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女儿是鬼差 第一章 渣男!

时间:2018-03-28作者:森刀无伤

    ,!

    “粑粑,贝贝好看嘛?”

    布置精美的小床上,一个小姑娘静静地躺在被窝里。

    女孩大概六七岁光景,五官很精致,露在被子外的白嫩小肩膀不断耸动着。

    “好看!”徐乐微笑道:“我家贝贝最好看!”

    “咯咯咯……”

    叫做贝贝的小女孩开心地笑了起来,露出两个酒窝,微微眯起的双眼如月牙一般。

    孝子的自尊心,有时候比大人还强烈。

    徐乐上前给她把被子掖好,叮嘱道:“贝贝乖乖的早点睡,不准再看电视了,爸爸明天带你去老李头那边吃包子,好不好?”

    一听到包子,小姑娘眼睛瞬间就绿了,忙不迭点头:“好好,贝贝不看电视,贝贝睡觉觉了。”说完飞快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仿佛真的随着了一般。

    徐乐没忍住笑了一声,关了灯,摇摇头走出房间。

    正要关门时,听到屋里传出贝贝的声音:“粑粑,不要骗贝贝啊,贝贝要吃包子!!”

    “好。”

    说完,关上门。

    站在客厅,徐乐想着屋里的小家伙,又回忆了下这些天的经历,忽然有点哭笑不得。

    他还没结婚呢。

    结果只过了一宿,连孩子都有了……要不要这么刺激!

    不过对此,徐乐表示情绪稳定。

    相比他穿越这件事,多一个女儿,根本不值一提。

    没错,徐乐是一个穿越者。

    他本是地球上最后一名鬼修,只因修炼时出了差池,被一道从天而降的神雷当充杀。然后灵魂就穿越到了这个同叫徐乐的倒霉蛋身上。

    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之后,徐乐坦然接受了这个新身份、新家庭,以及……那死鬼留下的一屁股债。

    花了一个礼拜时间,徐乐对自己这具身体的社会关系进行了梳理。

    然后,他就抑郁了。

    之前的徐乐,简直就是个渣男啊!

    没工作,没特长,人还特别懒。但不得不否认,二货自有二货的福。一次临时的执勤工作,这小子竟和某集团千金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摩擦,一年后就有了女儿。

    因为徐乐本身的情况,对方父母非常抗拒这门婚事,事情也就一拖再拖。时光荏苒,一晃眼女儿已经六岁,但徐乐还是徐乐。每天拿着千金的钱吃喝嫖赌,对方不给,他就用女儿做要挟……

    看看,这是人能做出来的事情?!

    徐乐狠狠为自己默哀了一把。

    哪怕他上辈子是鬼修,哪怕他上辈子手上有很多鲜血,但他至少问心无愧。

    相比起这家伙,徐乐认为自己简直就是一朵娇嫩的小白花。

    所以这些天来,徐乐基本都会在女儿睡下之后去外面走走。一方面舒缓下郁闷的神经,一方面,看有没有什么奇珍异宝面世,凑凑热闹。

    换上外套,徐乐准备去开门。

    就在这时,门“咣”的一下自己开了!

    与此同时,一阵强烈的阴冷气息从屋外灌入,将徐乐的衣领吹的猎猎作响。

    屋外皓月如霜。

    月光下,连个人影都没有。

    但徐乐知道,有“客人”到了。

    “客人”就站在徐乐的三步开外,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在徐乐身上来回打量。

    徐乐也在看“他”。

    穿着一件破烂外衣,身材有些伛偻,看不出男女,脸上布满血污,小腹处有一个贯穿前后的血洞,大肠小肠流了一地。

    “他”额头上有个拳头大小的窟窿眼,暗红色的血液不断从伤口处流出,流遍全身。

    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不是个正常人该有的卖相,一般人要这样,早就死了。

    再结合这家伙出现时那强烈的阴风,徐乐用脚趾头都能猜到对方的来历。

    下意识地,徐乐随口问道:“来我家有事?”

    “找徐贝贝。”对方顺口回道。

    然后,空气忽然安静下来。

    两人同时扭过头,视线在空中交汇。

    “他”惊恐地瞪大了眼睛,身体大幅度抖动起来,额头上的伤口流血更快了。

    “你能看到我?”

    “不能。”徐乐说。

    对方:“……”

    徐乐说完就要走,“他”明显还想说些什么,这时,传来一阵开门声。

    徐贝贝的脑袋从房里探了出来,她看着徐乐问:“粑粑,你在跟谁说话?”

    徐乐面无表情地拿起手机:“不能!不能!不能!说多少次了,我要照顾女儿,真不能来打麻将,你找别人吧!”

    说完,把手机揣兜里,看向徐贝贝:“老张叫我打麻将呢,回绝了,你睡吧。”

    徐贝贝:“……”

    客人:“……”

    徐乐摆摆手,出了房间。

    徐贝贝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转身回屋,转身之际,她那只肉嘟嘟的右手,微不可查地勾了勾手指,好像是叫什么人进来。

    那“客人”见状,立马跟了上去。

    可就在即将进入房门的时候,那“客人”的身形猛然顿住!

    “记住,不该说的,不要乱说,不然,让你鬼都做不成!”一则完全以精神力凝练而成的话语,凭空出现在他脑海中。

    “客人”震惊地回头看去,屋外,早已没人。

    “怎么了?有事说事!”这是属于徐贝贝的声音,但态度,跟之前截然不同了,透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威严。

    ……

    徐乐出来之后就来到了滨海广场,这是他经常散心、发呆,以及咒骂某个渣男的地方。

    至于房间里那位“客人”是否会对女儿不利这种事,徐乐一点都不关心。

    三天前,他亲眼看到自己那个呆萌的女儿,带着一队这样的“客人”,就在他眼皮底下,打开了通往地狱的大门。

    很显然,自己这位便宜女儿非常不简单。今晚那个货色,估计见到女儿连站都站不稳,根本无需担忧。

    徐乐现在惆怅的问题是,自己该不该跟那位“素未谋面”的妻子,进行一番推心置腹的交流?

    不管怎么说,双方都有着夫妻之实。

    女儿都这么大了。

    谈不拢,大不了就彻底分掉,总这样不上不下的吊着也不是个事儿,他又不是以前那个渣男,靠着女人才能活下去。

    如此想着,徐乐摸出电话,拨通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号码。

    “嘟…嘟…”

    铃声响了好久,直到快自动挂断时,对方才接起,然后话筒中传出一个好听的声音。

    “有事么?贝贝的生活费不是半个月前才打过吗,又没钱了?”

    听的出来,对于这通电话,对方很抗拒。

    徐乐吸了一口气,正准备说出酝酿好的话,却听前方传来一阵骚乱。

    “不好了,有人落水了,快来救人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