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万月卸刃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清源?!”

    一刀就把清源送走了?

    谪熊一时间惊惑不已,急忙想上前去。

    “还有时间担心别人?”琅仁一副反派嘴脸狞笑道,翻手间长刀一震,红色刀光直杀谪熊面门。

    “轮不到你来大言!”

    长刀斩于半途,竟有一道弯月锋芒猛然挥到面前,硬拼琅仁一刀。

    是戎月王!

    被戎月王挡下斩击,谪熊也不逗留,闪身去往清源王身边。

    这么多s级围攻一人居然还能被对方打伤头领,戎月王手臂酸痛的同时,只觉羞愤难当。

    ‘愤怒、急迫、怨恨...明明是只螳螂,居然沉不住气?’

    琅仁刚才混战的时候便察觉这只螳螂心态欠佳,于是心生一计,直视戎月王蔑笑一声,抬刀直指戎月王道:

    “轮不到我?是接住我一刀给了你这般自信?”道此言时,琅仁挥刀横甩,刀尖指便所有人,“你们不开领域,一刻钟内荒川、清源两殿除名与世,信不信?”

    原本应该属于业火的狂妄被琅仁表演的淋漓尽致,在场的哪一位王族s级不是几十年尸山血海屠杀出来的狠角色,他一人立于中央,居然直接叫嚣屠清二殿!

    被言语羞辱的戎月王两只如玉珠般的眼球中浓郁的杀气甚至凝实为红光!

    王族向来凭实力说话,他一个小小a级凭什么如此说话!?

    凭他偷袭了荒川王?还是凭他借用了毙骨?

    “万月卸刃!”

    只听一身嘶啸,戎月王直接发动了领域!

    下一刻,黑幕瞬间扩张,精准的将琅仁笼罩进去,没有他丝毫反应的时间。

    琅仁本身对此也了解,在上一次与月纹王对战时,便知道了领域发动乃是锁定机制。

    被领域笼罩的琅仁双目一片黑暗,这真正的黑暗环境甚至让他的无光亲和被动舒适无比,精神力缓缓恢复起来。

    “怎么就这?堂堂s级领域居然只会致盲?”

    致盲,琅仁假意不知这是黑暗环境。

    话音刚落,四面八方传来一道冷哼,琅仁视野中随即出现一片亮光——

    一轮皎色残月。

    “噔噔蹬蹬.....”琅仁手中的刀猛然震颤起来,几乎要跳脱掌控的力度不禁令琅仁狠狠握紧。

    再次看向残月,琅仁惊觉双眼刺痛,发觉残月的光芒中蕴含着浓郁的刀气!

    或者说整个残月就是一轮勾刃!

    然而就在琅仁瞥目之时,在他移开的目光尽头,再次出现一轮残月。

    两边锋锐的刀意都告诉他,残月并不只是那一个。

    目痛,再瞥,又生一月!

    恍然间,一只劲瘦的人型螳螂躬身站在高高的一轮弯月之上,双臂变作一双修长后勾的弯刃,体表的骨甲也是皎月之色,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琅仁。

    “给你光芒,你敢看么?”戎月王鄙夷道。

    听到这话的琅仁心中窃喜,随即装出一副高傲的样子说道:

    “哦?所以到此为止,你就是为了逼我我赏月?但是不是还缺几块饼啊?”

    “赏月?”戎月王脑袋一歪,只觉得这人连自己的领域规则都没见过,也敢如此目中无人实属是过分了,便狞笑道,“那就把你切成肉饼罢。”

    话音刚落,除去一开始随着琅仁注视而出现的三轮残月外,四周混沌的黑暗中,又多出了十多轮弯月,并且全部都冲琅仁疾射而来!

    “还是这种攻击方式?”

    琅仁不屑,直接一刀横挥,数道真空波出现在四周严防死守!

    噗嗤——

    “!!?”只见琅仁震惊的看着身边真空波,它们本是自己飞渡漩涡云刀招所震出的刀气,没想到此刻居然成了对方攻击的手段!

    顷刻之间,琅仁右臂左腿被斩断,躯干被切出数道深见内脏的破口,随即迎面的又是刀气四溢的弯月!

    数十道月光闪过,各自交错的瞬间,交织点组成一道满月的虚影!

    而满月虚影中央,则是四分五裂的血肉。

    “哼,你说的对,领域之外你确实很强,但...s级与a级的分界可不只是力量,你还没死吧,殿主一掌拍成肉泥都能复活,这种程度的分尸你不可能会死。”

    分裂的五官随即抽搐起来,摆放散乱的双眼嘴角大致勾勒出一幅恐怖笑颜。

    “万月、卸刃,刚刚我的刀颤抖的时候,就已经被你了吧,在这个领域之中,属刃有刃的武器皆会被你所控,所以由它震出的刀气也会被控制。”

    血雾翻涌,琅仁的躯体重归完整。

    不论多少次,琅仁也还是震撼于的特性,没有弱点,只要血池不尽,即便被斩断剁碎,碾成肉泥,他都不会死,虽然没有神羽逆转时间那么无解,但也算是半个不讲道理的无敌能力。

    至于为什么一半不讲道理,那是因为他纯粹是傍上盔骨的福利,可以将吞噬来的血肉存在腹中血池里,否则只凭他自己的血,根本就不够那般挥霍。

    但也好在有血悼术,琅仁才可以用常人无法付出的代价一次试探到对方领域的规则。

    听琅仁道出自己领域的大致效果,戎月王也不以为意。

    “知道又能怎样,九千九百九百九十七轮月刃,两把螳刀,以及一把你自己的异能刀,总共一万把,你即使不死,又能不死多久呢?据我所知,你确实有某种重生愈合的能力,但这类能力通常代价极大,今天你必定葬身月刃下!”

