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五章:留下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们救了我吗?”

    琅仁装作一副没什么防备的傻傻年轻人的样子,睁大眼睛左右相顾,视线里满是期待。

    拓雁和顾雪沉闻言后相视一眼,眼中却满是疑惑。

    “你不是说他能交流吗?还听得懂我们的话。”拓雁开口问道。

    顾雪沉也摸不着头脑,推测道:“当时在外面的时候,它表示出的反馈确实是听得懂的样子,不过有可能是哪个银色物质听得懂,人我就不知道了。”

    琅仁听着他们交谈,才知道自己和他们说的并不是同一种语言,但自己拥有的将他们的言语给转码了。

    ‘嗯...认知转化应该可以用那人的终端转化成文字,但...还是不要表露太多的好,既然那个男人这么说的话...’琅仁心里闪过一道灵光,随即让共生体从皮下延伸到肩膀冒出后,伪装做一条银色的小蛇缠绕在手上。

    虽说自己和自己演戏有点心累,但他们有人推测是这个结果,那自己就稍稍利用一下这个推测好了。

    “看,就是那个东西,莫非是什么他饲养的宇宙生物?”顾雪沉第一眼便看到了琅仁手上冒出的银蛇,提醒给拓雁。

    “难道我们要让它,让一条蛇给我们翻译交流?”拓雁有些不敢相信。

    谁知话音刚落,那条银蛇便伸长了脖子,冲他表示了肯定,然后凑在它主人面前交流着什么,然后便对他们摇摆起来,不知道在做什么动作。

    这是琅仁故意的,他故意让对方知道自己有办法听懂,但没办法向外输出,这样对方就会去想办法替自己解决问题。

    果不其然,顾雪沉和拓雁看着银蛇摆出奇奇怪怪的动作,根本就不理解它所表露的意思。

    “怎么办?解密可不是我的强项啊。”拓雁笑眯眯的看着顾雪沉,挠起自己蓬松的时髦发型。

    顾雪沉微微拧着眉头,视线在琅仁和银蛇只见不断切换,随后开口道:“意念翻译器一个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们没有那东西,以往劫掠星船的时候也没人会去抢那玩意。”

    “没别的办法?”拓雁问。

    “没了,”顾雪道,“能够快速交流的方法只有这个,其他的就是学习了,通用点的帝国语言和联盟语言学起来都比较耗时间。”

    气氛陷入僵局,拓雁随即起身,随手把杂志丢在椅子上准备出去。

    “走,去一趟指挥室,这位兄弟,你先在这里歇一会。”

    “喂,你——”顾雪沉还来不及说什么,便被拓雁一把拽了出去。

    琅仁则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向他们挥手道别。

    审讯室外,顾雪沉犹豫是否要放任那陌生人在关押室,而拓雁却一再催促。

    “你在想什么?就这么相信他么?不懂帝国与联盟的星际语言的人,肯定不是这片星域的人。”顾雪沉起了些火气。

    “那你又有别的办法调查他么?没有。况且你又在担心什么,担心那是个十恶不赦的星际罪犯?你可别忘了这艘船是什么船,还是说你和那两个小孩子交流久了,都忘记自己是什么人了?”

    拓雁脸色一转以往的和煦,冷冰冰的像条毒蛇一般,耳后蓬开的头发让他看起来像条示警的眼镜蛇!

    一连串的问题堵得顾雪沉一时语塞。

    “哼,走吧,他表现的态度已经够亲和了,我一开始就说过,他不是一般人,身上的血味浓得几乎让我作呕,有这种杀戮在身的人,这艘船上没一个人比得上,包括你我与船长,所以在他对我们仍然保持亲切的时候,调整好自己的位置...顾雪沉,老头说的话你没忘吧?”

    老头,指的便是船长。

    “没有,我们都是该死千百次,却仍然残害于世的人。”顾雪沉说着这句话,气势迅速落寞下去。

    “是的,我们还要继续这样活下去,那么他是什么人又如何?我们不是帝国的巡星警备,也不是联盟的监控无人机,我们不用伸张正义。”

    拓雁见顾雪沉神情变化,随即也收起了冷意,重新变回了友善的眯眼微笑,一手耷拉上顾雪沉的肩膀:“打起精神来!顾哥,咱们也算了结一桩任务了,回头抢了悬赏上的帝国船,哥哥带你去最好的窑子玩。”

    “开什么玩笑,我不是那种人。”

    两人走远,仰躺在床上的琅仁眯着眼,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微笑。

    指挥室,顾雪沉正想叩门示意,一边的拓雁却毫不忌讳的踹开了指挥室,也不管里面在做什么,直接唤起老头来。

    “老头在吗!?”

