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女儿是鬼差 第四十九章 葬礼

时间:2018-04-17作者:森刀无伤

    南家大院的哀乐一直持续到凌晨三点才结束。

    这期间徐乐一直没有接到老道与黑无常的电话,黑无常那边没去催,老道的电话打了几次,不过都是关机状态,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此外,徐贝贝也没有出来巡逻,挺不符合她的作息。

    好在徐贝贝人就在这边,徐乐倒也不担心她会出什么状况。

    大厅这边,南振东看了看时间,让大部分人回去休息了。

    不过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一部分人都留了下来,他们要在灵堂前睡一宿。

    这是与亲人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很多地方都有类似风俗。

    留下来的大多是南小希的叔伯辈,他们对于这种事显得驾轻就熟,直接打个地铺就和衣睡了,非常随遇而安。

    南小希也留了下来,徐乐没留。

    因为老爷子的关系,南家人对他不再像之前那么咄咄相逼,但也绝对说不上友善,留下来只会遭人嫌。

    与其这样,不如抱着女儿睡大觉更舒服。

    徐乐权衡的很清楚。

    回去的路上,徐乐终于接到了黑无常的电话。

    见面的地方是南家后厨位置,比较偏的一个角落。

    徐乐一过来,就见到了一身黑衣的黑无常,这家伙脚踏紫色祥云飘在半空中,哭丧棒扛在右肩,长舌头挂在左肩,造型……很奇怪。

    黑无常这时也留意到了徐乐,直接翻身跳下,一边整理舌头,一边跑了过来。

    “大兄弟,怎么样,考虑好入我地府了么?阎君对您可是格外器重,您只要一下来,绝对位高权重!”吧啦吧啦……

    绝对没有比这更骇人的问候语了!

    好在徐乐早已习惯这帮家伙的思维方式,情绪非常稳定,平静道:“不了。”

    黑无常笑了笑,之前徐乐就拒绝过他一次,所以这一次的拒绝也在他意料中。

    于是就说:“哦哦不急,大兄弟你考虑好了,随时联系我就行,地府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

    “谢谢……”

    徐乐黑着脸说完这句,才问:“那个白衣人,有消息了么?”

    黑无常说:“没有。”

    “没有?”

    徐乐一脸错愕,没有消息,你大半夜打的哪门子电话?

    大概是看出了徐乐的困惑,黑无常解释道:“大兄弟你有所不知,近几日地府有行动,我今晚是来调兵遣将的,顺路,就过来与你打个招呼。”

    “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

    “好吧……”徐乐叹息。

    黑无常看出了徐乐的失望,开解道:“大兄弟莫急,那白衣人确实有古怪,我等无法查询出来,所以已经交由阎君接手。一听是你的事情,阎君已经着手调查,相信很快就有结果,放心!”

    黑无常用力拍了拍徐乐肩头,严肃道:“请相信地府!相信阎君!”

    徐乐眼前一亮,确实,如果有地府扛把子经手,就算那白衣男子掩盖的再好,也无所遁形。

    地府,那可不是一般地方。

    徐乐忙道:“大概多久能有结果?”

    黑无常傲然道:“这三界五行之内,没有事情可以瞒过阎君的慧眼,你且放心,百十年内必然能查个水落石出!”

    徐乐一口老血喷出五米外!

    百十年,还不如直接忘记好了!

    徐乐对地府这边不抱希望了……

    临别前,徐乐忽然想到黑无常之前的话,叫住黑无常:“你刚才说调兵遣将?难道是要召集在人间值班的鬼差?”

    黑无常一愣,反应过后点了点头:“是的。”

    “连这些鬼差都要动用,怕不是小行动吧?”徐乐惊讶地问道。

    以他对地府的了解,在人间的鬼差,都是一些随时待转正的挂名公务员而已,相比在地府的鬼差,职权上要差了很多。

    平日里只做些简单的抓鬼任务,只有当需要时,才会被地府召回。

    就像预备役一样,平时爱干啥干啥,只有当国家需要时,才会被重新召回部队,再次入伍。

    总而言之,这就是一支很少会用上的力量。

    但今天,地府方面却要启用了,这让徐乐不得不惊讶。

    究竟是什么样的大行动,连这些预备役都要拉上场,难道是地府准备攻打妖界?

    也不对啊,攻打妖界,不调血海鬼兵,调人间的鬼差?

    徐乐实在想不通。

    “呃……”黑无常面有难色:“大兄弟是阎君赏识之人,这件事本不该瞒着你,但关系到地府机密,我不方便说,还希望谅解,除非你现在抹……”

    “好了好了!”徐乐连忙黑着脸打断,这家伙,一言不合就叫人抹脖子,真受不了。

    “其实我对你们的行动不感兴趣,我就是想问问,我的女儿,是否也在这召回之列?”这才是徐乐最关心的问题。

    黑无常听完就笑了,道:“放心,阎君早有旨意,切不可动用徐贝贝,大兄弟这下放心了吧?”

    “那就谢过阎君了。”徐乐松了一口气,只要徐贝贝不去参合,他就放心了。

    “嗨,自家人,不说这些话,只要大兄弟你早些抹脖子下来,就是对阎君的最好报答了!”黑无常口无遮拦,说完就哈哈一笑走了,留下徐乐在原地黑着脸。

    这家伙,一直都这么耿直的吗?

    “呼……”

    黑无常飞出老远才长叹了一口气。

    刚才,他对徐乐撒谎了。

    其实这次的行动不是什么机密,只不过涉及到某些人的脸面问题,于是就比机密还机密了。

    他才不会告诉徐乐,“阎君受到某个小魔女的经费威胁,不得不出兵征讨博山”这种事呢!

    万一说漏了嘴,被阎君那个死要面子的家伙知道,他这辈子就不用出锅了……

    ……

    次日一早,南家车队整齐有序地驶离大院,直奔火葬场。

    临近中午时,众人就带着南振国的骨灰集体来到了南家后山。

    这日小雨淅淅,天色阴沉。

    前头鞭炮开道,一路哀乐不绝。

    上千名身着白衣的南家子弟排成一线,顺着山路蜿蜒而上,那场面,端的叫一个壮观。

    下葬时,隐忍了一路的南小希终于忍不住,“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的像个孩子。

    这一幕看的不少人潸然泪下,整个陵园中都回荡着此起彼伏的哭声。

    徐乐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心中无喜无悲。

    临近傍晚时,葬礼总算结束,一群人回到南家大院,开始善后工作。南小希一路都在默默流泪,不过因为她母亲一直在身边,徐乐也不好过去说什么。

    一大群人回到大院之后,在南振东的带领下,开始了善后工作。

    逝者已矣,活人不能一直笼罩在死人的阴影下,该吃吃,该喝喝,生活还得继续。

    晚饭过后,南振东叫住了正想离去的徐乐。

    “徐乐,等一下,有点事想找你聊聊。”南振东擦着嘴站了起来,友好地对徐乐说。

    “嗯。”

    说完,徐乐见南老爷子正在偷偷对自己比拳头,那意思似乎是在说:

    不要怕,老夫在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