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二百七十一章 坚持,才是胜利!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一个锁环崩碎,治愈力冲入体内,一双折断的手臂迅速复原。

    捏了捏拳头,力量依旧充斥着体内,精神力不由自主的向外散发着,化作了震动空间的以太力,将琅仁的身型稳稳的固定在高空。

    上一次琅仁使用以太力还是变成光的时候,而这两次拥有转化以太力后的琅仁,都被动拥有了浮空的能力,也就是所谓的“飞行”。

    如今琅仁的业火值达到了80%,附牙的持续时间达到了六十五秒,而降神也因为的效果达到了五十五秒,他现在有接近一分钟的空余时间。

    “帮我扫描剩余的符篆位置,应该不难吧?”

    “拥有模板,可以扫描剩余位置,需耗费200点经验值。”

    “200?c级一条命啊,好吧,赶紧。”

    又耗费了几秒钟的时间,琅仁获知了剩余符篆的精确位置,随后意念一震,化为一道残影消失在云层中。

    ......

    巨爪松开,维陀克亚落在草地上,环视四周,便知道自己来到了哪里。

    “这就是你们说的会解决”

    “对,在下一个信息来之前,我们不会让你出去,即是为了你,也是为了维泽亚。”

    高达上百米的巨鹤单脚站立在前方,低头看着维泽亚平淡的说道。

    维陀克亚的怒气被刚才惊鸿一刀给震了下去,心里填充着惊异,双臂的刺痛感并不作假,而此刻眼前沙鹤就在面前,态度不容质疑,这让她有了些许困惑。

    “维泽亚应该是被困在某个地方了...”

    “我们知道,是羽化仙的手笔。”

    “...对策呢?我哥现在生死不明。”

    “等,你配合我们,我们等消息。”

    “等谁的消息?要多久?”

    “就是刚才送你进来的那个男人。”

    沙鹤说着垂下修长的脖子,眼睛来到维泽亚的面前,瞳孔注视着维泽亚修长手臂上破损的缺口,“不愈合它吗?这对你来说很简单吧。”

    维陀克亚后知后觉,这才将伤口恢复起来,只听几声咔咔几声,破损的倒刃被挤碎脱落,一副崭新的倒刃长了出来。

    “他的力量很奇特..你们哪找来的这种怪胎,b级生命力的波动,能砍碎我的臂甲...”

    “这可不是我们找来的,是阿蜜爱娅大人找来的...”

    嘭~的一身,一只巨龟砸在了一边,昂着脑袋看着双方:“修罗来消息了。”

    这么快?这场谈话才过去多久?

    “怎么样?第二个符篆找到了?”

    “额...他说他全都找到了,但是后续的问题要我们去处理,都是凶兽之类的好像...”

    “这?一分钟都没到吧?他哪来的那么快的速度...”

    沙鹤疑惑着重新缩为人形,而一旁的维陀克亚倒是有些眉目。

    “他好像复制了我的能力,用的应该是我的穿梭能力...”

    的确,琅仁使用穿梭能力在极短的时间内飞越了上千公里的距离,就连那些守护凶兽都没来得及反应,符篆就被琅仁给一把给拖走了。

    海下的地上的空中的各式各样成群的凶兽当时都傻了,差点就丢失了守护目标,顿时拼了命的追琅仁。

    由于为了赶时间,琅仁都是飞的直线路线,还有从某些城市上空飞过,那些凶兽不去处理的话可能会出现大问题。

    “凶兽群?低级王族吗?一般城市的镇压队足以应付了吧?”维陀克亚见到沙鹤和老龟明显紧张起来,疑惑的问道。

    “并不是低等王族,是羽化仙的特殊物种,修罗说过a级都难短时间解决它们,正好你在,让我们尽量短时间内解决完它们。”

    ......

    八个半透明的符篆漂浮在琅仁面前,彼此之间浮现出数条纤细颤抖的线条。

    “坐标采集完毕,正在检索...”

    “检索成功,计算曲间通道数值...”

    “计算成功...通道架构完毕,仅限宿主进入。”

    滋啦——

    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空间中用力一扯,面前的空间就像碎布一般被撕开一道裂口,杂糅在一起的光在其中流淌,但不会流出,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挡在里面。

    “他们还没来吗?算了,我的坐标已经发给他们了。”

    琅仁看了看空间通道,有些紧张的探身进去。

    然而进去的瞬间,视野便被黑暗所吞噬,身体不受控制的飞向了某个方向...或者说是被吸了过去。

    通道之内没有任何光线,即使全力施展忍者之眼,琅仁也无法在这里看到任何东西,就像是一片虚无空间。

    可是此处也绝对不是所谓的虚空,因为虚空的气息琅仁可是略知一二的,每次开启降神时的裂缝都能透露进一股虚空的诡异味道。

    那神念呢?

