来讲,就是把点数全加力量上了,偏科很严重。这份工作,它做不了。

    正准备出门再琢磨琢磨,余光忽然看到在边上跳来跳去,一副跃跃欲试模样的泰迪,徐乐心中忽然一动。

    “酸菜。”徐乐招呼道。

    泰迪回过头,确认徐乐是在喊自己,飞快跑了过去。对于这个连小黑都敢扔的猛男,它完全兴不起反抗的念头。

    徐乐抓起它问道:“你嗅觉咋样?”一边说,一边走出门外。

    术业有专攻,找人这种事,还是丢给更专业的去办吧。

    正在玩游戏的徐贝贝与小黑同时抬头看了看门外,然后又非常默契地低头继续玩。

    徐贝贝是相信徐乐不会丢下自己,完全不慌。

    而小黑,则是因为上次校车事件之后,徐乐就钦点它为徐贝贝的贴身保镖。24小时全天候贴身守卫,就算去上学,也会跟着,时刻准备着给那些不开眼的家伙们一个迎头痛击。

    所以徐贝贝不走,它也不会走。

    徐乐出去十几分钟就回来了,出去时带了条狗,回来时孑然一身。

    徐贝贝与小黑都留意到了这点,谁都没发表什么意见。

    一条蠢狗而已,不足挂念。

    直到晚饭时分,泰迪还没回来,徐贝贝就有点担忧了。

    小黑是游戏伙伴,战友。泰迪是小跟班,受气包。两个都不能少。

    在徐乐的安抚下,徐贝贝这才放心多了,但仍旧每隔半小时就会问一次,大概根本没意识到,某泰迪本来就不是她家宠物。

    十一点半,徐乐把小家伙送上床,泰迪还没回来。徐贝贝终于忍不住了,趴在床头问徐乐:“粑粑你是不是把它吃掉啦!”

    “……乖乖早点睡别多想,明天就回来了,知道了吗?”

    “噢!”

    好不容易把小家伙安顿好,徐乐连忙回去眯了会儿。这具身体强度太差,这个点就开始犯困,必须得休息会儿。

    十二点半,夜间版徐贝贝开始行动了。

    出乎徐乐意料的是,贝贝居然来自己房间溜达了一圈。

    此时,房间里漆黑一片。窗是开着的,淡淡的月光从窗口洒落进来。

    一身黑衣的徐贝贝在徐乐床前晃了一圈,最后竟是轻飘飘落在床头,盘腿坐了下来,双手托腮,呆呆地看着徐乐。

    徐乐被看的有点头皮发麻,不过还是一动不动。

    徐贝贝看了会儿,忽然长叹一口气。

    “……爸爸你知不知道,贝贝差点就不能回来看您了呢。”

    一听这话,徐乐就有点后悔,当时应该叫地府那帮人抹掉她这段记忆的,记着这种事,不好。

    但现在后悔也没用,徐乐不可能叫人现在来抹,而且他也舍不得,只能继续躺尸听她说。

    “……幸好在下面认识了一个人,他救了我。爸爸你不知道,那个人超厉害的耶!连阎君都对他客客气气的呢!而且更厉害的是,他的名字跟你一样,也叫徐乐,你说巧不巧哈哈哈!”

    因为知道自己的话不会被爸爸听到,徐贝贝说这些话时根本没有压低声音,说到激动处,她甚至还会捏着小拳头不断在空中挥拳,端的叫一个神采飞扬。

    夜间版徐贝贝很少露出这种小女儿模样,看的徐乐很是感慨,果然,小女孩就是应该多笑笑才好看。

    徐贝贝说完,高高兴兴地走了,不过出门时,徐乐听到她还在小声嘀咕。

    “……哎,就是感觉好不公平啊。”

    嗯?什么不公平?

    “为什么明明都叫徐乐,两个人的差距会这么大呢?关键是长得也没人家帅,哎……”

    “……”

    徐乐目瞪口呆。

    某一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被夸的是自己。

    被损的还是自己……

    那怪异的感觉简直无法形容!

    良久,徐乐才回过神,哭笑不得地感叹道:“你叫爸爸拿什么跟人家比啊,人家是那么的厉害,嗯,长得又帅……要怪只怪爸爸不够优秀了,哎……”

    徐乐一边感慨着,一边翻身下床,披上外衣准备出门。

    “嗖!”

    就在这时,一条黑影从窗口跳了进来,“吧嗒”一声落在地板上。

    徐乐回过头。

    月光下,一条浑身湿透的泰迪趴在地上,伸长狗舌头呼哧呼哧大喘气,模样何其狼狈。

    只听它口吐人言,断断续续道:“找……找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