    随着戎月王的所说的一字一句,无边的黑暗之中,无数弯弯的勾月撕裂黑幕跳脱出来,散发着铮铮杀伐刀气,当所有九千九百九十七轮月刃完全涌出,把这片领域时间覆盖的斑斑点点眼花缭乱的时候,即便琅仁站在原地不动,四周浓郁到凝实的刀气也已经可以割裂他的皮肉!

    不处数秒,琅仁身体的表皮已被弥漫在空间中的刀气片片削下,成了一个淋漓的血人。

    “我忽然觉得,这样慢慢活剐你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你有...那能力...开那么...久领域吗?”

    嘴皮一生出便被削下,一句话琅仁说得断断续续。

    “哼,多谢提醒,我倒要看看你能活多久!”

    一时间,万月引动,一切光都向着琅仁吸引而去,它们之间即使重叠交错也互不影响,这个世界能被月光所杀所斩的,只有琅仁一人,所有月光一聚一合——

    琅仁刹那间已被万刀刮为数万张堪比细胞厚度的透明薄膜。

    正当数万张细胞薄膜之间生出血雾将它们粘连,一具血色人型尸骸即将重生之时,万月又动!

    再次刮割!

    戎月王不清楚这种愈合能力的底线在哪,但他知道每一次的完美复原肯定是耗费最多能量的,所以他每次都等琅仁即将恢复成型的时候,动用万月。

    而且除此之外,戎月王还注意到一件事情:对方的刀,始终不曾动弹。

    倘若是一般异能者,失神或者注意力涣散的时候,大部分能力都会不自觉的收束,因为精神力不在向其灌注。

    而这把刀,始终都稳稳的挺立与空间之中,即便琅仁没有握住它。

    起初戎月王以为对方是忌惮挥刀时,自己会借刀意伤人,因为长刀有刃,只有刀刃归为他用,但对方经过几轮千刀万剐之后,他企图控制黄泉时,那把刀依旧是纹丝不动。

    戎月王:“嘿,动一动,砍一下你主子。”

    黄泉:“......”

    戎月王:“?”

    就在戎月王疑惑,怀疑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之际,猛然心里一阵极寒透体而出,使戎月王抖了个激灵!

    有什么在触摸他的精神!

    可是这领域与外相隔,除了他,只有那被毙骨寄生,正在被万月凌迟的修罗!

    于是下一刻,不可思议的画面印入了戎月王的眼帘:

    万月沉寂了。

    “啧啧,正是棘手啊,将近一万把刀,有点耗时间啊。”

    血膜褪去,露出完好无损的人类躯体。

    琅仁看着那一双大眼中止不住的震惊,抿嘴一笑。

    “你的领域不错,但现在也是我的。”

    “你做了什么!!”

    戎月王咆哮道,想要同往常一样控制万月时,竟发现有一股浑厚的精神力将指令给抵消了!

    “做了什么?你忘记了吗?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控制了我的刀,所以在那个时候,你的能力,或者说控制领域的手段,便被我窃取了。”

    而这窃取对方能力的能力,正是。

    当琅仁得到这片领域的控制权时,因为担心对方警惕撤回领域,所以并没有第一时间干扰对方的控制,而是缓慢的不断试探,观察对方是如何控制这片领域的,最终在对方即将察觉时才出手完全干扰下来。

    当然,在这种干扰下不能关闭的领域,消耗的肯定不只有戎月王的精神力。

    正如琅仁所说,在附牙的这段时间里,这片领域他也算半个主人,所以持续下去的损耗也会算他一半。

    而且作为精神力连接这片领域的媒介,黄泉刀也不能动,这也是为什么戎月王无法控制黄泉的原因。

    可这种情况对于戎月王而言,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从自己灵魂意识中所诞生的领域,唯独于自己的世界,他戎月王在这片世界中本应该是神的存在!

    出现什么第二个控制者这种事,根本就不可能!

    但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催使万月的现实又狠狠的打了他好几巴掌,让他清醒过来。

    “也罢!!!”戎月王眼冒红光,语气里满是恶毒杀意,“那我就亲自杀你一遍又一遍!”

    只见戎月王双臂一阵,一对螳螂刀臂上刀气震出数米有余,挥刀直扑琅仁头颅而来!

    琅仁也不言语,下颚的盔骨獠牙却是血气勃发!

    螳螂瞬身一跃!弯刀竟也斩至眼前,琅仁早有准备,迈步侧倾想要躲闪,但忍者之眼发觉预知的弯刀轨迹正在随着他的动作而变化!

    那也没问题,臂膀也随之舞动,划出一道水波圆弧,顷刻之间双手已然上下夹击捏住的弯刀!

    拼力量,他修罗不虚任何s级!

    游戏中的经典控制投技!

    后撤步!抽刀!

    戎月王前劈的刀势直接被打断,被琅仁双手一抽,身躯也骤然失去平衡前倾过去!

    而迎接他的,则是一张獠牙从生的血盆大口!

    嘎嘣!

    电光火石间,单手被控的戎月王另一刀直插琅仁面门!

    ‘好快的反应!’琅仁一口咬住了对方另一只刀尖惊讶想到。

    螳螂刀十分坚硬,咯得琅仁牙根酸痛直冲大脑,然而他却不肯松口。

    因为他还能来一口!

    !

    嘭!血雾炸起,一张巨嘴虚影出现在琅仁头顶,一口将戎月王的上半身咬住!

    咔!

    ‘艹,怎么都这么硌牙?’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