    琅仁疑惑的张开了神念向外探知......

    嘭——

    砸穿了尽头的空间屏障,琅仁瞬间没能控制住身型,直接砸在了一处无人的老林中,轰的一声动静还不算小。

    好在这里本来就电闪雷鸣的,将他的动静给完全遮掩了过去。

    “咳...我淦,没有降落缓冲的吗?”

    琅仁干咳几声,从尘埃里爬了出来,拍拍身上的尘土。

    神念已经清扫了周围所有的威胁因素,可惜,除了枯死的瘦长树木,这片森林中就连蕨类都化为了飞灰,更别谈有任何野兽生命了。

    “崩碎的亚空间...”

    轰隆隆!!

    雷鸣打断了琅仁的思索,他忽然面露疑色,竖起耳朵细细倾听。

    半晌,琅仁沉下脸,急速融入黑暗向某个方向冲去。

    明明乌云也不存在,怒雷却不断响起,似乎这片空间中暗藏着什么让世界为之震怒的事物。

    在一次次闪烁的雷光中,照亮了穹顶之上的事物。

    寒光雪亮,朴素却厚实的盔甲印入眼帘,不只是一个,而是一排排...

    在这墨黑的空中,居然悬浮着一个巨大的法阵,托护着一个装备精良的古式军队!?

    为首的是一名颇为魁梧的高大将领,体表的盔甲上刻着众多奇特的花纹,随着将领的呼吸而有规律浮现幽光,很显然,这些并不是用来装饰的东西。

    他的后背挂着一把长柄巨...型的短剑,柄长二尺有余,剑身仅有一尺半,却足有一掌半的宽度,这诡异造型的剑身其黑色的材质令人眼熟。

    “还不打算出来吗?”

    蓄着胡子的下巴微微起伏,几个清晰的人王语言脱口而出,在雷鸣的间隔中间响彻天地。

    轰轰轰——

    数道蓝白的闪电瞬间劈下,击中地面上拱起背蜷缩着的庞大巨兽身上,在其鳞片上留下几个焦黑的雷印。

    粗略的看下,这只巨兽竟是体无完肤,表面坚硬的鳞片被轰击得破碎不堪,恢复的速度根本不及被破坏的速度。

    维泽亚一声不吭,稍微缩了缩有些麻木的四肢关节,将有些变形的货船牢牢护在身下。

    “先生!”

    一个人影举着一个比她还要大的铁桶,快速越过血红的甲板奔上船头,朝着维泽亚的嘴缝里倾倒着铁桶内的液体,一时间甜腥味扑鼻而来,不过这味道很快就被维泽亚一个鼻息给吸进了肺里。

    温热的生命力从体内迅速涌向四肢百骸,体表破碎的鳞片下,一层崭新的鳞甲即将重新生成。

    啪嗒一声,,几滴血液从顶上低落在女孩脸上,冰冰凉凉,但是又好像尚有余温。

    “要不然...我们把剑交出去吧。”

    珑音小声的说道。

    “不行...”维泽亚的齿缝中飘出一丝微弱的声音,经过许多次的尝试,他们已经知道这么小的声音对方是听不见的,“这不仅仅是剑的问题,只要剑还在,他们就不敢真的对我们动手...就算交出了剑,被他们知道船上没有他,那我们只会迎来真正的终结,他们不动手其实是在畏惧他的存在。”

    珑音其实也隐约察觉了这个道理,便没再多说什么,重新回了船舱内。

    尚在踏入船舱前一步,她回头看了看被维泽亚胸腹笼罩的天空。

    他们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苟延残喘,只为能拖更久的时间。

    但是又有什么意义?这里显然已经不是人王星了。

    此时的珑音眼前浮现出一个身影,不算高大的身影。

    “一个渺茫的希望,苟延残喘的活着...”

    珑音不知道,她不知道自己想知道什么,所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希望琅仁出现在这里。

    可能是因为,琅仁给她的希望是“能够杀死”她吧。

    为了这个希望,珑音还不能让维泽亚的坚持中断。

    于是她在最靠近甲板的房间里,不为维泽亚以外的人所知地,继续重复着割开脖颈血管的动作。
小说推荐