    顾雪沉在后面看着船长眉毛跳的厉害,不禁往后面缩了缩。

    “拓雁!不是让你去看管那个彗星人了吗?来这里做什么!没看见正在检修星船系统吗?维护除出了差错,全船人下去揍你一顿!”船长开口怒斥道。

    “哎哎,别这么生气嘛,这不是来给你报道任务情况了嘛,那家伙醒了,但好像不是这附近星域的人,听不懂人话啊。”拓雁一屁股坐在船长位子上,架起两条腿在操纵台上,同时耸肩摊开双手说道。

    船长似乎早就习惯了他这幅没大没小的吊样,因为他知道这人的性子,于是听完这话后,船长转而看向了顾雪沉。

    “是这样吗?”

    顾雪沉随即详细给船长说明了情况,船长听完后也稍稍纠结起来:一个不好交流的人在船上很容易和别人出现冲突,打死人倒是无所谓,重点是船不能坏。

    “你们说他能听懂对吧?告诉他如果要在船上待的话,下次掠夺战就一起去,不然我会在沿途的空间站把他丢下去。”

    “哈,老头还很好心嘛,被他砸坏了半艘船都还沉得住气给说法,这真的是视星船如老婆的严老头吗?”

    “哼,比你这条只会吃不会吐的蛇好。”

    看似剑拔弩张,其实里面没多大火气。

    返回关押室的路上,拓雁开口道:“看吧,老头都不在意,你就别想那么多了。”

    然而就在拐角能看见关押室的门时,顾雪沉猛然注意到关押室的门被打开了。

    拓雁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两人脸色微变,连忙奔过去推开门一看——

    “诶?顾哥?拓...哥,你们怎么来了?”

    希雅正拉过先前拓雁的椅子,把那本杂志铺开在床边,似乎正在给琅仁将些什么。

    见到这一幕的两人,刚提上嗓子眼的心又坠了回去。

    “你怎么到这来了?甲板修好了吗!?”顾雪沉有些气愤。

    希雅不理解顾哥为什么生气,明明自己只是想偷个懒,来看看这个外星人的。

    “偷个懒不行嘛,况且光子切割器都被拿去修外面的破口了,我也没工具啊。”希雅狡辩道。

    顾雪沉和拓雁两人一时间有些无语:这姑娘是真的...脑袋里有点大病。

    希雅分明没有察觉对方二人担心的点,反而拿起了杂志给他们看,说道:“我刚刚跟他打招呼了,但是他好像不会说我们的话,所以就用这个书给他教了几个字,他全都学会了耶。”

    顾雪沉看着杂志上大开的页面上,几个造型十分怪异的异形人正搔首弄姿,摆着不知哪个星球审美的姿势,不禁挑起眉毛看了拓雁一眼。

    “看我干什么,我又不是故意留在这给她看的,小丫头片子拿来吧你!”拓雁没有丝毫害臊,一把夺过自己的杂志,问希雅教了些啥。

    “也没啥啦,就是一些简单的你好,谢谢,再见之类的。”不算低沉的男性嗓音开口道,一时间关押室里安静一片。

    见两人呆若木鸡,琅仁疑惑的看了希雅一眼,神情似乎再问“我说错了吗?”

    “没有没有,你说的很好,很标准的,”希雅安抚完琅仁后转头炫耀似的拍拍胸脯道,“看吧,我教的!”

    “你确定学帝国语言很耗时间?”拓雁凑到顾雪沉耳边用杂志挡在嘴前,语气中充满质疑的问道。

    “也许...也许是天赋异禀吧。”

    就在这时,走廊外毫无征兆的传来穿透力极强的警戒鸣笛声,整个走廊都被警戒灯罩上了橙色!

    “全体成员注意!帝国巡航舰出现警戒区外,正在迅速靠近!”

    “全体成员注意!帝国巡航舰......”

    警报重复了三遍后,广播里又传来了船长浑厚的声音。

    “战备!所有能动的人都给我动起来!巡航舰现在还在警戒区外,我们得在他发现然后锁定我们之前解决他们!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的船被抛锚了!”

    推进系统瘫痪的星船就是个活靶子,再强的隐蔽系统也救不了他们!

    “刚刚那是什么意思?我们的船会被击毁吗?”希雅困惑道。

    “也许会吧,帝国的巡航舰武力不算差,一般都是两千人的编制舰,如果是我们主动寻猎当然好打,但我们现在动不了,反而是弱势。”拓雁毫不在意,不慌不忙的说道,

    “喂,你听得懂对吧,船长刚刚让我们给你带句话,想留在船上的话,就跟我们一起出任务,不想的话就不用去,下一站送你离开。”顾雪沉尽量把自己的话说的明白易懂给琅仁听。

    琅仁闻言笑了起来;他觉得这艘船还蛮有趣的,当个海盗乐呵乐呵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于是他张开手臂,展示了一番身上的碎布片说道:“给件衣服?”

    正好,这些话字刚刚有在猎奇杂志上学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